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前因一

    温泉里的樊若愚依然紧闭着双眼,苍白的脸上依然无一丝血色。只是在涯给她输入了一些真气之后,气息倒是强了几分。

    银丝飘在温泉之上,如玉的俊颜已经被温泉的雾气渲染上了一抹颜色。抱着怀里的樊若愚坐定在温泉里。

    眸色不变,但是依然外露出一丝的赞赏。这温泉与其说是温泉不如说是地灵泉,由地灵孕育而成的温泉,对于修炼武力的武者来说这里泡上一个时辰等于修炼了一日。地灵泉几乎是每一个修炼武力的者梦寐以求的宝物。

    只是当视线落在樊若愚紧闭的眼睛时,脑中一个模糊的影像一闪而过,那速度快的他怎么也抓不住。无奈的摇头,为樊若愚清洗。

    而此时樊若愚整个人却是处在一片混沌当中。[

    躺在地上周身缠绕着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眉眼见似乎还残留着血迹。瞳眸睁开,那种钻心刺骨的疼痛之感从眼眶中传递到身体的各处。

    随着那一阵疼痛游走全身之后,樊若愚坐起身来,发丝自然垂落在身后。清冷的脸上只微微皱了下眉头,淡眸清扫自嘲的笑了一下。

    真没有想到上天真的很垂怜与她,都已经那般的逆天行事,却还没有让她死去,反而让她用另一种方式重新活了下来。

    穿越?灵魂俯身?这是老天对她的垂怜和恩赐?屁,她从来不相信老天会长眼睛,会有心。

    21世纪,从她出生之初,就被丢弃在医院的角落里。不要疑问,那个时候她真的知道,真的记得。那所谓的父母得知她是女孩之时那嫌恶的眼神和像是丢垃圾一般的动作。

    也不知道是她命大还是说是运气好。就那样被丢了出去,竟然没有摔死。只因为她刚好摔在了医院丢弃的纱布中。

    但是可想而知初生的婴儿是多么的娇嫩,在细菌横飞中她也很难存活。但是就是那样,她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死也好,活也罢。那个时候的她不懂。

    可就是在那个时候老天再次把她推向了地狱。

    一个肮脏不堪的老妪从纱布堆抱起了她。不,也不对,其实应该是抱起了纱布。恰好发现了她而已。她看不清,只是黑乎乎的黑影。除了这个她唯独记得那布满老茧的手划的她的脖子很疼,于是她就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动了两下。

    之后就见到了一双黑色的眼眸,那眼中浑浊的让她看不清其他的颜色。直到好一会之后那老妪才从磨蹭的从衣服里掏出一块看起来过期的饼干放在她的嘴角。

    她本能的想要撇过头去,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张开了口含了一下饼干。

    事后在她记事的时候回想起来,她不止的一次感叹。如果当初她没有动嘴含了一口过期的饼干,她就那般的死在那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活着才是艰难的,而生不如死的活着是难上加难

    在经历了佣兵的训练,从生到死,从死到生,无一不是感官的刺激。而这样的环境里存活,可想而知活下来的是一些什么样子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