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做我的男人必须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

    “而且,”话锋一转,樊若愚勾起唇角道:“做我的男人首要的条件就是唯我一人为妻,不但要负责我的衣食住行,还要帮我收拾我留下的残局;纵使我把这天给捅了个大窟窿,他也要心甘情愿的把这窟窿给我樊若愚堵上。”

    接着樊若愚又道:“我的男人只能是我的,若是有其他女人,我只给他们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就是亡。”稚嫩的脸上薄薄的粉唇缓缓的吐出的话语传出去却是要让奇幻大陆上掀起轩然大-波。这样大逆不道有失妇德的话她也敢说的出?

    奇幻大陆以武为尊,功成名就之人都是男人,所以女子在奇幻大陆上几乎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而她现在所说的只怕是奇幻大陆之上任何一个男子都无法接受,即使接受谁会为了一个痴傻女穷其一生守护?

    然,银发男子听言,却是从凤眸中溢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然后呢!”淡淡的笑容滋生在他的脸上。

    然后呢?轻声反问,声线明明听起来如流水一般的柔和,却含着一抹淡淡的能让人直接倾入骨髓的凉意来。[

    樊若愚缩了下脖子,咽了下口水,“然后,然后……”心底已经怒意横生,却偏若发不出来。她能感觉到眼前的人没有恶意,所以才会安然的呆在他的怀里。但是这不代表着她被吃的死死的,哼,心底不甘的哼了一声,女子报仇晚点可以。

    “然后,既然我认定的男人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要学会用微笑来的接受我的像天气一样变化无常的喜怒哀乐。而反之我的人呢,也只有我凶得,骂得,捉弄得,别人若敢动一下,我便还给他十下百下不等。而且在我的眼里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我的人,即便是全天下都要与之为敌,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与他站在一起。”

    樊若愚说完,总结性的说了最后说了一句道:“其实,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而我的原则就是……看心情!”乌黑的眼中泛起一丝疲色,说完轻嘘了一口气,全身像是虚脱了一般的软软的靠在男子身上,眼角没有忽略掉浣纱目瞪口呆的样子,唇角微勾起,“浣纱,你的下巴快掉下来了!”轻缓无力的声音虽然依然是冷冷的,但是细听之下那里面却是包含着温和之意。

    “啊……啊……”浣纱听言,手本能的摸向自己的下巴,才惊觉被樊若愚捉弄了,跺了跺脚,红着脸道:“小姐!”转而瘪了瘪嘴看向樊巍酢跛,“老爷,你看小姐醒来就知道欺负人了?”

    然而,“怎么样?这位公子,小女所说的你还满意吗?”樊巍酢跛没有理会浣纱求助,而是细细的想了一下樊若愚说过的话直接问向银发男子。经历了燕晟南的喜堂悔婚,他的若愚又死而复生。现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站在她的这一边,即使是和全天下为敌,他也要好好守护好自己的女儿,再不能让她有丝毫的闪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