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因和果,对与错,爱与恨

    要知道她的潜伏就是训练她的组织也无法知道她具体的位置。若不是她发出消息,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找到她。

    可是来不及再深想。

    一连串的机关枪的扫射扑向而来。樊若愚跪地后仰,整个身体几乎屈膝平地疾行。在她购置的铁质橱柜后面躲了起来。

    特么的这是怎么回事?眉头紧皱,难道是他带来的人?转眼就否定掉。那个男人她可以确信骄傲如一直傲娇的孔雀,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任,就这样笃定的相信。这不刚确信不是他,外面的敲门声不绝于耳,“樊若愚,樊若愚,你没事吧?”男人的声线依然是慵懒的动听,但是那焦急的语气樊若愚听的明白,唇角勾起。原来她还有人关心的啊。[

    久久,屋内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到。

    “我没有那么容易就挂掉。”这帮人无关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狙杀她,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挂掉的。要杀她是吗?那就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最好别让她知道是什么要杀她?不然不管此人是谁,她樊若愚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他们血债血偿。

    “不错!”淡淡的称赞,难掩他放下了一口气。

    “那是。”樊若愚唇角若有若无的扬起,“你怎么找到我的?”面对外面的机枪扫射,里面的主角却是旁若无人的开始聊起天来。

    她现在关心的不是外面的有多少人想要杀她,而是那个男人是怎么找到她的。要知道她的潜伏一项是不露出一点马脚的。

    “我自有我的渠道!”男人不明说。但是他是绝对不告诉她,为了找她他废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只为寻她的一点踪迹真的很难。每一次好不容易嗅到她的痕迹,等他寻到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这一次若不是她们佣兵组织里出现了异动,他也不会找来,更不会看到她那样的一面。邋遢的就像是一个宅到深处的绝世宅女。乱糟糟的头发,宽大的粉红绒毛睡衣,卡通且夸张的粉红拖鞋。哪里像是享誉国际的佣兵。好吧那个享誉国际有他的一半功劳,才会把他置于危险之中。

    “哼,回头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樊若愚一个翻滚,人已经穿梭到她的房间之中,入眼的就是一处粉嫩嫩的小窝,粉红,一切都是粉红。粉红的窗帘,粉红的大床,粉红的床单,粉红的被套。这一次她把一个粉红控演绎的淋漓尽致。“你有带武器吗?”头也不抬的问着。

    只因为那个男人已经不知道何时从门外已经进到里面。斜靠在门框上,看着樊若愚在她的粉红小房间里翻腾出一把手枪,再从床底抽出一把大箱子,打开郝然是一些枪支零件。

    看着她熟练的把零散的枪支零件组合成一把远程狙击枪。“啪、啪、啪……”手掌轻拍,“厉害!”

    微偏头,斜睨了一眼男人,看着他的姿态悠闲,闲适的优雅。蓦然眼眸微眯,把狙击枪往□□一扔,拿起轻巧的手枪指着眼前的男人,“说,你是谁?”

    七月:唔,周末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