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406掌嘴六

    他觉得樊若愚如此必有后续,于是接过话,道:“去把伤口处理干净,来一旁候着。”他的语气异常的温柔和煦。

    “是!”浣纱面色平静的退居一旁出了厢门,泪水顷刻而出,主子在告诉她要她记住这痛,这恨。抹干眼泪,跑去厨房,把手上的血冲洗干净,随意的包扎了一下,又急急的返回。

    她的心来到天之角从没有那么一刻跳动的快过,之前退出去的那一刻哪一双乌黑的眼眸,是熟悉的眼眸。那是只有主子的眼底的才拥有的。

    原来他们在赤炎之地就知道了,那么罗欣自己抽自己的巴掌也是主子的做的,那最后的一巴掌主子是要她自己抽上去吗?

    主子,主子,只有她的主子才会这般的对待她的,要她强大到不让人欺负。可是她真是丢脸,竟然还是要主子为她出头。[

    她知道她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她不能暴露。之后樊一出来对她恶声恶气,她听在耳里都像是美妙的音乐。那一刻泪水顷刻迸发,不顾地上的碎瓷划破自己的手,两手快速的清理起来。跑到没人的地方,颓然坐到了地上,四年了,真的四年了。再见到她的信念里坚信能见到的人,她忍不住了,她哭,只能默默的哭,连声音都不能发出。

    无声的泪水泪流满面,朦胧的眼前一方洁白的方帕映在眼前,那上面的图案绣工俱是她一针一线绣上去的,泪水再一次流下,扑进了樊一的怀里,颤抖的唤着,“这是梦吗?樊一,你个大木头!你们终于来了。”

    短短的四句话,让樊一僵直了身子,眼底红红的,脸上的那一条刀疤,都在颤抖,有些哽咽的道:“主子知道你在天之角,我们就立马换了方向来了这里!”笨拙的手轻拍着浣纱的背,“不哭,我们来了,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了!不哭……”

    推开包厢门进去的时候,浣纱已经把所有的情绪压下,面上依旧是一副淡淡的谦恭的模样,小心的站在一旁,见到罗欣软趴趴的在地上,走到她的旁边,小心的扶起她,让她坐的舒服些,见她白皙的脸上五个手指印,心中一阵冷笑。

    但是面上却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偷偷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小声的道:“小姐,这是消肿的药,奴婢给您擦上。”说着还小心的注意了一下桌子上吃饭的众人,避过身子小心、轻柔的从药瓶里抠出药膏指腹轻缓的在罗欣的脸上揉动。

    此时罗欣说不出话,但是她的眼底依旧是狠毒,死死的盯着浣纱,满腔的恨意,若是此时能动,定是会抽打一顿浣纱出气。

    樊若愚吃着饭菜饶有兴趣的看着罗欣浣纱主仆二人那一阵的‘主仆情深’的画面,咀嚼着饭菜。吃的很香,涯不时的夹起不同的菜先尝一口,他觉得不错之后才夹到樊若愚的碗里。

    天佑见此把一旁做的异常精美的鱼推倒涯的面前,“涯公子,尝尝这鱼,这可是毗海城的特色菜,这鱼肉甚是香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