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护国将军府

    直到那身影进入了小楼,她才回过神来。有些恼自己的竟然因为一个优美的背影而失了心神,连忙蹲下身,就着湖边的水,猛的往自己脸上扑,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般几次之后,站起身,嘘了一口浊气。然后提气纵身从湖面上掠过,瞬间湖面上只留下一道虚影,迅速消失不见。

    涯进了樊若愚的闺房,看着那简单的摆设,让他忍不住再次蹙眉。这一日里,他蹙眉的次数在增长。

    一楼空旷无物,只沿着墙角边上摆放着不同的植物,有白玉兰,杜鹃,君子兰,而最多的却是松枝的盆景,每一盆都是精心修剪过的,每一个枝桠都是按照长度的比例规整。而每一盆的形态就似是山峦,跌岩起伏,盘桓中山峦顶峰林立。这样的形态不可谓说是美这么简单了,而成为了壮观。

    行至二楼樊若愚休息的地方。[

    一床,一榻,一桌,一凳一屏风,虽然简单,却很协调。床-上铺设的是黑色锦缎绣上的金色的泣血蔷薇,每一朵极致的盛放在棉被和被褥上。

    桌上亦是铺设的黑色的桌布,上面放置着一个茶盘,茶盘中一套青花瓷的茶壶和几只茶杯。桌脚放置一个有着80厘米高的花瓶,里面插着几幅卷轴。整个房间中以黑色为主色调,唯一亮点的色调大约就是桌上的青花瓷茶壶和茶杯。

    走近床前,把樊若愚轻缓的放在□□。手指轻动,脱去她身上脏乱的衣物,只留下中衣。他自是知道浣纱已经尾随而至,头也未抬就吩咐道:“去烧点热水来!”

    浣纱脚下一滞,稚嫩的脸上略一犹豫,最后还是转身离开去准备热水。

    浣纱并没有离开多远只下了一楼,在松枝盆景的地方移动了两下,就出现了一道暗门,走了进去,拐了两个弯就是一处底下温泉。不错这温泉是在若愚小筑的下面,也是湖底的下面。

    待到一切收拾妥当,浣纱才准备回去二楼。却不想才走几步,只见主角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浣纱无言的上前伸出手,“请公子把小姐交与奴婢,奴婢伺候小姐沐浴。”意思就是你还一个男人还是先出去吧。

    “不必,”看似随意的一步,却是直接越过浣纱伸出来手臂,“你下去吧,我自会照顾好她!”她是他的人,那么他会照顾好她,决不假手于人。

    与他的观念当中,没有男女之别,他认定的人,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说樊若愚还是十岁的孩童,哪怕是长大的妙龄少女,他要照顾只会照顾全套,他的人,只他看得摸的,别人哪怕同样是女人,那也不行。

    浣纱碍于他的威压,只得退了出去。暗自努力的说服着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小姐还是个孩子,不用在意,真的不用在意的。

    可是无论怎么给自己催眠,她还是一副哭丧着脸。她是小姐的丫头,更是小姐的守卫,奈何技不如人,让小姐的清白毁于一旦。

    在她唉声叹气几百回之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