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168三年犹如白驹过隙二

    这时,一侍卫上前道:“小娘子,说笑了吧!我们将军骁勇善战,那功夫更是了得,怎么可能那般轻易的被杀了的!?”

    “我……我没有说谎。我刚刚和将军,和……”权梦儿惊觉接下来的话难以启齿,抬起手抹泪,身上冻的瑟瑟发抖,但是却是在一直满面惊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突然把将军给杀了,我没有说谎,我说的是真的!”

    那美丽的面上恰到好处的惊慌,惊惧,委屈,统统的表情都表现的无懈可击。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人看了都一股子想要上前保护的欲望。

    这不从众侍卫中一着青色锦缎长袍,眉目冷酷清俊的男子微微一皱眉,把身上的外衫接下披在权梦儿的身上,淡淡的道:“你刚才说什么?”

    权梦儿看见那外衫之内只随意穿了一件中衣显然是刚刚被惊醒。[

    “将军他被杀了!”权梦儿抽泣的道,那瘦弱的肩膀耸动,彰显着她的伤心。

    男子一惊,“你说的可是当真!”眼底有着审视狐疑。随即示意人前去查看,蹲下身子把权梦儿从地上抚了起来,“如果是真,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权梦儿直哭,面上的害怕之色尽显,抽抽啼啼的道:“那人杀了将军,只看奴家一眼,转身就走了。奴家这才急忙跑出来求救,可是,可是……”权梦儿抽泣,有些惧色看了以为围观的侍卫,没有再说下去。

    反而又跪在男子面前,“大人,求你救救将军!”

    “你且先起来!”

    这时前去查看的侍卫回来,面色有些沉,男子眉宇之间微蹙,淡淡的问道:“怎么样了?”

    “张将军后背中刀,又被人削去了子孙根,倒在了血泊之中!已经断气了!”

    男子一怔,看向抽泣的权梦儿一眼,挥了下手让侍卫去处理,自己却搂抱着权梦儿到了房中,让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你受惊了!且喝口水,仔细的和我说一下来龙去脉!”

    权梦儿有些羞涩的看了一眼男人,接过被子轻抿了一口。又低下头去,然后才慢慢的说起早已经编好的故事。

    这边权梦儿在继续,用女人的方式达成任务。

    而城门边守门的士兵相视一笑,其中一人道:“贾烈,我们比比,看这一次谁收割的人头多!”微冷的声音说着杀人的事情,却异常的平淡。

    “不用比,肯定是你多!”贾烈满脸的愤愤不平,还用说嘛明显的嘛,自从风落臭小子被带走十天之后回来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

    又练就了一身制毒的本领。他和他比,他不是找不自在嘛。

    风落递给了贾烈一个无趣的眼神,没有再说话。只是眼底的兴奋却彰显着他此时的心情不错的很。听着城墙上的那利器穿过肌肤的声音,他像是在享受一般,微微的闭上了眼眸。

    久久在开口道:“这样毫无悬念的仗打的还真没什么意思!”

    贾烈斜睨了一眼悠闲的风落,“这到也是。虽然可惜了你我成了守门的,但是不废我们一兵一卒的性命我还老贾还是乐意的。”

    风落张开眼睛,看了下天色算了下时间,站起身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