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98大战之前的缱倦八

    不觉间脸色沉了下来,哑着嗓子问道,“你可知道这话里的意思?”

    樊若愚眨了眨眼睛,看着沉下来的脸。唔,好吧她只有十三岁,好像表现的有些急切了。摇头,“不知道!”知道也说不知道了。她可不想像上次一样被打屁股。

    唔,皱眉说到屁股她怒了,在被子里拱了两下,嘟着嘴道:“你说想要我,我为什么不能说想要你?”哼哼的道。樊若愚承认此时她有耍赖的嫌疑。

    但是她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错,很舒服,舒服到觉得身心都是通畅的。不觉间心情愉悦起来,眼角弯了起来,里面闪动着晶亮晶亮的色彩来。看的涯一时之间忘记了其他,怔在那里。这样的模样这样的笑意他只想珍藏起来给他一人看。

    而方才若愚的话让他放下心来。若是有人敢教授小小的她这些东西,他一定会把那人扒皮拆骨的。[

    樊若愚见涯的模样笑了起来,又在被子动了两下。屁股有点疼,于是准备算账,往涯的怀里又拱了两下,“我疼!”

    嗯?涯微怔,蓦的坐起,抱起樊若愚,从被子里捞出樊若愚的手腕,食指搭上,柔柔的问道,“哪里疼?”

    呃?樊若愚对于涯的这般举动有些错愕,随即就是心底满满的感动,瘪了下嘴,“屁股疼!”见某人彻底愣住,哼了一下,“你摔的!”

    涯这才想起,他当时放开她,逃掉的时候她必定是摔在了地上。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微张了嘴,深深的叹息了一下,久久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樊若愚拱了两下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安然的呆在了他的怀里,这个位置是她喜欢的,也是最舒服的。靠在他的身上,淡淡道:“原来你叫沐涯?”虽然有气,但是还是不忍涯自责的模样,只得转移话题。

    “嗯,天沐涯!”

    “耶,我以为你姓沐呢!”蓦的,樊若愚自涯的怀里跳出来,“哎呀,砰……嘶……”唔,头好痛,樊若愚转身看着涯,被子散开到肩膀。

    乌黑的眼眸中晕染成雾气,无声的控诉着他那坚硬的下巴。

    而涯也着实被撞疼了,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无奈的看了一眼樊若愚,重新拉她到怀里,大掌轻揉在她的头上,轻声道:“怎么了,这般的激动!”他的下巴也快掉了,好痛!但是就是见不得樊若愚那模样。

    “唔,嘶,你的内伤好了没?”说着就又要从涯的怀里跑出来,问着,“我的衣服呢?”

    “找衣服做什么?”那红衣上已经染上了血液。

    “唔,袖袋里有一颗药丸,我让肖振去找人鉴定了一下,说是好东西,治内伤绝对可以!”只是樊若愚忘记了,那个蓝澈和涯认识,所以那个药丸对于涯来说也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

    低头对上樊若愚的的目光,涯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此刻他的心底除了感动就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暖暖的,软软的,心底满满的都是她。

    第一次体会到,原来这就是被人牵挂的感觉。“傻瓜,三年了,哪里还有不好的道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