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血满大床一

    唉……

    无声的叹息在涯的心底响起。那绝美无双的脸上出现了片刻的红晕,纤白的手掌,拂过樊若愚还在紧握的炙热上面,更糟糕的是那里刚刚发泄了还没有完全软下去就又出现了不该有的反应。

    他知道怀里的小东西已经全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她的耳后都出现了红晕,可想而知,现在她的小东西绝对在充当鸵鸟。

    微松了禁锢她腰间的手臂,侧身,在樊若愚的耳后根落下一吻,声音还有些沙哑,但是已然是情-欲褪去,“吓到了?”

    樊若愚的声音像是梗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张了张嘴,索性也不说话了。就那般的侧着身子一动也不动。[

    涯叹息了一身,坐起身来,淡淡的对着门外道。

    “去准备些热水来!”

    紧接着就从门外传来声音,然后就是离去的脚步声。

    涯这才回转头,拿了一块汗巾,执起樊若愚的小手,轻轻的擦拭,那手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情-欲的的味道,樊若愚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涯注视她的眼神是那般的专注而认真。

    手上的动作不减,当樊若愚感觉手被擦干净之后,又被放在被子里。涯俯身在樊若愚的发间吻了一下,道:“等一会热水送来,你先洗一洗。”

    涯说完,就起身下床,随意的拿起一件衣裳披上,缓步步出房间。

    樊若愚翻身,刚好看到涯离去的背影。

    开门的瞬间,早上的霞光照射而下,淡淡的金色光芒,落在涯的身上。

    他的背影,银色的发丝披散而下,坠地的长袍随意的搭在身上,整个人看起来既是优雅,又是一股子别有风味的慵懒。

    一时间樊若愚被这样一副画面看呆了,此时涯似乎有所觉,缓缓的侧身,回头,看着床-上的人儿,乌黑犹如黑曜石般光亮的眼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瞬间心底的一丝担忧尽数消失,唇角微扬,眉宇之间似乎都要飞扬起来。

    樊若愚想女人叫做顾盼生姿,男人的一笑该叫做什么?那凤眸微动间,流光溢彩栩栩生辉,在淡淡的金色光芒的笼罩下更显的美的不可放物。

    美,什么叫做美?那种美在表面,还是一举一动间?樊若愚呆呆的躺在床-上,直到外间传来,“若愚姑娘,热水准备好!”

    樊若愚才回过神来,深嘘了一口气。尼玛的,竟然被男色诱惑了。起身,眉头轻皱起,小腹处一股疼痛袭向全身。

    一瞬间樊若愚的脑门布满了汗珠,哼了一声,“放着吧!”咬唇从牙缝中挤出声音,让人离去。

    卷着被子,蜷缩着身子,手放在腹间,那中疼痛感伴随着一股热流从小腹处涌出。那种湿润之感几乎喷体而出。

    此时樊若愚已经明白她是来葵水了,只是为什么会这么的痛?冷汗已经从额上滴落留下。整个人甚至毒开始颤抖起来。

    疼,咬牙不让自己哼出声来。前生,第一次来的时候刚好是她进入丛林训练的第一天。她几乎疼的快死去,是同去队友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然后几乎是他背着她一直从进入密林开始就在潜伏,然后伺机而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