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你最爱的人,会回来叫醒你

    安素点头,跟随着他的脚步朝着路边的停靠的车走过去。【】

    祈风扫了他失魂落魄又不甘心的样子,薄唇扬起讥笑:“你们所谓的正义?所谓的法律究竟能做什么?你一直认为他是个贩卖军械,走私毒品的恶魔,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你真的认为他是那样的人吗??”

    尹瑞哲掠眸,眼底闪过一丝不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本我是不想告诉你,害怕伤了你们这些所谓正义人士的自尊心。可现在我觉得让你们自惭形愧也挺好的。”说着,祈风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他:“完再告诉我所谓的黑白定义是什么??”

    转身,潇洒的离开。他要尽快处理剩下的事,好早点去澳洲,否则那个家伙说不定就被人勾走了。(猫小贱:代妖孽,你是多没贞操观啊?轻易就被勾走了?代妖孽:人帅不能怪社会!我贞操挺好的!不够的话,我可以去马路上拣点贞操回来!猫小贱:。。。)

    尹瑞哲疑惑的着手里的东西,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的按了几下,当到呈现在眼前的画面时,身子僵硬的不能动,手的东西坠落在地上……隐藏在草丛。

    原来靳斯辰走私回来的军械全贩卖到了欧美地区,而走私回来的钱全部购置了毒品,最终毒品被他一把火全烧了……这样如此循环着,没有一包毒品害人,没有一支军械危害过这个城市,这个国家。

    靳斯辰,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而他们到底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剧情分割线

    半月后,苏木木与靳斯辰的婚礼如期举行,并没有因为靳拓的离去而耽搁。在失去爷爷后,苏木木更想早一点完成婚礼,好让在天上的爷爷到她此刻是有多么的幸福,幸福的好像梦幻一样。

    婚礼由始至终全由靳斯辰一个人策划,处理,甚至苏木木的婚纱都是他在和著名的婚纱设计师上视讯讨论后亲自设计的;而苏木木的任务是吃、喝、睡,在婚礼前把自己变得和以前一样,不胖不瘦,抱着刚刚好,否则靳斯辰就要把她屁股揍开花!聊的日子里,苏木木也没悠闲着,给靳斯辰画婚礼的礼服是她唯一的任务。之前那次是自己不记得他了,所以画的时候心态很平静,只想着对得起对方开的价就好,此刻却不一样,想着他就要穿着自己亲手画的设计图里的衣服来娶自己,在神圣的教堂里,当着上帝和所有人的面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幸福的就好像掉进了蜜罐里。

    安素与祈风把那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靳家老宅并没有变卖,而是交给管家打理,没事时靳少和木木他们还可以回去度假居住。至于公司虽然在澳洲那边不太稳定,很多复杂的东西要处理,但因为殷恪伽的帮助也不算太疲倦,事情处理起来还算顺利。

    在婚礼的前夕,他们终于把事情定下来了。祈风是伴郎,安素是伴娘,苏甜甜同学是小花童……

    苏木木到晚上都还没有到婚纱,心里忐忑不安,手心不断的在冒汗。真奇怪,明明早就和他注册结婚了,可是到婚礼这一天,还是会觉得好紧张。由于婚礼的习俗,前一夜新娘新郎不可以见面,靳斯辰再不乐意也要让木木住到安素家里,明天从安素家接她到教堂。

    指针已经走向了午夜十二点,苏木木蹲在马桶上,苦恼的抓着头发,还是睡不着,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好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就在她游神时,手机忽然响起,到闪烁的名字,立刻接通,那边传来魅惑的声音:“笨笨,还没睡吧。”

    “嗯,我失眠了。”苏木木揪着头发很诚实的回答。

    耳边传来靳斯辰低低的浓郁的笑意,“笨蛋,紧张什么?乖乖的睡觉,明天做我最美丽的新娘。”

    “哦。”苏木木心不在焉的答应,然后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挨,我要是现在说不嫁,逃婚可不可以啊?”

    “苏木木,你敢?!”那边顿时就传来了靳斯辰暴吼的声音。要是在她面前,一定立刻掐死她,没几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她居然敢说这样的话!欠揍!

    苏木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多愚蠢的话,连忙丢了句:“我开玩笑,开玩笑的!别当真啊,我去困嗷嗷了,呵呵……”不等靳斯辰回答,立刻切掉电话,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抹了抹额头的汗,自己真是有事没事,没事找抽啊!差点把靳混蛋弄炸毛了。(已经炸毛了好吗?_

    靳斯辰盯着电话,嘴角不由的勾起郁闷的笑容。这个小笨蛋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奇怪的念头?真是让人不放心!搁下手机,拿起外套转身要出去。

    祈风下楼拿水喝到要出门的靳斯辰不由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你去哪里啊?”

    “那个笨蛋让我太不安心,我还是去安素楼下守着好了。”靳斯辰匆匆的丢下一句话,离开。

    祈风的嘴巴都张成了“o”字型。靳少,不就分开一夜,你至于吗?!

    靳斯辰是真的怕那个笨蛋逃婚,反正也睡不着,就跑到安素家楼下的老树下守着,仰头到苏木木住的那个房间灯光熄灭,应该是休息了吧。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全世界也只有苏木木能让他屈尊降贵,一点自信都没有。

    苏木木这个女人,着傻里傻气的,却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自己的钱财权利,她全不重,一百块或一块蛋糕就能让她高兴老半天。可在没有自己时,她却又能独当一面,做事雷厉风行,决定果断。

    之前觉得她是自己口的小羔羊,逃不掉;最后才明白其实从一开始自己这一辈都栽在她的手心里了,自己被苏木木是吃的死死的!

    但却是甘之如饴。

    剧情分割线

    婚礼简单却又奢华,粗略计算了一下相关的费用,除去新娘子全身上下几千万的奢华,光是包下豪华游轮一周的费用就令人咋舌,再加上男方给女方的礼金为一个亿人民币;这一场婚礼下来近几个亿之多,一时间,所有为他们操办婚礼的人都忍不住纷纷猜测新娘新郎的身份,究竟是何方神圣。甚至惊动了澳洲的媒体,想要采访一探究竟。

    奈婚礼现场采用全球封闭式的封查结构,婚礼的每一个行程,参加婚礼的贵宾全由保镖随行,婚礼现场进行严格的搜查,枪支、相机等物件一律被没收,不但如此,婚礼现场的每一个角落都装有24小时多角度智能监控摄像头,随时随地保证婚礼的顺利进行。

    在海岸处早已停着一艘号称全球最奢华的游轮,这是一艘由全球知名师设计的作品,是靳斯辰专门为婚礼而投出巨资打造。(比确定婚礼日期更早准备,差不多在法国之前。)

    婚礼的地点是在不远处靠海岸,新建设的一座教堂举行,圣洁而奢美。

    上午十点,靳斯辰站在红地毯上,着苏木木穿着自己亲手设计的婚纱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向自己走过来。忽然之前海面的上空点燃美丽的烟火,银色光芒一闪即使落在海面上,漫天的红色玫瑰花瓣从高空落下,数十架直升机在海的上空盘旋,纷纷落下的花瓣美艳似红色的雨,空气散发清香。

    苏木木身着如雪般柔美婚纱的在花童的引路下缓缓走出了游轮,身后,四名花童拖着长长的婚纱裙摆,左手边则是代泽南充当娘家人,他将把女儿亲手交给站于婚车旁的靳斯辰。

    苏木木脸色红润,白皙的肌肤在淡妆下衬托的更加完美,美眸如泉水般清澈,长长的睫毛在她细润的脸颊上落下淡淡的阴影,如美丽的扇子忽闪着,小巧的鼻翼润如珍珠,如樱花般红润的唇微微抿着,此时此刻的她如同是从大海里走出的美人鱼,美丽惊艳,令在场的所有贵宾工作人员都惊艳的舍不得转移目光……

    靳斯辰负手而立,深邃不见底的黑眸紧紧落在一身婚纱的苏木木身上,削长完美的身材高级精良的新郎服饰彰显得更加伟岸,两条堪比模特的长腿被高档西裤裹起来,浑身散发着高贵与威严的气息,在与她目光相撞时,唇瓣扬起邪魅的笑容。

    似满足,似幸福,似……

    苏木木不得不承认,今天的靳斯辰比代妖孽更加的帅气逼人,帅气的她想立刻扑到他怀撒娇。

    所有人都在见证着这场童话般的婚礼的到来

    靳斯辰缓缓伸出大手,智慧线几乎划遍掌心,他就像梦幻王子般在向他的公主发出邀请似的,温柔至极却又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当代泽南将苏木木的小手交予靳斯辰的大掌里时,他唇瓣的笑更浓,美丽的烟火在他黑眸间隐现,攸地收紧掌心。一瞬间整个天籁都被妙音填满,神圣空灵的乐章悠扬地响起,在耳畔不断的回荡。

    苏木木被他拉着上车,婚色伴随着音乐缓缓前行,玫瑰花瓣轻盈的在空飞舞落个不停,轻盈的落在两个人的身上,甚至是红地毯上。

    苏木木着那漫天的花瓣,想到自己早上还在睡觉就被安素抓起来化妆,连口东西都没吃,不由的小声抱怨:“撒什么玫瑰花瓣,撒蛋糕或者巧克力什么的不是更好。”

    靳斯辰握紧她的小手,额头挂满黑线,又好气又好气,暗暗的扣了一下她的手心,压低声音:“是啊!撒下来砸死你!”

    苏木木扯了扯唇,没敢多言。现在多嘴是不怎么明智的决定,可肚子真的好饿嘛!

    车子在教堂前缓慢的停下,圣洁庄严的教堂外壁刻着许多大理石人物雕像,教堂内装潢考究,墙壁柱子都用着昂贵却又简朴的材料装饰,天花板采用金漆彩绘天使团,加上各种装饰用贝壳,花饰与丝带错综复杂的曲线,给人以低调奢华,富丽奇巧视觉。

    靳斯辰手牵着苏木木走下婚车,整个过程苏木木脑子都有点晕乎状态,一边感叹靳混蛋这个败家子,一边想要早点结束好去吃东西。

    两人在所有贵宾的祝福下缓缓走进了教堂,穿过其最辉煌的部分,红地毯和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浪漫而奢华,让比起那些明星走红地毯,镁光灯不停闪烁更为盛况。

    教堂最前是慈爱的神父,在圣父、圣子、圣灵的见证下,他一身庄严的神父袍,盈盈的烛光与水晶灯的华彩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神父的笑脸下忽隐忽现的。

    靳斯辰与苏木木牵手缓缓走到神父面前,美丽的圣音仍在飘扬,伴随着空气弥漫的玫瑰花香,多添了几分梦幻色彩。

    神父欣慰的目光着眼前这一对璧人,心里不由的赞叹他们的完美,清了一下嗓子道:“今天是靳斯辰先生与苏木木小姐的婚礼,感谢在座的每一个位贵宾的见证他们的爱情走向美满的婚姻。他们将会在上帝的面前结合,在此之前请问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人反对他们的结合?”

    只有祝福的掌声与祝福的目光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

    神父走下一步,伫立在他们面前,一只手轻托着圣经

    “靳斯辰先生,苏木木小姐,请将你们的手放在圣经之上。”

    苏木木与靳斯辰对望一眼,苏木木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他今天真是光芒耀眼,让人怦然心动,帅气的没天理了。戴着纯手工的白色蕾丝手套的手放在了靳斯辰的手上一起落在了圣经之上。

    “靳斯辰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苏木木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的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照顾她,尊重她,保护她,就像爱你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贵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靳斯辰真心的微微一笑,侧头深情款款的了一眼苏木木,立刻回答:“我愿意!”

    三个字铿锵有力,透露出他坚定不移的决心。

    苏木木的心却像被锤子锤了一下,身子都有些轻颤,冒着冷汗的手心却在下一秒被他紧握,仿佛穿了她的紧张,唇瓣勾起宠溺的笑容。

    神父点头,转目向苏木木

    “苏木木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靳斯辰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的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照顾他,尊重他,保护他,像爱你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健康、富贵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

    苏木木的心在噗通噗通狂乱的跳着,从小到大她都没这样紧张过。怀疑心跳在这样持续下去,自己会不会心跳过快而亡。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让她更加的紧张,手心,额头都渗出了细汗。唇瓣轻轻的颤抖,想要说出“我愿意”三个字,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急的快要掉下眼泪了。

    “我……”苏木木只觉得空气都稀薄了,法呼吸,好难受。肚子好饿,好想说完回家吃饭啊……(猫小贱:你给我有点出息好吧?木木:我饿!猫小贱:出息!!木木:我饿了!猫小贱:!好吧,你赢了!)

    “说你愿意,否则回家没蛋糕吃。”靳斯辰结实的手臂搂住了她的纤腰,低低的嗓音充满眩惑,轻轻的落在她的唇瓣,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我愿意!”苏木木一听到“蛋糕”两个字,差点没当场流出口水来,条件反射的吐出我愿意三个字。

    靳斯辰真是被她搞败了,今天是结婚的大日子,她的脑袋瓜子该不是一直装着吃的东西吧?完全受不了这小家伙,拿她没办法。算了,婚礼顺利的进行到结束就饶了她!

    神父嘴角抿唇笑容

    “现在我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请交换戒指!”

    此刻在一旁的伴娘伴郎立刻把戒指送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换了信物,戒指套在名指的位置,正式宣布他们已经成为夫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下一秒,靳斯辰将她揽入怀,苏木木还没抬起头,唇就已经被他攫住,丝毫没有逃避的能力只能在那么多双眼睛下承载着他这深情的一吻!!

    上帝作证,我靳斯辰这一生绝不和你苏木木分离!

    上帝作证,我苏木木这一辈子生做他的人,死做他的鬼!

    教堂里立刻爆发了热烈的掌声,震耳欲聋,每一个人包括工作人员都为他们的结合热烈鼓掌。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单从新郎为新娘精心举办的这场婚礼,还有他们相互缠绵的目光不难出,他们有多么的相爱。

    代泽南双手放在口袋,笑意盈盈的着他们的亲吻,嘴角扬起邪魅的笑容,刚准备抓住身边人手时,却发现空荡荡的一片。凤眸里划过一丝失落与害怕,还未抬起头捕捉那熟悉的身影时,耳畔便传来了好听的钢琴音。

    此刻教堂里很多人的视线都被钢琴音吸引过去,代泽南寻音而去,见穿着黑色西装的祈风正坐在教堂最右边的白色钢琴架前,修长好的十个手指落在了黑白钢琴键上。祈风侧过头时,目光直接与他相撞,薄唇扬起淡淡的笑容,唇瓣一张一合,低沉富有磁性的歌声响起:tstrue,难到你不知道那是真的

    mlvng/to/love/you,我活着就是为了爱你//n,我想我从不会相信

    tht/our/love/y,宝贝,我一生的最爱

    痴恋的目光,动人的歌声深情而委婉动听,一字一句都唱进了代泽南的心里,从来不知道祈风这个混蛋唱歌也这么好听。那双不算细滑的手指也能出这么美妙的乐章,用这么娘炮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爱情。

    一曲完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着宛如漫画里走出来的骑士走到了代泽南的面前,右膝跪在地上,仰头那般虔诚神色,迷恋的眸光紧紧的包围着代泽南一个人,轻声道:“代泽南,你愿意嫁给我吗?此生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顿时,全场哗然一片,完全没想到他们居然是一对?是一对同性恋?还要结婚?太不可思议了!

    代泽南盯着他,唇角扬起淡淡的笑容,动人的嗓音道:“你不怕别人指指点点?我可是男人!”

    “我爱你的勇气能与这个世界抗衡,挣脱世俗的桎梏,视那浅薄知的目光,我的眼里只得见你一个人。嫁给我,好吗?”祈风最后一句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就是要所有人都知道,他祈风爱代泽南,一生一世,不管他是男人,不管他以前怎么样,他就是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恋人!

    勇于的爱,才是真正的爱情!

    “我愿意。”代泽南抿起唇角,吐出淡淡的三个字,却足以让祈风开心的上天堂。面对着这个对自己深情不灭,为自己可以不要命,一顾的委屈自己配合自己的祈风,他没理由再拒绝。

    祈风兴奋的抓着他白皙的手指落下轻盈的吻,下一秒站起身子,直接揽住代泽南的腰部,攫住他美艳的红唇,深情的吻,当着所有人的面……

    所有人都惊呆了,久久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时,却是鼓起热烈的掌声,用最真诚最热情的祝福,祝福他们!

    虽然是两个男人,可是拥抱接吻画面却是那般的唯美,一个是轮廓坚毅,不算帅气却比的耐,一个倾国倾城的妖气,美艳的不像是个男人,让女人都自行惭愧的画面,唯美的让人怦然心动……

    原来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也可以这样的勇敢,这样的动人!

    圣洁的乐章飘扬而来,玫瑰花瓣被风吹进来,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安素侧头偷偷了一眼殷恪伽冷清的脸上,唇瓣却噙着淡离的笑容。感谢生命有这个男人的出现,给予她安定的生活,为他牺牲自己原本的生活,包容她的任性与小脾气,给她最宽厚的肩膀与依靠……

    殷恪伽仿佛知道她在自己,低头嘴角勾起浓浓笑意,低哑的嗓音魅惑人心:“上帝见证,我殷恪伽愿意娶安素为妻,一生只爱她,护她一人,即便死亡也法将我们分开。”

    安素慧心的一笑,柔软的嗓音有着柔情溢出:“上帝见证,我安素愿意嫁给殷恪伽为妻,余生竭尽所能的爱他,护他一人,即便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殷恪伽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结实的手臂搂住纤腰,用力的几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血液里。

    感谢上苍让她在兜兜转转之后,还是回到自己的身边,让她永远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教堂外,一道黑色的身影久久伫立,着教堂里的那小小的身子穿着公主裙扎着可爱的小辫子,冷眸里不经意间流出温柔的光彩。

    “我的小宠儿,终有一天你也会身穿白纱在上帝的见证下嫁给我为妻。这一世我再也不会放开你。”

    绝对不放开。

    坚定的声音被风吹像波光粼粼的海面远方,下一秒身影消失不见,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浴室水声淅沥沥,苏木木抱着一堆零食在啃,婚礼后是到游轮上自助餐,她把靳斯辰一个人丢出去宴客,自己躲在房间里吃东西。一直吃到肚子撑不下去为止,靳斯辰被祈风丢回来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可怜的靳少,因为那次假死的事让安素与祈风很不满,所以今天轮流着灌酒,也见死不救,还火上浇油的灌酒……

    靳斯辰再能喝,以少敌众,还是华丽丽的挂了。回到房间睡到天黑,终于醒来,闻到身上的酒气连话都没说直接跑浴室洗澡了。

    外面的烟火从早上开始放到现在一直没停止,宾客们全在观赏着美丽的烟火,在这个美丽喜悦的夜晚,脱去白天烦恼的外衣,夜晚显得有些温馨。

    苏木木整抱着一本言情小说的入迷,忽然听到浴室传来的声音:“笨笨,帮我拿一件睡衣。”

    苏木木恋恋不舍的丢下小说,从衣柜里拿出专属的睡衣,走进浴室,气雾氤氲,靳斯辰,健硕的身材映入眼帘,不争气的脸红,低头把睡衣递给他,转身欲走却被牵制住手腕。

    靳斯辰将她圈入怀,余光扫到那个字母时,宠溺的一笑:“你还没告诉我领带和睡衣绣着的bohgy是什么意思!”

    苏木木脸色一红,他身上的水珠湿透了她的睡衣,此刻就好像是肌肤贴着肌肤,弱弱的语气道:“你放开我,我就说。”

    “你说了我才放,不然你又要耍赖了……”靳斯辰喑哑的嗓音透着坚定,不说不放手。

    苏木木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和脸好像都跟着滚烫起来,空气稀薄的她呼吸困难,为了早点挣开他的枷锁,只好交代:“bohgy你最爱的人,会回来叫醒你。不管我们 分开多远,多久,有一天你还是会回到我身边,哪怕我再一次忘记你,你也会将我唤醒,重新爱上你。”

    靳斯辰身子一怔,猩红的目光炙热的盯着她娇羞的模样,下腹烧起烈烈雄火。

    “好了,我说完,你快放开我!”

    靳斯辰不但没放,反而抱的更紧,睡衣掉在地上,耳畔回旋着水声,低头攫住她的樱唇,低哑的嗓音道:“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我怎么可能放开你?笨蛋!”

    “唔……”赖!

    苏木木被他堵住了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被他勾|引着,“疼爱”着……

    浴室的温度越来越高,满地凌乱的睡衣,内衣,灯光眩惑,娇媚的声音高低起伏,还有粗重的喘气声甜蜜的交织在一起。

    命运将他们以爱之名,捆绑在一起。哪怕是恶魔,也有爱一个人的权利,而她心甘情愿做他的囚裔,一生交予他的手保管。

    此生此世,永不分离。

    【备注:1,木木要逃婚的那段是我某天走路路过公车站时忽然想到某天自己要是结婚,恐惧和未来男人说逃婚信不信,然后就各种yy对方的反应,今天就借给木木用下。靳混蛋的反应我给十分!

    2,关于“bohgy”是出自电影《完美嫁衣》里,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于是又厚脸皮的借来用!相信大家不会介意的昂。反正我是贱猫嘛!

    3:关于结局我很喜欢啊,浴室里xxoo的结束,让幸福沉浸在黄色肉肉里吧。讨厌的rn河蟹,不然我就多写点肉,尼玛做了一个月的尼姑,贱猫也心痒难耐呀!

    这本其实超乎我自己的预料,原本四十万字硬是写到七十万,膜拜自己一下。也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其实有很多剧情都弃之没用,实在不想折磨你们天天闻王臭脚布了。这个字数我很满意,你们呢!

    4:关于新木有打算,构思再回来写。

    5:后面还剩下两个小番外(其实我很不想写,奈答应了,必须写,翻白眼。)大家想就,不想现在就可以离开啦。

    6: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尤其在我心情不好,给我安慰的那些妞,贱猫是个情绪化的猫,喜欢被夸奖,讨厌被谩骂,谢谢你们包容,支持我。群么么!】温馨提示,备注的废话是免费滴!大家安心阅读。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