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249小东西,快醒来一

    涯站在榻前,低头看着睡塌之上的人儿,仿若怎么也看不够。

    那丝丝的银发搭落在胸前,头上的额饰,在阳光底下发出淡淡的光芒一闪而过。凤眸微微的眯起,看着那粉粉的红唇,唔,刚才好像是啄的有些重了,似乎有点肿起,俯身再一次轻柔的轻啄了一下。

    涯的脸上扬起一抹小小的得意,“唔,以后就这个力道!”像是偷腥的猫一般。

    恋恋不舍的转身,看到立在屋舍下的身影。黑色锦袍,没有一丝的修饰,只一条流金的腰带束在腰间。黑色的长发盘起在脑后,面容郝然和睡在榻上的人儿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稚嫩,一个已经有了岁月的雕刻。只是那眉宇轮廓之间却是相似的紧。[

    涯淡淡颔首,“您起了!”尊称一声您,一是她是睡塌之上的人儿的母亲,二是兄弟一直以来心结所在的姑姑。

    “你辛苦了!”蓝未央站在回廊之上,看着这个男人为她的若愚做的点点滴滴。无疑这个男人是优秀的,是值得她的孩子托付终身的对象。“澈儿说,若愚会醒来的!”

    “嗯,我知道!”涯应声,他当然知道。

    当他抱回樊若愚回到屋舍,蓝澈已经醒来,显然已经和蓝未央相认,因为他们的脸上有着重逢后的喜悦,更有哪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在里面。

    蓝澈看到樊若愚的模样立即给樊若愚做了检查,得出的结果是樊若愚的身体有夕颜的存在,本应该百毒不侵的,但是噬骨不是一般的毒素,夕颜就算是圣药也不能完全抵抗它侵入人身体内的速度。

    得出的结论是夕颜的药力和噬骨在对抗,两者在樊若愚的身体相互制衡。所以樊若愚才没有在中了噬骨的毒之后立刻丧命。

    但是现在樊若愚还活着,但是不代表以后还能。蓝澈无法下这个保证。至于樊若愚是否能这两种药物的对抗当中存活下来?据蓝澈所知,还没有人能在中了噬骨的情况还能活下来的,但是更没有在中噬骨前曾经用了夕颜的例子。

    所以这对蓝澈来说是未知,对与涯是未知,多余樊若愚来讲更是未知。

    但是介于樊若愚此时除了脸色苍白,属于深度昏迷中,其他的一切都属于正常。而蓝澈更是一再的保证的情况下,涯暂时只当樊若愚的沉睡。因为她做经历的一切,她很累,需要一个休息的时间。

    而这个时间内他都会守着她,直到她醒来。

    涯颔首离开,蓝澈刚好开门,他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脸上的那一道刀疤却是永远都去不掉了,仰或是他自己不想去除。

    看了一眼涯的背影,蓝澈转过头看向蓝未央,“姑姑,”走到蓝未央身边,“怎么不多休息一下。”这几日为了樊若愚,蓝未央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

    蓝未央含笑,“我睡不着!”咬了下唇,低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蓝未央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澈儿,告诉姑姑实话,若愚会醒过来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