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431所谓拍卖行十一

    涯淡笑,知樊若愚在纠结什么。

    又唤了一声,“若愚!”

    “嗯!”樊若愚这才把视线落在涯的身上,见他一脸的认真的模样看着她。那灼热的视线几欲让她全身发热,咬了下唇,“怎,怎么了?”

    纤长的手指在樊若愚的脸颊上蹭了两下。

    涯俯身在樊若愚的眼前,缓缓蹲在她的面前,手指又流连在她的脸上,“若愚很在意没有能送一件东西给我?”[

    抿了下唇,眼底有些失望,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手捧着涯的手,把脸放在大大的手掌里面。

    “嗯,你送我发簪作为武器,为我找来紫玉滋养身体,总是给予我一切好的东西;而我却发现我都没有送过给你任何的东西。”想要送与喜欢的人一件自己的亲手的送的东西,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奇妙到自己竟然这般的纠结,总觉得没有送到最好的,又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宠溺。

    “那若愚觉得送什么东西给我最好呢?”涯淡笑,又接着道:“若愚给我的爱,给我的信任,给我的从不质疑。这些是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

    缓缓像是慢动作一般单膝跪下,执起樊若愚的左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抬起眼眸,“若愚难道忘记了?就在昨夜你还送了我一首那般美妙动听的歌。我都记在这里!”涯指脑袋道“这是独一无二的,谁也拿不走的!”

    微笑着拿出那一枚镶满红宝石的戒指,“这个是若愚的!”见樊若愚露出疑惑,解释道:“这个镯子不是我的所有物!”

    啊?什么意思?樊若愚有些愣然。

    “若愚还不明白吗?张掌柜送与你的储物镯子是他自己送出的,并不是我授予的!”而是他自己根据天之角的习俗送与樊若愚的。

    涯自己有袖袋,樊若愚就是有多少东西也能装得下。所以镯子是樊若愚,那戒指也是樊若愚的。也就是说那一对对戒是樊若愚送与涯的。

    是他们之间的象征,他们之间的无比坚贞的情意。

    樊若愚张了张口,原本有些失落的黑眸中闪出晶亮的光芒,“你的意思,这是我的?”

    “嗯!”涯点头,心底那一抹小小的酸涩消失了,他看不得她眼底的失落,他要他的小东西永远快乐。“你的!”抬起自己的左手,“你看,你直接扔给了我,是我自己带上去的!”

    涯的语气有些幽怨,好似他是被樊若愚嫌弃了一般,是自己带上了戒指。

    唔,好吧。当时她觉得不好意思,几欲囧死了,才直接扔给他然后直接落跑的。现在被他这般的红果果的指责,樊若愚咬了下唇,有些心虚的道:“要不你拿下来,我再给你带一次?”

    涯听言,纤长的手指在樊若愚鼻尖狠狠的刮了一下,“笨蛋,你难道不知道戒指带上没有拿下来的道理吗?”

    樊若愚皱鼻,小手揉着鼻子,眉角抽动,那你那一脸的幽怨的样子是给谁看的嘛?樊若愚嘟囔了一下没有说出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