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307过新年,先拜堂七

    这日,樊若愚看着一屋子的爆竹,有些愕然自己的执念,更为那些跟随她的人赶到感动。因为她喜欢,所以他们都会想方设法的全部给买了回来。

    靠在门框上看着,樊若愚笑着。而且是笑的异常的欢乐无常,可是笑着笑着泪水就汹涌而下,止也止不住的。

    哭着哭着却又笑了,这样的异常。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问,包括涯。也只远远的看着,蓝未央满脸的担忧,这是怎么了?

    明明还好好的怎么的就这般的忧伤?那种低迷的气息让人都觉的心酸。

    樊若愚不知道在门框上靠了多久,久到担忧的人一个个颓然的离去,只有涯依然在樊若愚身后的不远处站立着,淡淡的看着,心底浓浓的担忧着。[

    也在猜测着,他的小东西到底是怎么了?为何突然之间会这般的忧伤,忧伤的连他的心都酸酸涩涩的疼痛起来。

    她到底在之前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怎么查不到?她为什么会那般无端的对着满屋子的爆竹特别偏爱?但无法开口去问,因为有些事情,樊若愚不开口去说,他不会去问。

    但是却担忧,担忧的同时却是满心的无力,因为无论他差遣了多少人查樊若愚过去的一切,可是终是一无所获。所以他只能站在她的身后,等着她回头看到他,然后能主动的告诉他,她的一切。

    涯这一站就是站到月上中天,蓝未央把饭菜热了一边又一边。

    樊若愚才动了动发麻的腿脚,脸上的忧伤全部散去,剩下的就是明媚,那一颦一笑照亮了黑暗中的将军府。

    动了动粉唇,“涯,我腿麻了。”知她在身后,樊若愚转过头,看向她的爱人。无论何时,他都会在她的身后。她说的他做的,而且做的有过之而不及。

    扭着身子,张开手臂就像是撒娇的求抱抱。

    涯收起担心,轻步走到樊若愚的面前,抱起他的小东西,虽然不问,虽然似乎小东西恢复了正常,但是依然觉得担忧。

    抱在怀里,才觉得真实。他在她的身后站了一天,那个时刻他觉得他的小东西离的他好远,即便是他翻越万水千山也无法到达。

    这一想法刚起,他就是满心的害怕,这怎么可以?他无法让小东西离得他太远,于是现在就像是害怕中索求着真实的感受一般。

    先是紧紧的抱着,然后就是唇齿之间的撕咬。对的撕咬,咬的异常的惨烈。

    有他咬她,有她咬他。两人之间你来我往,气喘吁吁的分开。看着彼此之间的微肿起来的唇瓣,樊若愚勾唇一笑,道:“下次再乱想,我就让你连抱都抱不到!”从他咬吻她的第一下开始她就明白他的害怕和担忧。

    是她忘记克制自己的情绪,害的他担忧了。所以她任她吮吸咬吻。但是咬的次数多了她也不乐意了,她要反扑,于是你来我往,他咬一下,她就咬的更重,直到口中弥漫起来一股甜腻的腥味来。樊若愚才松口,涯蹭了两下才放开噙着她的唇。

    唔,十二更结束。明天尽量十五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