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67三年犹如白驹过隙一

    三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

    深冬已过,春意却迟迟未来。离京都最近的城池乌诺城,已然是一片银装素裹。乌诺城依山而居,所以想要去京都只有从乌诺城而过。

    三面环山,远远看去,山上就像是包裹在一片澄净的洁白无瑕的世界里。夜晚看着那莹白的变成了银灰色,山上的啊一片银灰色当中隐隐闪动着细小的光芒。

    乌诺城原本是叫做乌诺国,在天朝没有统一奇幻大陆之前是一个小国。当樊巍酢跛和轩辕战开始征战之时,乌诺城审时度势,放弃了抵抗,直接开了城门,迎樊巍酢跛呵呵轩辕战的大军进城。

    城墙之上,轩辕战的亲信守将张悬巡查了一边之后,神情里现出一抹疲备地倦态。[

    昨夜和相好的几乎缠绵到了天亮,着实还没有睡好。想到回去又可以享用那柔嫩的身子,张悬一阵的心痒难耐,大踏步急切的离去。

    守城门的士兵看着张悬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相互看了一眼,齐齐的露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意转瞬既逝,仿若从不曾出现一般。

    夜深人静,战鼓猛的响起。

    仿佛像是惊雷一般炸响在乌诺城的上空。

    紧随这那战鼓声起,就只听见‘嗖’、‘嗖’的声音从山上传来,城墙之上的守兵,还来不及反应,着铠甲的身体已经被冰冷的弩箭刺穿。

    城内,张悬猛的从相好的身上退出,脸上出现了惊恐之状,嘴上嚷道:“特么的,怎么在半夜战鼓响了起来?”

    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利刃刺进肌肤上的声音。张悬微微转身,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们相好了有半年之久,她竟然会武功而他不知道。

    女人半裸着身子,嘴角弯弯的勾起,眉眼之间媚态横生,瓜子脸,未施粉黛的脸上出现一抹讥讽,这样的男人不败除非老天无眼。

    这女人不是权梦儿又是谁?主子说过,杀人是一门艺术。而她现在正喜欢上了这一门艺术。

    眼睛、耳朵、利刃她都要成为主子的先锋,她要做的绝对不必男人有任何的差距。抽出刺进张悬身体里利刃,手腕一个往下翻转。

    那男人的命-根-子随之落地,那一地的污物很是狼藉。

    权梦儿丢下刀,在地上,身上裹了一件床单,面色从冷冽瞬间换成了惊慌失措,尖叫声起,“啊,救命啊!”声音起来,人也赤脚从屋内跑出屋外,“杀人了啊!”

    权梦儿的声音原本就属于甜美中带一些自然的嗲意,这声音突突的响起,那声音里的恐慌让人闻之就燃起了让人保护的欲-望。

    权梦儿裹着床单,那床单之上沾满了殷红的血,疾步的往前跑。美丽的面孔之上满是惊慌恐惧,跌跌撞撞之间跑出了院落,“救命啊!快来人啊!”

    这时闻声赶来的侍卫,看着权梦儿如此的模样,眼底都眼前一亮。那娇弱白皙的肌肤,那嫩葱似的小胳膊。

    每个人都在意YING中,但是就是没有人上前去问权梦儿发生了何事。他们的眼神赤裸裸的流露出垂涎的意味。

    权梦儿扫视了一眼众人,心底冷哼面上却是娇弱可怜的很,“救命啊,快去救命啊,将军他被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