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逆天

    满含不屑的视线扫视着樊巍酢跛,那视线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不过瞬间面上怒意起,蓝色的气息猛的绽放开来,袭向樊巍酢跛和浣纱。

    “死来!”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吼之声。

    然,樊巍酢跛只淡然的站立不动。面上更是笑意横生,似是在欣慰,又似是在嘲讽,最后化成一声浓浓的叹息,“唉……”

    只见他对浣纱说了点什么。浣纱坚定的点头,随即手指轻动,打出一连串的古怪的手势。此时若是樊若愚看到必定会觉得那像是她爱看的火影里的人物结印的动作。

    浣纱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迎接着燕晟南蓝级的实力的攻击,薄唇轻动,“散。”[

    瞬间,说时迟那时快。那快要攻击到身的蓝色气息瞬间在他们的面门之上停住,随之风吹云散,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而来的是浣纱的稚嫩的声音,“缚、结!”随着她的音落,燕晟南身上的蓝色气息消失无踪……

    而他人也随之诡异的跌落在地,脸上全是惊慌和恐惧之色,“怎么会这样?”他身体里充沛的力量瞬间消失了!消失了!竟然消失了?怎么可以消失了呢?

    抬头满眼赤红,看向樊巍酢跛,“是你,你这废物对我做了什么?”吼声,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吼声。

    可是随着一声,“吵死了,闭嘴!”稚嫩的童音满含着彻骨的冷意。原本在涯的怀里熟睡的樊若愚此时已经醒来,正鼓动着腮,满含怒意的瞪着扰她好眠的始作俑者。

    勾唇灿然一笑,“你在吵,我就让你永远发不出声音来!”话落只听‘扑通’一声,浣纱轰然倒地。若愚瞳眸紧缩,倒在地上的浣纱竟然七窍流血……

    手臂抬起,在涯的身上轻点,看似轻缓的触碰实则是在轻巧的借力。翻身而下,人往浣纱的身边疾射而去,“浣纱!”声音中有着焦急。

    托住浣纱的后脑,手指轻动在浣纱的腕上探去,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五脏六腑俱废,已无任何气息。樊若愚微愕的张了张嘴,头微侧看向樊巍酢跛,只见他俊毅的脸上歉意的一笑,裂开唇角的瞬间殷红的血液沿着嘴角留下,“若愚……”轻唤出声,那一声中饱含了太多的情谊,太多的不舍,太多太多的父爱。

    蓝级实力岂是一般的人能阻止的了的。樊巍酢跛教浣纱用的是奇幻大陆上早已失传逆天之术——言灵。

    言灵,字面上意思就是语言上的精灵,化成无形的攻击应验在敌人的身上。若是以蓝级的实力使用言灵的话,他们不会有事。但是他们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蓝级,涯虽然看起来高深莫测。但是此刻樊巍酢跛想的更多,这个男人是骄傲的,说出话一定是会兑现的,那么若愚交给她,他是放心的。他现在需要告诉他的是,他愿意用生命来换他的守护。

    樊巍酢跛倒下的瞬间,涯动了,白色的衣袂随风飘起,看起来灵动异常,他就像是仙,动作轻柔优雅的托起樊巍酢跛的身体。纤长的手指搭在樊巍酢跛的脉搏之处,眉微微皱起,看向樊若愚的眼眸中有着一抹心疼。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