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440所谓拍卖行二十

    樊若愚倒是没有在乎是谁叫出一万的数字。

    但是她在乎的却是谁在里面插诨打科的抬高价钱?精神力刚放出,就被涯给带了回来。俯身在樊若愚的耳边轻道:“蓝澈!”

    微愣之间,樊若愚翻了一个白眼。

    想开了,心情好了。

    樊若愚知道了这所谓的拍卖行就是拿别人的东□□抽取佣金。[

    冰精灵最终以一万千足金的价格成交,而鸿运酒楼则要抽取百分之三的佣金。也就是说她又有了三千块千足金的进账。

    斜睨了一眼涯,显然这只是一个开始,似乎精彩的还在后面。抿了下唇,樊若愚又重新的躺在那躺椅之上,抿唇而笑。

    涯坐在一边,轻缓的出声,“若是觉得累了,可以先眯一小会。今晚的重头戏还有一会!”

    “好!”樊若愚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浣纱,“我腿有些酸了,过来来帮我捏捏。”

    “是!”浣纱应着,神色平淡,无波无澜。

    这边樊若愚和浣纱无声的交流着信息。

    天级包厢内,天佑手上把玩着茶杯微微的抿了一口。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眉峰之间皱成了‘川’字。看着桌前的金丝笼子里的冰精灵,伸出手指戳了两下。

    “你且记住,当本王召唤你的时候,你可要记得‘回家’啊!”似染血的红唇抿成细细的弧度。

    昨日原本已经决定把她当成助力,而不是牵绊。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只一次,就只一次的见面,他就无法忘怀。

    明明不是什么倾城绝色,可是那灵动的双眸时刻在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他忽然嫉妒那个可以拥她在怀的男人。他答应青衣老头不会多想一些不该想的。

    可是当夜幕降临,黑夜里他竟然无意识悄悄的潜来鸿运酒楼,也恰巧听到了那一首曲子。

    清脆的嗓音,还略显稚嫩的歌喉,竟然唱出那般让人动人心弦的歌声。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几度轮回恋恋不灭;把岁月铺成红毯,见证我们的极限;心疼一句珍藏万年,誓言就该比永远更远;要不是沧海桑田,真爱怎么会浮现。’

    他想从小在利益的漩涡中成长,为了这唯一的王子殿下的头衔他算计了多少人?手上又染上了多少血腥?为了权利的巅峰,他不惜一切的代价。亲情是什么?利益的踏脚石而已;爱情是什么?真心是什么?他统统不知道,他只知道为了自己目的他可以舍去一切。

    可是现在看到这样一幕的倾心相待,他觉得凭什么自己付出了这么久,牺牲了那么多。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为他也唱一首这样的不顾一切不顾轮回的歌呢?

    他忽升起了一种连自己都无法压下去的一种强烈的欲-望,得到她,要她只为自己唱。想要自己的身边站立着这么一个人在身边,陪着自己走向权利的巅峰。

    高处不胜寒,他不要做孤家寡人。

    手指戳动着金丝笼里的冰精灵,“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没让我白捡你一场!”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面上的笑容依旧是温润的犹如樊若愚初见的时候那般模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