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喜堂之上悔婚二

    “好,你跨出门槛之后,我樊若愚与你燕晟南再无瓜葛,婚约将不复存在。在场的亲朋好友作证。”

    男子长袖一甩在前,抓住,用内力割下,丢下一角,“割袍为证!”说完转身即走。

    男子走了……但是眉宇间似乎有着什么疑惑,终是未作他想,举步离去。

    小新娘站立在喜堂之上,看向新郎离去的方向,唇角扬起一抹绝望的忧伤,还是这样不是吗?明明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可是仍是抱着一抹希望。

    现如今,女子嘴角轻轻扬起,世人都是这样的。前一刻的海誓山盟,下一刻的断情绝义,是最自然不过的而已。若是你当真了上了心,以为那些誓言是真的,那只能说你傻你笨你天真而已。[

    闭上眼,一阵的晕眩□□。立着的小新娘缓缓的倒下……在这一刻,她彻底死心了,魂归去又怎么样?十岁是否真的痴傻又怎么样?她真的看够了,害怕够了,受够了……

    明明娘亲说过这天下会有一种人不在乎你的外表,不在乎的你的万般缺点,只一心的爱你,疼你,宠你。

    可是由于她有一双可以看透人内心黑暗丑恶的眼睛,她害怕与人交流交往,害怕面对人左胸前空荡的颜色。

    世人传她痴傻,只是她小的时候看的景象而惊慌,她指着别人的胸前大声的说着里面的颜色,可是别人只当她说的是假的,是胡言乱语。久而久之她就成了世人说痴傻,再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试问谁愿意被人无端的看透了自己的内心?

    而她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知道了自己的不同,索性坐实了痴傻的传言。

    但是她一直在用她的那双奇特的眼睛寻找着娘亲口中的那个人。那个,内心纯洁干净的人而已。嫁人她本就不愿,她看得到燕晟南的心,知道他并不是真心想要娶她,娶她只怕是另有目的。而她嫁只是因为她已经到了极限,为了安父亲的心,无悔。但是心——还是怀着希望。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临时在喜堂上悔婚,那一霎那她看到他的已经在渐渐的转变颜色,那红色已经开始在加深。

    所以她才会说出那般的话语,划清界限。只为了以后她们樊家和这个人绝无半点瓜葛。父亲的地位在奇幻大陆的天朝很是尴尬,她也要为了自己的父亲着想。

    她拥有这样一双看透人心的眼睛,这样的能力本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的。所以每当她看透一个人的人心从鲜红色到黑色再到丑恶,她的生命力就将会减弱一分。

    她无力阻止,但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看不见,所以她不言不语不看,从不轻易出门,只为了多活一些时日陪伴在父亲身边。

    父亲为了她的身体特意跑到天朝的白马寺请求了了大师为她批命,得到的结果是下嫁之日重生之时,重生了身体自是会好的。所以父亲就找来和她有着婚约的燕晟南让他们即刻成亲。

    原本她是不相信的,可是就在她倒下的霎那,她的灵魂离开了身体,目中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青丝随风舞动,款款而来,那身姿甚是极美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