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变故生九

    那么这样的人她樊若愚要来何用?

    但是这样的她即使不要,她也不容不得别人轻视。

    涯眉角轻轻的动了一下,沉吟了一下道:“你们被嫌弃了,表示你们无用,自断一臂!”

    四人脸色一白,虽然不甘,但是王的话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他们自跟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所以他们必须遵守。

    只是脸上却都是冷冷的露出一抹讥讽。一个小小的孩子,若不是王宠着,他们早就一巴掌下去狠狠的拍死。[

    樊若愚把四人的神色都看在眼底,唇角一勾,“你们觉得委屈是吗?”站立在四人面前淡淡的道:“我会让你们不觉得委屈!”

    后退了几步站定,看着他们四人的眼底全是羞辱和愤怒。

    此时樊若愚背后榻上的涯,微眯着双眼看着樊若愚娇小的身影,明明很小很小的背影却让生起了一种无法跨越的感觉。

    他在等待,小东西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孩子,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计划。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人手,所以才会直接向他开口。那么既然这样,她也要拿出实力来降服他身边四个眼高于顶生杀予夺的侍卫,他们需要的不是一句话,而是绝对的实力。

    这一瞬间,涯满眼兴味的看着。他也想知道樊若愚能做到何种程度。

    此时樊若愚赤手空拳,撇了下嘴道:“一起上吧!”说着伸出手向着四人勾了下手指。

    冷冷的三个字让,一起上,瞬间让四人的脸上布满了寒霜,这是是赤裸裸的挑衅,他们是王的四大护卫,何时出手是两个人一起?而现在他们四人竟然被一个十岁的孩子给羞辱到。不,这已经不是羞辱了,这是无法言喻的侮辱。

    看着眼前的四人,樊若愚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蔑视。

    “既然你们不动,那可别怪我!”冷冷的声音才刚在空中响起,若愚的声形已然动了起来。速度看起来不是很快,但是就这样一晃已经到四人面前。

    雷鸣冷哼一声,手中的翻出一把小锤,向前就往樊若愚的头顶砸去。

    却不想若愚连避开都没有不曾避一下,直接徒手一点,指尖以你完全想不到的方位点在他的手腕之上。雷鸣瞬间手臂一麻,武器险些脱手而出。

    雷鸣一愣,樊若愚已经越过他攻向了其他三人。

    立时,杀气尽显。

    只见樊若愚像是蝴蝶一般的轻盈,人影在四人之间来回穿梭。不一会儿之后。樊若愚退出打斗的区域。立在榻前。

    不言也不语,只冷冷的像是看四人一般的看向那四人。

    而四人互相看了一下,脸上出现愧色,齐齐的跪下,看着涯,“王,我们……”输了,他们说不出后面的两个字。这是耻辱,四人的耻辱。

    他们四人徒手竟然都比不过一个孩子。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就足以表明。撇开武力,徒手打斗,他们什么也不是,他们弱到被樊若愚杀了无数次。

    四人互相看了彼此的衣服上或多或少的破洞来看,他们几乎被若愚各杀了三次。

    三次,同时间对上四人,让敌人连续死了三次是一个什么概念。此时他们看樊若愚的眼神已然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