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4惹你一分,我还他十分三

    抱着樊若愚坐在□□,然后才道:“说你是傻子,不懂人事的;浣纱那丫头直接让那人的孩子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人事’!”那是因为割掉了传宗接代的东西。

    “说你被抛弃,还出来献丑的。浣纱直接让那家的女子再也嫁不出去。”女子爱美,一个女子的脸上横空出现七七八八的交错的疤痕,看谁还敢娶?

    “说你是废物的,浣纱让那家人从此都不可能有大的出息。”饮下了绝兮,从此武力与他们无缘,这样的人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凡是说你是傻子的,还在背后攻击你和将军府的,全都死了。”呼风说,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娇小的身体里能爆发出那么多的能量,几乎就是一头不顾自身性命的发狂的疯子。

    所以说从城主府出来,听到的那些凄厉的惨叫声全是浣纱所为。[

    樊若愚眼眸闭上,她都可以想象得到浣纱到底是克服了多大心里的恐惧才做到这一切的?久久,“她还小,不应该……”

    “她是你的侍女还是负责保护你的人!”涯打断了樊若愚的话,“所以她没有理由拿还小来搪塞敷衍。她的资质不错,只要努力假以时日,绝对可以达到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可是这样的人手上若不沾上血腥永远别想强大起来,更别说突破。”

    樊若愚忽然翻身坐在涯的身上,目光直盯在他的倾城绝色的脸上。“是你对吗?”

    这个男人怎可为她如斯?

    只因为别人的一句鄙夷,轻视,他却那般的放在心上,那般的维护至此。这样的男人让她如何不爱?如何不去心动。

    想到此,她觉得前生她的脑袋肯定是被驴踢了,所以才会那般的后知后觉。若是早一点开窍,当初也不会那般的义无反顾,不顾自身的安危,也不筹谋一下就置身前往做着玉石俱焚的打算。

    涯的手放在若愚的腰上,固定住她不会轻易的从他的身上滑下去才道:“不只是我,凡是你认定的人,他们也一样。

    你若被欺了一分,他们就要为你找回十分来!”涯说的很慢,声音很沉,听起来轻飘飘的,但是却像是重击一般的敲在樊若愚的心田。

    “不然,”停顿了一下,纤长的手指扶住了樊若愚的脸庞,“不然,他们也不配站在你的身边,不配当你的人!”

    “涯……”樊若愚张了张口,轻唤了一声,又缓缓的闭上。

    心底就像是被注入了暖流,鼻尖开始泛酸,眼眶中开始涩涩的疼痛起来。

    但是她却笑了,笑的明艳如花,笑的眼泪直流,却不自知。直到涯一次又一次的抬手为若愚擦拭,一次又一次的轻哄,眼底有着浓浓的心疼和一抹自责。

    他以为是他做的过了,她虽然不和同龄般的孩子一样,却也还是个孩子。双手并未沾上一丝一毫的血腥,这一次只怕是吓到了。

    却不曾想在日后当他亲眼看着若愚的双手就像是收割生命的镰刀,所过之处一片血腥。那冷酷绝杀绝对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该有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