455.455夜宴,樊五晁五

    这边樊若愚幸福的吃着涯为她做的烤肉看着天空中的烟火,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而被赶回城主府的浣纱先是被城主罗城一阵询问,之后她就去以前樊巍酢跛住的房间找樊巍酢跛。可是找遍了每个房间,就是不见人影。

    浣纱皱眉,平常的时候樊巍酢跛一般是不会出门的,现在竟然不在房间?浣纱问了好多人,都只摇头说不知道。樊若愚心下一惊,脸色惨白。

    她在城主府从月上中天,找到了月落,再到太阳升起。而在这中间浣纱总觉的有一道视线始终盯着她,那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微微的蹙了下眉,等她顺着感觉看过去时,却又什么也没有发现。

    眼眸中寒芒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意的弧度。若是樊巍酢跛出了什么事情,她就是不要这条命也要让那些动樊巍酢跛的人付出代价。[

    浣纱最终又找了一圈之后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她找不到人问。就算找到人,也没有人愿意告诉她,他们只会用同情或者是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她。

    最终还是一个曾经伺候罗欣的侍女悄悄的告诉她,由于罗欣被王子殿下关在大牢里,死活不知。罗城表面上被天佑安抚住了,但是他的怒火却是没有消失,于是把怒火蔓延到罗欣圈养的一众男子身上。

    而樊巍酢跛却是首当其冲的被怒火蔓延其身,毒打自是不必说。但是若是有武力在身的打就被打了,樊巍酢跛没有武力,于是打着打着就昏死了过去……

    浣纱最后冲出了城主府,疯了一般的开始往一般城主府处理一些人扔掉尸体的地方。

    红着眼睛,她跑到海边,站在那个被毗海城内的百姓们称之为断魂涯的地方。断魂涯其实就是海边一块很大很高的礁石。只因为在这里被断送了很多亡魂……

    浣纱看着礁石上,泪水弥漫了整个眼眶。那里还有没有被海水完全冲洗掉的红色的血液,“啊……”一声凄厉的声音响彻在海面上。

    惊醒了在涯怀中睡着的樊若愚,睁开眼睛的瞬间,樊一和风落同时往海边的发出声音的地方前去。

    樊若愚抿了下唇,那声音好像是……

    眸子暗了暗,冷静,要冷静。此时有‘眼睛’在看,在窥视。樊若愚窝在涯的怀里静静的等着,等着樊一他们回来。

    涯看了看天色,太阳初升。

    他们昨晚在海边呆了一夜,此时没有夜色的掩护,他们不能轻举妄动。手轻轻的拍了拍樊若愚的背。樊若愚身子不由得一颤,回转头,对上了一双如海水般美丽含笑的浅蓝色凤眸。

    涯微笑着看着樊若愚,声音低沉但柔软的掠过若愚的耳畔:“樊一和风落马上回来!”

    闻言,樊若愚点了点头,但是仍恼那些视线,视线撇向左手腕上的小白,轻声吩咐道:“小白,我讨厌那些眼睛!我要他们精神力尽毁!”

    “是!”

    小白呆在樊若愚的手腕上,早就无聊了,此时听樊若愚吩咐,立马来了精神,“主子,我会让他们因为窥视付出代价的!”

    细小的声音刚落下,七个花瓣微微动了两下,几缕幽香溢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