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倒计时11:没有他,我不能活!(8000+)

    苏木木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特许,喝一点点啤酒,粉颊绯红,目光迷离的跑去抱住靳拓:“爷爷……我真的好开心哦!我终于有一个家了,有你有靳混蛋有甜甜还有祈风和妖孽……我终于有家了。【】”

    她是个害怕孤独的人,身边一定需要有人陪,所以不管蔻云朵做了什么她都不介意,之后了甜甜,只要在身边她就能容忍甜甜的任意妄为,再有靳混蛋后她就彻底的把自己放松下来,躲在他给的避风港里安心的做着自己……

    “傻孩子,这里会是你永远的家。”靳拓也是满心的激动终于找回亲孙女了,能不开心嘛……

    苏木木还没说话就被人拎开,靳斯辰没好气的拍她屁股,怒道:“给你喝点酒你就给耍酒疯。除了我,你谁也不许抱。”

    “嘿嘿……”苏木木不但没生气,反而傻笑的捏着他的脸颊:“靳混蛋吃醋了哦……吃醋了……你下次敢不敢欺负我,再欺负我,我就和代妖孽私奔去!”

    “我不准,你敢!”异口同声的两个人是靳斯辰与祈风,此刻祈风正紧紧的握住代泽南的手指,十指交扣,抬起手让她睁大眼睛清楚代泽南名指上的戒指:“他答应嫁给我,是我的人!你敢拐走试试?”

    代泽南挑了挑眉头,忍不住的唾弃他:“要不是你抱我大腿苦苦哀求,哭的泣不成声,我念在你情深一片,年纪不小,脾气不好,孤独终老挺可怜的份上,勉勉强强答应。”

    祈风转头对他笑的没脸没皮,眼神落在他耳垂上的紫色钻石,所谓的耸肩膀:“只要你愿意嫁给我,跟我过一辈子,你怎么说都好。”

    “噗!”苏木木忍不住的翻白眼:“出息啊!”

    靳斯辰赏她的一个爆栗子:“你也出息了!苏笨蛋!”

    苏木木做了一个鬼脸,抱着酒杯继续喝酒,反正今天很开心,一定要喝尽兴。苏甜甜拿着果汁可怜巴巴的凑上来:“木木,干杯……”

    “干杯!”苏木木和她碰了一下。

    靳斯辰一只手拿着酒杯,回头环视了一下大家,人人手都是酒杯,浑身的慵懒,神经放松,许久没这样惬意的时光了。

    “今天趁大家都在这里,想和大家宣布一件事。我决定和苏笨蛋移民澳洲,婚礼也会在半个月后在那里举办。祈风与安素,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你去哪里,我们自然是跟到哪里。何况房子早就准备好了,至于公司不用说你肯定也要迁往澳洲了。”安素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一只手拿杯子,一只手由始至终的被殷恪伽牵着。

    祈风点头,侧头扫了一眼代泽南见他没什么意见又开口道:“我想和代小鸟参加完你们的婚礼后就去荷兰注册,顺便环游世界一圈再回来!”

    “好主意。”靳斯辰薄唇勾起一抹笑容,眼神落在安素身上:“要不要和我的婚礼一起?总不能这样不明白的跟着他?好歹也是我靳斯辰的人,嫁出去也要风风光光。”

    安素摇头:“我不想办什么婚礼,挺累人的!我和他准备去旅行一周就当结婚了。至于登记的话,可以订在你们婚礼的当天。刚好司仪、律师见证人全有了。”

    苏木木却撅起嘴巴:“啊?这样岂不是我一个人做新娘,好聊哦!”

    靳斯辰敲她脑袋,剑眉拧成了一团:“你这是什么语气?嫁给我不开心吗?”

    “不是啊!”苏木木抠着手指,嘟囔“就是觉得一起结婚好好玩,会比较热闹嘛!”

    殷恪伽揽住了安素的肩膀,嘴角抿起轻笑:“我一切都听素素的!”

    安素听这话表面没什么,心里却忍不住的乐开了花。殷恪伽这个男人虽然平日里冷漠了一点,在床上耻了一点,又霸道不讲理了一点,但其他方面真的是可挑剔!从来没遇见过这样完美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似乎一点脾气也没有,哪怕自己怎么任性他都不会生气,最近自己倒是被他惯的有点不着边际了。

    苏木木回头靳拓一个人在不停的喝酒,好奇的问道:“爷爷,你也会跟我们一起去澳洲的吧?”

    靳拓听到她的话回过神,扬起嘴角一笑,摆手:“老外的地方有什么好的?我一辈子都在这里,习惯了,不想客死异乡。何况这里的医院还需要我,祖国伟大医疗事业还需要我……”

    “爷爷!”苏木木翻白眼,忍不住的吐槽:“是祖国的美丽小护士更需要你吧!”

    “咳咳……”靳拓轻咳嗓子,一板一眼道:“怎么可以这样亵。渎我对医疗事业的热忱。乖乖的和臭小子去老外的地方像螃蟹一样横行~有时间就回来我这把老骨头,现在飞机也挺方便的……”

    苏木木扁嘴,还想说什么,靳斯辰的手指却落在她的唇瓣上,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苏木木张嘴巴口型:为什么?

    靳斯辰牵着她的手走到花园,抱着她坐在软榻上,叹气:“臭老头一辈子都住在这里,爹地妈咪之前也是住在这里,这里有他太多割舍不下的回忆,你让他这么大把年纪离开,怎么舍得?”

    “啊!”苏木木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忽然开口:“不然我们也不去了吧!反正在这里也一样啊!我不想把爷爷一个人丢在这里,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好不容易有了亲人,我想陪在他身边!”

    靳斯辰深幽的眸子划过一丝复杂之色,其实自己也有这样的打算。可自己现在的身份毕竟尴尬,若是留在这里让警方自己没死的话,事情可能有点麻烦。

    “谁说我一个人的?没你们臭兔崽子吵我,我耳根子更清净!”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掺假着嫌弃。

    靳斯辰与苏木木同时回头到靳拓拿着酒杯走了过来,笑意盈盈显然心情很好,手指拍着靳斯辰的肩膀:“以前我就不同意你欺负斯思,现在更不准许你欺负她!斯思啊,若是他敢欺负你,惹你伤心,告诉爷爷!爷爷一定揍他屁股,让他跪算盘!”

    “嘿嘿!好啊!”苏木木从靳斯辰的身上爬起来,上前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爷爷,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着我嫁给靳混蛋,你要一直监督靳混蛋不让他欺负我!”

    “那是必须的!爷爷的宝贝斯思,谁也不能欺负!”靳拓一笑,只是眼前有些模糊,抓着她的手都在颤抖,笑容却不曾变过:“斯思,你小时后爷爷没照顾好你,把你弄丢了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爷爷对不起你,现在有这个臭小子代替我照顾你,我也能安心的去见你父母了……”

    苏木木察觉不对劲,仰头冷清的目光闪过一丝害怕:“爷爷,你在说什么呢?”

    靳拓一笑,笑着笑着眼皮子沉重的往下垂,手指在这个夜里有点冰凉,沙哑的声音里饱含祝福与牵挂:“爷爷只希望你一生幸福。”

    音落,他的手指松开了苏木木,眼皮子终于支撑不住,身子在朦胧的月光下憔悴而悲伤,苍凉的身子忽然就朝向空荡的草地倒去。

    苏木木脸色惨白,眼神呆滞,眼睁睁的着他倒下去,手指的温暖逐渐抽离,心口的那一块空了……

    靳斯辰也愣住了

    嘭

    靳拓倒在地上,安静而慈祥的神色没有任何的痛苦,也没有了呼吸。茭白的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格外的苍白,身子僵硬在地上不动,再也没了任何的反应。

    苏木木缓慢的低头,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摇着他的胳膊,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爷爷,爷爷……不要吓我!!这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你快起来啊……爷爷!你快起来啊!爷爷……”

    论木木怎么摇,怎么喊,靳拓都没有一丝的回应。僵硬的身体越来越冰冷,没有一丝的温度。宁静,安详的沉睡,再也不会被谁打扰。

    靳斯辰站起来,机械的双腿走到他的身边,只是站着,却说出不一句话。利眸深深的着沉睡的靳拓,感觉生命好像又失去了一些东西。

    “爷爷……”苏木木抓着他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放手,终于像个孩子般助的哭了起来,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的往下滚落。淡淡的月光落在她的身上,斑驳的阴影却是映入了靳斯辰的墨色瞳孔,掩不住眸底的痛。

    缓慢的蹲下身子,手指按在了靳拓的心脏与颈脖的大动脉处,没有任何生命的极限。沉重的心跳压抑在胸口,一下一下敲得生痛,靳斯辰复杂而酸涩的笑了起来,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肩膀,手指都在颤抖,努力的笑却不成功。手指勾住她的手,就像溺水的人攀住那块父母,死也不肯放手。忧伤的月色银线恍惚他的身影是那么的脆弱,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破裂。

    “爷爷……已经离开我们了。”

    听到他的话,苏木木缓缓的闭上眼睛,摒弃了呼吸,不再哭不再笑,只是静静的闭着眼睛,感觉好像是在做梦。

    靳斯辰刚硬的手抽蓄着牢牢地抱住了她逐渐冷却的身体,死死的用力的,想要把她的骨头捏断,把她嵌在自己的骨血当一样,然后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发出一声嘶哑悲鸣:“爷爷走了,你还有我!”

    还有我在你身边的,笨笨。

    苏木木睁开眼睛,低头,凝望着安静躺在地上的靳拓,黑眸比黑宝石还要美丽,像倒映在水里的一个梦:“不会的!爷爷不会才不会离开我!我们才刚刚相认,他怎么可能舍得离开我?刚刚他才答应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他会亲眼着我嫁给你的……”

    靳斯辰不下去,针扎的痛在心底蔓延,哽咽道:“笨笨,爷爷真的走了。”

    “不会的!你骗我,你和爷爷串通起来骗我!”苏木木怒吼着,痛苦的呻吟,把靳拓抱在怀,手指努力的搓着他冰冷的身体,助的颤抖着,那呜咽之音声声凄凉,断肠。

    “爷爷绝对不会离开我!!!一定不会!!”苏木木感觉到咽喉有股铁锈的味道,脸上越来越湿,温热的液体滴答滴答滴流下来,好像有一种声音,心底深处某些东西正在破碎的声音。痛恨自己能那么清晰的感觉到,爷爷的身体热度正在一点点的消失,不论她多努力的想要给他温暖……

    自己才刚刚和爷爷相认,他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没做,还没好好的孝敬爷爷,还没有让他见自己的婚礼,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的离开!!!

    除了眼泪,她唯一能做的只是用力,用力,再用力的抱紧靳拓,感受他的存在,奢望他停止的呼吸能够重新开始。

    冷清的风拂面而来,透着隐约的寒意,一旁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叶子发出莎啦啦的声音,悲凉而寂寥,原本弯钩的月亮,早已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在这指间离开,措手不及。

    靳斯辰用力的抱住苏木木,知道她心里的痛苦与法接受。自己的心里也很难受,可是靳拓的年纪已经在哪里,这样的年纪很容易就发成猝死,这一点也不稀奇。是他们大意了,一直没注意过靳拓的身体……只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医生!

    代泽南与祈风十指交扣站在玻璃前,安素与殷恪伽站在一边,几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院子里,到那样悲伤的画面,忍不住的叹息……

    人生几何,匆匆走过,在以为时间还多时,稍不注意稍纵即逝。杀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那个可爱的,略带猥琐,为老不尊的老顽童的一生在这样的夜晚离开……

    可临死前能到靳家的小公主回来,能到她的幸福有人负责,也死而憾了吧!

    原本欢乐的宴会变成了一场送别会,今夜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相聚,最后的晚餐!

    剧情分割线

    四天后。

    靳拓的丧事办的很简单,逝世的消息由安素对外封锁消息,除了医院的几个高级主任没几个人知道。只是很多小护士奇怪那个为老不尊的老院长怎么忽然不来医院了,医院再也没有那么热闹过,变得格外冷清。

    靳拓的尸体火化后,靳斯辰安排人将他的骨灰与他老婆的骨灰合葬在一起。这是他遗愿上注明的,要是靳斯辰没做,他死也要跳出来揍人!

    苏木木三天没吃没喝没睡,像个木偶一样没任何的反应,不管靳斯辰与甜甜与她说什么,她都好像没听见,没反应。一直到第四天,下葬时,木木才跌跌撞撞的冲出房门,发疯一样跟着车子跑……

    靳斯辰最后没办法只好抱着她一起送爷爷!

    苏木木站在墓碑前,着冰冷生硬的墓碑上刻着他的名字贴着照片笑的有点不正经,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哽咽的语气比的虚弱:“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愿跟我们去澳洲,你舍不得奶奶,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爷爷,为什么就不能再多陪陪我?”

    靳斯辰心疼的为她擦干眼泪,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沉重的嗓音道:“医生说爷爷有心肌梗塞,很严重了,没法治,又固执的不愿意住院。其实他活到这把年纪离开前能到你,能到甜甜已经很满足了。他是没有带遗憾的离开的……毕竟奶奶孤独了那么年,爷爷也想要早点去陪陪她。”

    苏木木泪光闪烁仰望着他憔悴的脸,这几天处理爷爷的事,还要照顾自己他一定很累。眉宇之前掩盖不住的疲倦,身体又没完全康复,脸色都是憔悴的。

    苏甜甜把百合花放在墓碑前,转身扯了扯木木的衣角,童稚的嗓音道:“妈咪,你还有我和爹地……还有干爹他们,不会孤独的。”

    苏木木着甜甜哭红的眼,还说安慰自己的话,忍不住感动,眼泪再次席卷,握住她柔软骨的小手,点头:“嗯。”

    人时已尽,人世却常。

    爷爷已经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过丧偶,丧子丧孙的痛苦,一生的风风雨雨已经很不容易了,也不能要求他像个怪物般能活了几万年吧。人生在世,变化常,天灾,什么都躲不过,生死由命,爷爷已经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而他们的人生还需要自己去走,终有一天自己和靳混蛋也会这样仓促离开人世留下他们的孩子亲人吧……(猫小贱:为什么要写这一段呢?不是为了拖剧情,也不是为了写虐,只是觉得人世间有生才有死,有死才会有生。只有在经历过失去,才会更懂得珍惜。这段让我想起我很小时离世也是像靳拓这样的突然,甚至她还来不及对我说任何的话。那时我不过甜甜这般的年纪,我现在连她的样子都记不得了,隐约记得她安静沉睡,不管我怎么叫她也没有任何的回应。多年后,猫妈一直都说在几个孙子,奶奶最疼的还是你。每天都要背着你出去串门子,一背你你就会笑的很开心。很可惜这些我都没印象了,没有照片,没有任何的纪念。)

    回到车上,苏木木体力不支的倒在靳斯辰的怀大睡。甜甜被代泽南抱在怀,祈风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位置。安素与殷恪伽的车跟随在他们的身后。

    祈风拿出手机,了一下时间,又通了一个电话,回头道:“靳少,准备好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离开这里。”

    “嗯。”靳斯辰幽深的眸子里满是沉重,手指轻轻的温柔的摩挲着苏木木白皙的脸蛋,皮肤光滑精致,完美的没一点的瑕疵。也许这样做会让她伤心,可不能再拖了,警方那边蠢蠢欲动,似乎察觉到什么,必须要离开。

    爷爷,希望你不会怪我这个不孝孙子,一直让你担心,让你操心了。这些年,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甜甜闪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问道:“干爹,我们要去哪里啊?”

    代泽南抓住她柔软的小手,薄唇扬起淡淡的笑容:“我们要去一个很美丽的地方,以后我们一家人就会永远不分离。”

    苏甜甜眨巴眨巴眼睛:“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堡一样的地方吗?”

    代泽南思索了一下回答:“差不多吧。”

    “切!”苏甜甜不屑的撅起嘴巴:“那好老土哦!我还是喜欢和太爷爷住在一起的房子,干爹,太爷爷是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

    “嗯。”代泽南揉着她柔软的头发,低声道:“是不是害怕??”

    苏甜甜摇了摇头脑袋,骄傲的神色道:“夜凤歌有跟我解释,人死了会投胎,会拥有的新的生命。只是没办法与之前的亲人认识相遇而已!但如果对方生活的很快乐的话,我们也应该为他开心才是。”

    代泽南欣慰的眼神扫她一眼,将小小的身子揉进了身体里!样子夜凤歌对甜甜的教育方针还算不错……

    甜甜赖在他的怀没说话。话是这样说,可她还是会很想太爷爷!之前去米国,每天还可以透过视讯和太爷爷说话,见面;可现在是永远都见不到了吧。

    这是甜甜第一次体会为到什么叫“死亡”与“失去”!!!!

    车子在公路上飞快的行驶,一个多小时后,苏木木睡的迷迷糊糊被人喊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靳斯辰疲倦的神色,侧头扫了一眼车外碧绿的草坪,空气清晰,弥漫着淡淡的青草与泥土的味道。

    苏木木揉了揉眼睛,刚睡醒嗓音还有些沙哑,“这里是哪里啊?我们不是回家吗?”

    靳斯辰替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亲昵的吻了吻她的红唇,抱着她下车道:“我们不回去了,现在立刻动身去澳洲。”

    “这么急?”苏木木诧异,之前完全没听说过啊!何况爷爷这才刚刚下葬,为何这么着急的走?

    祈风走过来,站在她身边把食物交给靳斯辰:“警方那边似乎有什么行动,大概可能是靳少的事暴露了。你们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公司和靳家之后的事我和安素会料理,处理完后,会尽快去澳洲与你们汇合。”

    苏木木明白祈风话的利害关系,点头,余光扫了一眼抱着甜甜的代泽南,疑惑:“让代妖孽跟我们一起走?你没关系吗?”

    祈风恋恋不舍的望向了代泽南,奈的勾了勾唇:“虽然很舍不得,但必须先分离一下!不过,你可要记住,要帮我好好的着他。别让他出去惹花拈草!”

    不是他对代泽南不够信任,而是代泽南长了一张妖孽的脸,委实没办法让人放心得下!多少男人女人了都想扑倒他!

    安素走过来抱了抱苏木木,语气温柔:“放心,不过几天我们就会一起去澳洲,还像以前一样!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了。靳少也会心痛的……”

    “我知道,谢谢你们。”苏木木感动的着安素与祈风。

    殷恪伽扫了一眼手腕的手表,阴冷的语气道:“直升机五分钟到,不过已经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靳斯辰冷峻的神色一沉,利眸扫过周围,终于到一棵大树旁到了异样。苏木木顺着他的目光去……

    尹瑞哲一身严谨的工作装,手持枪支,枪口直对着靳斯辰,不可置信的眼神里充满了讽刺的笑容:“我果然没猜错,你真的没死!明明已被枪决却还能活过来,靳斯辰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靳斯辰冷冷的神色不屑的眼神扫过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殷恪伽下一秒掏出银色的手枪,是改良后的自制枪,后座力小不容易反伤到自己。枪口对着尹瑞哲,嘴角不屑的冷笑:“就你一个人能阻止我们吗?”

    “不要!”苏木木大叫了一声,挣开靳斯辰的手,挡在了靳斯辰的前面,眼神真诚而恳求道:“尹瑞哲,不要伤害靳斯辰!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尹瑞哲剑眉拧成一团,到木木还这样维护他,心里又气又急,咬牙切齿道:“木木,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贩卖军火,走私毒品,他一个交易能害死多少人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苏木木大声的反驳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比他更疼我!我爱他!我没不能容忍失去他的痛苦,如果今天你一定要抓他回去,或是杀死他,那你先杀了我吧!没有他,我不能活!”

    尹瑞哲彻底的震惊了,这是多么严重的一番话。几次试图扣动扳机却没办法,迎上苏木木干净坚定不移的双眸,他狠不下心。耳边只有她的那句:

    没有他,我不能活!

    没有他,我不能活!

    没有他,我不能活!

    靳斯辰迈动了一步上前抓住了苏木木的手指,泛白的薄唇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唇角:“要我跟你回去也是不可能的,现在要么放我们走,要么杀了我们!”

    这一刻,靳斯辰与苏木木的眼神泛着同样的光芒,耀眼夺目,璀璨闪烁着生死与共。

    信念,坚定不移!

    不远处的直升机飞来,半空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不断的在往下降落,强烈的风在不断的席卷…吹乱了苏木木的长发在飘舞……

    尹瑞哲与他们僵持了许久,最终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垂下了双臂,眼底满是奈与苍凉。淡淡的声音道:“你们走吧,苏木木,希望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苏木木感激的眼神他,坚定的吐出四个字:“至死不悔。”

    爱上靳混蛋,跟他走,至死不悔!

    靳斯辰抱起苏木木,与代泽南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加快脚步朝着直升机降落的地点几步而去!

    尹瑞哲眼睁睁的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跟着自己最想抓的人登上了直升机,她安心的依偎在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怀是那么的幸福与安心的模样……

    忽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很多事不是自己一直坚持下去就会有结果的。

    殷恪伽到飞机顺利的起飞,飞的越来越高,越远,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枪,揽住了安素的肩膀:“我们也回去吧。”

    猫小贱:泪!这是八千字的大章节。结局还没完,t!快把我愁死了,那个祈风和安素的是小番外,其实不都一样!我话暗示了神马,你们懂吗?我继续爬去写结局去,泪,没红包,没评论,你们是想把番外悲剧化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