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217大战前夕七

    涯也察觉到了樊若愚的变化,有些心惊。只一会竟然悟出了这么多,原本外放的气息收敛的一干二净。此刻她就像一块璞玉,散发出古朴的气息,悠远而绵长。

    蓦然之间的变化,让涯有些错愕,随即就是高兴。为樊若愚高兴,然后就是自豪,为樊若愚自豪。

    一个人强悍,从最初嚣张到极致的杀气和霸气,那都是一种强大外在形式。人是在不断的修炼不断的信念中强大起来。

    樊若愚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变化中慢慢的寻找蜕变的契机。现如今她在不知不觉中蜕变成收敛了任何的外在的气息,古朴了起来。

    睁开眼睛看着涯,樊若愚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笑意和一丝的坚定来。[

    “不管我在哪里是生还是死,你只能跟随我一人!”她是自私的,她留不得自我牺牲徒留爱的人在人世,她若要死,必须和涯携手,她若要生也必须和涯一起。

    “你可愿意!”

    涯微笑,淡然,不管小东西变成什么样子,她还是他一眼定下的,“唯你不换!”只你天涯海角生死相随!

    唯你不换。只四个字。樊若愚因为冥想而动荡的心安定下来;巧笑嫣然,“唯你不换!”你生,我生;你死我必相随!

    轻风微许。

    涯的一缕银丝扬起,同时间樊若愚披散在身后的墨色长发亦是扬起一缕。它们在空中交汇,痴缠。素手微扬,一抹光芒一闪而过,摊开手掌,那银色的发丝和墨色的发丝俨然已经汇成了同心结落在樊若愚的手心。

    笑意在脸上张扬,送与涯的面前,“生死不弃!”乌黑的眼眸中,开始泛起黑幕,那翻滚的速度一瞬而逝,快的连涯都没有注意到。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樊若愚也没有想到她这一坐却是到傍晚。微一转头,院子里除了她和涯再无旁人。眉眼一挑,精神力倾泄而出,屋舍的方圆几十里亦是没有人。

    看来蓝澈是去了皇城。淡淡摇头看着涯道:“现在可能告诉我了?”

    “我以为若愚会一直不问!”涯淡笑,抱起樊若愚托起冰凉的小屁股放进自己的怀里。缓缓的开始道来。樊若愚闻言有些愕然,怎么也没有想到未央,竟然是蓝澈的姑姑。

    而未央竟然不是奇幻大陆的人,是蓝家人,超然存在于海之涯和天之角的蓝家人——言灵一族。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涯竟然说她的全身的筋脉并不是生下来就是废脉。而是在出声之初被人震碎了筋脉,要不是有人用武力相互加以修复,只怕还未出声并死去。

    抿唇,樊若愚一瞬间想了很多。自涯的身上下来,脚着地,缓缓的走了几步。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心底明白了一个大概,眼底的幽深更甚从前。

    “涯,”轩辕战禁锢了未央这么多年,樊若愚不说之前不会放过他,现在更是不可能。

    “蝼蚁之辈,你何须在意!”涯淡笑着起身,把樊若愚圈在怀里,微躬的身,银色的发丝搭落而下,“只是跳梁小丑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