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92大战之前的缱倦二

    正当他想说一些什么时候,她的小巧的脸渐渐的迫近。

    他的心底竟然升起了一抹紧张,终于那一股清新气息迫的更近,他的身体几乎都不敢动一下。他期待着她的下一步。

    当那一抹柔软贴在他的唇上的时候,他想笑。忽然之间对于他来讲这天地之间就剩下她,只有她。

    她的吻生涩而笨拙,而他就像是上瘾了一般任她妄为。

    那冰凉的小手捧起他的脸,是那样的虔诚,她的唇角弯弯的,眉角也是上扬的。他知道她的心意,就如他一般。她细细的描绘,方寸之间都没有放过。[

    那般的认真,那般的想要把一切都揉进彼此的身体里。

    涯浑身的血液几乎在瞬间袭向了他的小腹之处,那一块几乎要爆炸了一般。可是他又那般沉迷在她的生涩的吻中,一刻都不想放开。

    那温热的气息,柔软的触感。甚至于那原本捧起他脸的小手瞬间下落到他的胸前。他几乎忍受不下去,想要化身成狼,可是脑中保留了一层清明。不行。小东西还小。

    可是他快忍不住了,从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差到了这般。

    蓦的从沉迷的吻中清醒过来。

    手臂猛地放开那纤细的腰。转身咻地一下离去,那姿态几乎有些落荒而逃。

    而此时的樊若愚,手臂没有借力,就那般的吻着思念中的人。不曾想原本环住自己的手臂放开,一个不察失去支点的身子跌落在地。

    沉迷在吻中,小脸上茫然的看着那迅速消失的背影。

    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她被嫌弃了?他逃了?眉头蓦的皱起,这是什么意思?樊若愚的小脸上此时布满了阴霾。

    坐在地上,乌黑的眼眸之中开始氤氲着雾气。此时她的全身冰冷,凉到了骨子里。她就这般的被放开,这般的被丢下。

    此时此刻她忽然想起前生她刚出生的时候被那般嫌恶的丢弃在那一堆充满的细菌的纱布之中。茫然的不知所措,蜷缩在地上,把头埋进腿间。

    久久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瞬间所有的冷漠回归,软弱掩去。抬起头时,巴掌大小的脸上全是冰冷。缓缓的起身,打量着所在的环境。

    又是一处树林,一座普通的屋舍。

    樊若愚的脸上无波无澜,定定的看了一会。之后仰望四十五度看着漆黑的夜空,闭上眼睛。眼角处划出一滴晶莹的光点落入地上消失不见。

    蓝澈的心猛的一紧,涩涩的疼痛泛开来。皱眉,看她的模样似乎他会心疼,很浓郁的心疼。

    皱眉不理解自己怎么会有这般的情绪变化。此时唇角一勾,呼风和唤雨已经追上,所以她该是没事的。转身没入暗中。

    离小树林不远,蓝澈就看到了那一抹银色身影。脚步放缓,走近了几步,靠在树上,手臂环胸,“你刚刚应该算是落荒而逃哦!”声调有些幸灾乐祸,但是一想到刚才那一抹光亮心下一紧。

    不知道为何就生起了一抹怒气来,“我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似乎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