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301过新年,先拜堂一

    哪怕外面的流言蜚语漫天乱飞,她找到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对的那个人。她还在意什么?怕什么?那所谓的名声,能换来一个爱你到极致的人吗?

    之前的小若愚足不出户不照样被拿出来谈资吗?不照样被抛弃在婚礼之上?

    所以,那些古人的教条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她只要那个对的人。

    那一日,樊若愚吃了蓝未央做的菜,有清蒸茄柳,干煸豆角,红烧鸡块,还有一份樊若愚无论是前生还是今生爱喝的菌汤。

    在那些都解决干净之后,蓝澈把药膳端了过来,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烫,嘴角有些抽动,他可知道姑姑就做了这么一点全给她一人吃了干净,可怜的他为她做药膳,到现在还没有吃呢。[

    于是没好气的放药膳一放,就走到一边独自哀怨去了。

    想要出声两句来讥讽一下,好歹他也是劳心劳力的,至少给他留下一碗饭吧。吃了个底朝天不说还连一个正眼都没有。

    哀怨了无比的哀怨了,但是他又不敢出声,旁边的那个人到现在还都没搭理他一句呢。呜呜,他这个悲催的,只能坐在一旁看着。

    樊若愚瞥了一下嘴,把帕子放在一旁,没有看那哀怨的男人一眼,将无视进行的彻底,只是视线却是落在那一碗药膳上面。

    身体一顿,她顷刻感觉到体内两股气流似乎在颤抖在求饶。眉目皱起,“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引起她身体内的变化?

    不待涯和蓝未央回答,头上发间的冰精灵扑闪的飞落而下,站立在盛满药膳的碗口上,鼻尖皱皱,“这是红莲。”惊讶之余,看向涯,这个男人真的是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给主人啊,那个时候他留了那么多血,红莲是可以让他瞬间复原,甚至武力更上一层的。

    一时间冰精灵不知道心底是什么感觉,感动吧,酸涩吧。鼻尖有些痒痒的,“主人,你喝下去这个,身体就会好了。”说完就不再吭声,又飞到樊若愚的发间。红莲的效果有很多种,但根据不同人的自身情况,发挥的效果也不一样。

    就眼前的那红莲来说可以彻底压制夕颜和噬骨,那是药力发挥的最小的用处的。这个男人好舍得。在不知不觉中冰精灵有了一种和奇特的感觉,心性也开始趋向于人在变化。

    樊若愚挑眉,回头看向涯,不说话。但是意思很明确,她需要涯解释一下。

    涯先是瞥了一眼冰精灵,然后再看向他的小东西,纤白的手,端起药膳,感觉了温度,用勺子舀了一勺,递于樊若愚的口边,“你能醒来是因为你额上的紫玉寒冰,但是体内的毒依然还在蛰伏。”涯没有多说什么,潜在的危险还是危险,他不能让这些能威胁到他的小东西。

    “红莲虽然不能彻底的解掉噬骨的毒,但是却能让夕颜和噬骨无法再在你体内嚣张。”手上的动作不减,继续递于樊若愚的口边,见她还是不张嘴。

    而旁边的蓝澈已经拿眼睛不止一次的哀怨的看着他们,“这是蓝澈亲手调理的药膳,若愚要辜负我们的一片心意吗?”罢了,这个兄弟他还是要的,气已经气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