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258小东西,快醒来十

    樊若愚此时握住血玉,一时间什么都没有说,只木然在坐着。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血玉。乌黑的眼眸之中氤氲起雾气,慢慢的汇聚成河,一滴一滴的落下。

    滴落在那血玉之上,血玉似乎有所感知,开始慢慢的发热发起淡淡的光晕,从樊若愚的手中飞出,围绕着樊若愚不停的转动,似乎在安慰着她。

    樊若愚抬起头,泪眼朦胧,粉唇淡淡的开启,“涯!”

    随着声音溢出,那血玉立在樊若愚的眼前,一闪一闪的红光,像是在说,“小东西,不哭!”

    樊若愚此时才知道,在很久之前那个男人就已经把命交给了她,而她却是随意的丢在枕头底下。他知,却从不说。[

    涯,涯,涯……

    原来你早就决定此生此世,要为她而活。她任性也好,残忍也罢,总之,她生,他生,她死,他死。

    樊若愚缓缓的倒在云层之上,蜷缩着,泪水从眼角处一滴一滴的流出,怎么也止不住。血玉一直浮在半空中,在樊若愚的眼前晃动。

    那红色的光晕一闪一闪的频率加快,似在担忧,樊若愚此时的情况。

    就这样樊若愚不知道何时又闭上了眼睛,血玉也不知道何时又回到了樊若愚的脖子上,她的全身笼罩在白色的光芒之中只是那光芒似乎因为那血玉的原因从中变成了红色的光芒,虽然变幻的过程之中很缓慢,却也是肉眼看得见的速度。

    这时候天际之中响起了一道苍茫暗哑的声音,“好了,只要能从返璞归真的之境修炼出赤色,后面的就简单了。”

    “是啊!”柔柔的声音应道:“这一次我坚信,他们可以!”

    “期望吧!”音落,就又隐在天际之中。

    ……

    此时樊城将军府内若愚小筑内,樊若愚在床-上静静的躺着,缓缓的那粉唇动了一下,很轻,仿若风一吹就散去。

    紧接着那泪水汹涌而流,随即脖子上的血玉泛起红光。淡淡的光晕一闪一闪,和樊若愚在意识里发生的一模一样。

    只是此时如玉小筑内一个人都没有,亦是没有人发现樊若愚这样的变化。众人都在小筑外唉声叹气,数着日子过。

    “这涯公子已经离开快半年之久了。”贾烈道,“若不是主子的声音突然间之间适应了那两种药物的制衡所造成的伤害,只怕早就去了!”

    话才落,权梦儿眼眸一瞪,“呸,你个乌鸦嘴,再多说一句,老娘碎了你臭嘴!”

    贾烈缩了下脑袋,“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蓝医师说的,你瞪我做什么!”瞪什么瞪,比眼睛大啊,这主子不是没事嘛。

    “梦儿姐姐,贾烈说的也没错,只是涯公子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一一看着湖面,淡淡的道。

    “我想快了吧!”权梦儿皱眉,已经半年了。这半年来樊若愚的身体从最初被伤害的几乎体无完肤。明明这一刻还是好的,突然之间露出来的肌肤就变的溃烂不堪,然后你又见到那血肉像是被什么控制一般慢慢的针织重生一般。

    他们看的心惊胆战,可想而知那是要承受多大的痛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