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933章 拥美挥兵

    夜幕低垂,星稀月黑。

    “陛下,夜深了,入寝吧。”张出尘一袭薄薄的红纱绕身,那薄薄的红纱加身,却反让一身羊脂美玉般的光滑细腻的她有种欲摭还『露』的诱人感。红纱之下,她就如那刚剥的新鲜荔枝一样水灵诱人。

    那高高堆起的雪峰,在那轻移莲步之时『荡』漾起的『乳』摇波光,让人心醉神『迷』。尤其是配合着她满头挽起的青丝中所『插』的那支凤凰步摇,一步三摇。『乳』摇,『臀』浪,凤头钗摇!

    虽是雪夜,可帐中数盆盔火燃烧,帐暖如春。尤其是在增添了这么一个美人之后,更加让帐中的空气中增添了几抹靡靡暧昧之情。

    这么温暖的帐中,陈克复虽然一直端坐着处理奏章事务,可身上却也并没有多穿。『裸』『露』着的上半身在火盆跳曳的火光之中,更加突显着那一块块贲起的肌肉。虎背熊腰,宽肩窄腹,那八块贲起的腹肌,还有那如猿臂般舒长的双手。[

    张出尘半倚靠在陈克复的背上,薄纱下两点红宝石激凸而起,硬硬的按在了他的虎背之上。如葱白般纤纤十指抚过双肩,落在胸前肌肉之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抚『摸』着。

    诱人的两瓣烈焰红唇轻轻的靠近他的耳畔,如兰似麝的吐息暖暖的吹过耳畔,那更加诱人的魔音能熔化百炼精钢。

    美人在侧,*添香。

    本来陈克复还打算将所有的京都尚书省发来的奏章都看完,以免尚书省代为处理的政事中有不当的事例。不过在这如妖精般的yin*之下,陈克复终于还是有些忍耐不住了。自从当年洛阳那一次,陈克复这些年来还是第二次看到张出尘的那身红妆,更何况,这一次她还只穿了那身红纱。

    反手搂过美人首,转头四片唇瓣相接,顿时两条灵舌如蛇一般的缠绕起来。

    漫长的激吻在两人都要窒息之时才停止,喘着香气,张出尘眼波如媚,玉手轻轻一推,陈克复已经仰倘在了榻垫之上。下一刻,张出尘已经翻身坐在了那强壮的皇帝腹上。

    这样的姿势,宫中大多数的嫔妃是不敢使用的。别说那个人小却带着几分小古板的长孙皇后,就是如李秀宁和杨吉儿这些得宠的妃子都不曾用过这种姿势。

    男人是天,女人是地,更何况陈克复还是一国之君,拥有天下的天之子。让她们来个观音坐莲,倒浇蜡烛,那是绝不可能的。陈克复的女人中,也就是那充满着丰腴风情的萧美娘,还有这个曾经歌伎出身的张出尘敢如此肆无忌惮。

    一声嘤咛,张出尘玉首向后一仰,那玉颈中发出压抑的重声。

    两条白腻修长有力的**紧紧一夹,那如两瓣熟透的桃子一般的『臀』肉重重的落在了下面的陈克复腿上。

    啪!

    一阵波光『荡』漾,雪峰与丰『臀』齐摇。

    如同一个骠悍的骑士,张出尘双手握着陈克复有平坦却又充满力量感的腹上,仰首低喃,扭腰摆『臀』,纵马急驰。那不断响起的啪啪啪的声音,就如那战马急驰的铁蹄踏地之音。

    雨疏风骤,海棠依旧,绿肥红瘦。

    激情如『潮』水般慢慢消退,陈克复仰躺着慢慢回复着激烈跳动的心脏。张出尘已经披衣而起,拿着一抹细帕为陈克复轻轻擦拭着身上的汗『液』。

    “出尘,你觉得如果我们只以入陇之兵攻打关中,能有几分胜算?”

    “陛下终于决定收取关中了吗?”

    “先说说你的看法。”

    “击败沈落雁收取江东之后,臣妾就觉得可以收取关中了。如今朝廷已经先后灭了刘武周与薛举,陇上陇右皆次弟落入朝廷之手。关中,如今不过是三郡而已。眼下攻打关中,正是好时机。”张出尘轻语道。[

    “牵一发而动全身。眼下宇文氏的军队都被拖在了长武,关中长安正是最空虚之时。说来,此时攻打关中正是好时机。只是虽刚灭了后周西秦,可是西南还有杨暕与沈落雁,沈落雁虽不足为惧,但杨暕手中却还是有一支不可小觑的兵马。一旦我们攻打关中,宇文化及很有可能向杨暕救援。唇亡齿寒,杨暕虽有些愚蠢,可他部下的几大元帅却都不凡。极有可能他们会举兵来援,而一旦我们与许隋久战不下,突厥人便最有可能动手。”

    “我们也不弱啊,难道陛下是想先等王仁恭与薛定国两位元帅跟突厥人先打,歼灭突厥人草原上的那支兵马后,再回师伐许?”

    陈克复叹息一声:“和突厥人我们已经拖了大半年了,再拖下去,不但突厥人完蛋了,我们也要被拖死了。不论是北方还是这关中,我们必须得先决出一面胜负来。”

    “长武十万兵马和宇文成都对峙上了,要想绕过他们直取长安,十分艰难啊。”

    “那干脆全力攻打长武,先灭了宇文成都,然后再攻长安。”

    陈克复摇了摇头:“如此一来就是消耗战了,就算能拿下长安,我们也没有力气再调兵北上。这样的决战,我们现在打不起。一个不好,前面苦心经营下的优势就要全盘尽弃了。”

    “再想想,总会有两全之策的。”张出尘安慰道。

    次日清晨,御帐之中。

    陈克复与诸将商议,偌大的沙盘置于大帐正中间。陈克复拿着指挥仗指着关陇道:“入陇西征数战,我大陈终于拿下陇右陇上,目前已经完全包围了关中。诸位,你们觉得此时攻打关中,时机可谓成熟否?”

    常仲兴道:“当初陛下辽东起兵,那时隋末『乱』世,百姓水深火势之中,各方混战。但打到现在,基本上都早已经是各据一方,民心也开始各有归附。这次如果不是关陇各方混战,朝廷想要拿下陇上陇右其实很难。眼下我军虽然包围了整个关中,但关中山河四塞,虽然丢了萧关,但宇文成都的十二万大军堵在长武,也同样难下长安。关中自隋末起多年未有大战,百姓其实还是多站在宇文氏一边的。宇文氏在关中有民心,我们想强攻,只怕不容易。”

    马宁摇了摇头,大声道:“臣倒觉得,这打天下,民心虽然重要,但该出手时还得出手。不打,别人也不会把天下白送给我们的。”

    刚赶来的关中降将萧世廉与贺若怀亮诸将也都站在帐中,贺若怀亮立功心切,巴不得早日攻下长安。毕竟他上次反水,虽然早有安排,把家中妻小安排好了,可贺若氏那么大的家族,不可能全都安排好,如今还有不少族人握在宇文化及手中呢。

    “陛下,我们刚灭了西秦,又取了后周,眼下士气正盛,正是攻打长好的大好时机。先前西征行营几位将军的意见臣也有听闻,虚张声势诱宇文成都出战,虽然不错,但臣觉得只能算中策。宇文成都有十二万大军在手,就算真的出城决战,最后结果也还是个未知之数。”

    “哦,贺若将军可有何良策取长安?”陈克复一听贺若怀亮的话立即来了精神。

    “陛下,臣以为,不如让西征军东西两大营继续包围宇文成都兵马于长武,与其对峙。”

    “然后呢?”

    “然后臣愿意率龙山营地两万兵马,沿洛水一路轻骑直取冯翊郡,然后再沿着渭水从东杀回长安。”

    看到陈克复望着沙盘考虑,贺若怀亮继续补充道:“眼下龙山大营陛下的这两万兵马都是精锐,而且宇文氏并不知道陛下还有这么一支兵马留在上洛。因此只有用的好,完全可以出其不意。我们从五龙出兵,杀到冯翊挡在前面的只有白水、澄城,蒲城三城。两万人马,完全可以迅速攻下三城。眼下长安空虚,长安城中兵马不足三万,余者皆聚于长安以东的潼关、蒲阪、武关三城。”

    常仲兴皱眉:“龙山两万兵马是陛下的禁卫,如何能另做他用?把禁卫调走了,陛下怎么办,莫不贺若将军准备让陛下也跟着冒险?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长安虽只有兵三万,但是长安城坚墙高,自后周起,近百年未曾遭遇真正战火。城防完备,城池坚固。两万兵马攻长安太冒险,一旦不能快速拿下,那宇文化及便能急调潼关、蒲阪、武关、散关,甚至是长武的宇文成都的兵马回援。一个不好,这两万兵马就有可能被围在长安城下,有尽没之险。”

    常仲兴原是陇右豪族,贺若怀亮却是关陇军事贵族,加之之前两人一个是关中宇文化及部下,一个是陇右薛举部下,本来就是敌对。眼下虽然归陈,可是双方却也是各看各不顺眼,都有踩低对方,提高自己的念头。

    诸将还在争执,陈克复却是已经望着沙盘眼前一亮,脑中冒出一个极好的计划来。

    “诸位不必争吵,朕已有决断!”[

    诸将齐齐转身,都抬头望向陈克复,不知道这位果敢的皇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究竟有了什么样的决断。(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