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186涯回六

    此时樊若愚的身体里涌现出一股很奇怪的热流,在身体内不停的旋转,让她刚感觉到有一丝的疲惫立马消失殆尽。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她可以永远的战斗下去,直到把敌人耗死。

    微微一愣,她便回过神来。

    但若遇的攻击停下向后跃了几步,看着轩辕皓。

    他的白衣已经变被血液染红,看起来有几分狼狈。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清俊冷漠的气质。樊若愚眉眼一挑,微微的吐了一口气。[

    细细的感受了身体内的变化,可是却又什么发现都没有。

    手掌一翻,把发簪横在眼前,鲜红的血液缓缓的淌下,滴在地上,宛若一朵朵盛开的曼珠沙华,妖娆而邪冶,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今日,我让你知道算计我的人的下场!”一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把涯的仇人引来,设了圈套让涯去钻。叔可忍,他婶婶也忍不了。她信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之。

    冷冷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不管今日怎么样,她现在就是要轩辕皓把命给我留下来。

    “你就这么恨我?”轩辕皓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樊若愚会那般的毫不犹豫的出手,即使是不惜伤了自己的情况下她的每一击杀招都到要落在敌人的身上。

    春季微微弯了一下,苦笑的摇了头,是啊。敌人。她把自己当作敌人。

    “恨?”樊若愚摇头,“我不恨你!”

    “那你为什么招招都是要我的命?”而且不惜伤害自己?轩辕皓疑惑。

    “我不恨你,是因为你不配!我要你的命是因为你是我的敌人!”冷酷的话语再一次像是一把利刃袭向轩辕皓。

    同时间声音落下,樊若愚的攻击再次向轩辕皓袭击而去。

    而此时的轩辕皓似乎有一些愣神,眼看着攻击就要到眼前,他已然一动也不动。场中有些诡异。场外似乎都看出了三分。

    风落看着这样的攻击心几乎都提到嗓子眼,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樊若愚的动作。一只手按捺住腰间的武器,准备随时冲入场中。

    可是一道劲风似乎从他的面门划过,如若不是自己闪避的快,此时他的脑袋应该已经落地。而再看向樊若愚,只见他突然后仰落地,滚动了两下之后缓缓的站起身,视线紧盯着一个方向冷冷的道:“看了这么久,终于舍得出手了?”

    “小小年纪,有如此手段!”

    从不远处走出一抹明黄来,威严的正步走来。只是他每走一步,那威压就像樊若愚□□。樊若愚站立着,背挺的笔直。

    风落艰难的走到樊若愚的身边,向前一步,站在樊若愚的身前。

    “主子,”风落不是傻子,在奇幻大陆上能穿明黄只怕只有一人了。不是轩辕战又是谁呢?而且他发出的威压几乎能让人窒息,他现在想的是怎么样拖住他,让樊若愚离开。

    “你退下!”樊若愚对于这样的威压起初几乎全身都僵直了,身体内所有的组织似乎在瞬间给冻结了了一般。但是就在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她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道暖流暖暖的包裹着她的周身,她整个人就像是徜徉在温暖的阳光里。

    今日完,明天继续,涯就会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