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923章 钩镶

    (感谢郑大卫月票支持,也感谢774488掌门打赏,谢谢!)

    茫茫戈壁之上,八百西凉铁骑早已经翻身上马,跃马横枪,列下了一个锋矢阵形。

    满是碎石沙砾的戈壁大地上有节奏的轻微震动着,一线火光自东南狂卷而至。犹如晨间的朝阳,猛然跃出,夹着耀眼的火光,战马嘶鸣,马蹄践踏,无数的铁骑飞驰而来。

    刀枪如林,旌旗如海,一把把马刀幽冷刀刃反耀着火把的光芒,噬血而无情。沙尘扬起,战旗猎猎,一股黑『色』狂『潮』席卷而至,西凉骑兵一个个面『色』肃杀,敌军的数量出乎于他们的意料,甚至光看到这支敌军的行军之势就已经让他们变『色』。来的是一支强军,一支不论数量还是战力上都要远超于他们的兵马。

    身上只套着一件无袖的背心铁甲,披着一袭披风,『裸』『露』出虬劲而有力双臂的西凉铁骑统领马宁紧咬了咬牙关,一伸手,摘下鞍旁挂着的大铁枪。[

    铁枪在手,马宁的整个气势顿时为之一变。

    双手一抖,那重达三十六斤的大铁枪却如狡龙出海,抖出一片绚烂的枪花。挥舞着大铁枪,马宁仰天长啸,发出如猛兽一般的惊天咆哮。在他的带动之下,其身后此时显得藐小的八百西凉铁骑一个个如同被感染一般,此起彼伏的发出一声声的嘶吼,连同他们跨下的战马,也不由的嘶鸣咆叫。甚至有的人立而起。

    前方的火龙越来越近。戈壁滩上展现出来的敌骑也越来越多,此时戈壁上出现的敌骑已经超过了五千骑,可后面还有骑兵在源源不断的从那山岭间涌出,似乎无穷无尽。

    “杀!”

    马宁没有半分犹豫,面对着已经近十倍于已,甚至还在源源不断涌出的敌军,他没有后退,没有畏惧,而是视死如归般的发起了攻击。西凉的羌人向来骠悍,更加的勇武。

    战马。长枪,染血的沙场!

    这似乎就是西凉男人的最后归宿,自隋立国以来,远居于陇右河西的西凉健儿们。似乎已经被中原遗忘。他们没有了荣耀,只能在那贫瘠的山地里放牧、耕作,日复一日的面朝黄土背朝天。这样的生活是他不想要的,不然,当初他也不会毅然而决然的带着寨子里的兄弟投奔薛举。

    西凉的男儿,只有上前,没有后退!

    更何况,他马宁一向自诩为三国五虎上将马超的后人。

    战马在奔驰,旗帜在飘扬!

    山岭间又是一片人马涌出,这一次。那无数的人马的环绕中间,还有着一面巨大的明黄五爪蟠龙大旗。

    五爪蟠龙旗下,一身黄金明光麒麟战甲护身的陈破军跨在高大的特勒骠身上,遥远前方八百冲锋的西凉骑兵,目光中有着一丝欣赏之『色』。

    战场之上,这样的对手是值的赞赏的。

    不过,他却不会因此有任何放纵。

    锵锵!

    带着一抹绯『色』的赤宵宝剑已经出鞘,陈克复举剑西指,发出沉着的命令:“进攻!”

    呜呜呜————

    在如雷的战鼓声中,急促的冲锋号角声已经响起。最前方的骑兵闻令。一个个顿时热血沸腾,纷纷摘下了马鞍旁弩囊中的连『射』手弩。

    一百步,八十步,六十步。[

    两军前锋近在咫尺,马宁端着铁枪的手充满力量。

    明知必死。可他与身后的八百西凉健儿却没有一个畏惧。他已经遥遥看到了在无数黑『色』铁骑后方的那面蟠龙旗帜,心中震惊来的居然是威名远震天下的大陈皇帝陈破军。

    这一刻。他心中甚至有种受宠若惊般的感觉。他不过是西秦军中一个小小的不受人待见的蕃兵中的小小郎将,何德何能居然劳陈破军亲自出手。

    感叹之余,他心中又不由升起一抹奇怪的想法。如果能直杀到那面蟠龙旗下,与那名震天下的陈破军亲手较量一番,就算是战死此处戈壁,此生也再无悔了。

    五十步!

    马宁甚至已经能看见对面那骑士的面孔,那似乎还是一个不满二十的年青人,他早有耳闻,似乎陈军大部兵马皆府兵,少部为募兵,剩下的一部份则是辽东的雇佣军。听说陈军中还有女兵,是由陈破军的那几位皇妃所亲自训练统帅的。马宁一直奇怪,沙场征战是男人的战场,为何陈破军会让女人上战场呢?

    耳畔风声呼呼而过,骑在马上,他却不由的有些微微走神。

    就在这时,耳中突然传出一阵吱吱的声响,马宁面『色』一变,提神望去,果见,陈军前锋的骑兵此时居然人人端着两支手弩,而非拿着骑枪。

    对陈军早有过打听的马宁第一时间知道,这是陈军该死的骑战冲锋作战标准节奏,七连发手弩连『射』,而且是每人两把。

    一直以来,陈军作战,武器总是能力压对手一筹的。从最初与辽人做战时,互相骑『射』,陈军却有着坚固的皮甲。到后来,陈军发明装备了三连『射』弩。以后又不断改进,从三连『射』弩,到五连『射』弩,到如今的七连『射』弩,鬼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一天还会发明出九连『射』弩,十三连『射』弩。

    弩是珍贵武器,比弓更方便,无需长久训练,便能让一个战士成为『射』手。但弩也更精细珍贵,特别是损坏率过高,使得弩的代价很高。而连『射』弩,更加如此。

    但就是如此昂贵的武器,陈军居然能做到骑兵们全军装备,甚至还人手两把。

    与陈军作战,每个人都得面对这种情况。很明显的,各国都没有占据半壁天下的陈国国力雄厚,做不到如此烧钱的武装之法。既然不能同样装备连弩,那只有用其它方法破解陈军的连弩之法,有的用人海战术,用命来填。毕竟参战之时,就算连弩再犀利,也只有最多一次的进攻机会,根本无法再次装填。

    不过用人命填,这是一个万不得已的方法。多数情况之下,大多将领还是会选择用盾。虽然在那一个陈骑就能连『射』十四支弩箭的铺天盖地的弩雨之下,盾牌也无法全部格挡,但总算能降低不少的伤亡。

    马宁的西凉骑兵作战勇猛,骑『射』娴熟,一支长枪一匹战马,就能纵横战场。但用盾,却不是西凉人的传统。

    盾,一般来说有三类。即方盾,圆盾,以及能防能攻的钩镶。

    方形盾有手牌、彭牌、燕尾牌、推牌等多种样式,主要为步兵使用。圆形盾,又称团牌。因其小型而灵活,多用于骑兵,步兵也有使用的。方盾常见的样式为底缘齐平,上端由两重弧线组成葫芦形,中脊隆起的形状。

    三国时期,西凉铁骑在东汉末年及三国的历史舞台上大放光芒,西凉铁骑纵横天下,剿灭黄巾起义,甚至三国混战,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影响。西凉铁骑勇猛骠悍,战场上总能一往无前。他们最崇尚的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盾牌,对西凉铁骑来说,是他们所不习惯的,用他们的信念来说,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不过在三国后期,马超所率领的西凉铁骑驻守蜀国边疆,威震天下的同时,马超有感于战争的频繁,征战的不断,西凉铁骑损伤极大。后来便在西凉军中加配了一种新式盾牌,那便是钩镶。

    钩镶本是东汉时的一种常见盾牌,乃是将原先的方盾缩小,缩小到比一个人头略大,差不多也就是两个手掌长宽。然后在这两掌长宽的小方盾的上下,各加装一支手臂长的铁钩,如此一来,就成了钩镶盾牌,一种可攻可守的盾牌。

    这种盾牌属于奇门兵器,东汉时曾经大量装备,但之后已经少见。到了如今的隋末之时,这种盾牌基本绝迹。[

    不过此时,马宁却在马上叱喝:“钩镶!”

    声落,他身旁的西凉骑士开始一一向后面大吼传令。一个接一个的西凉骑兵迅速的从马上摘下了一面钩镶举起。那大小不过只能摭挡住面庞的方盾面,却有着上下两支细长的弯钩狰狞无比。

    可守可攻,这就是西凉铁骑至今还未放弃这种奇门盾牌的缘由,不论什么时候,进攻都是西凉铁骑永远不会忘记的信念。

    弦如霹雳,弩如飞蝗!

    一骑两弩十四发连『射』,这一招从来都是陈军对敌的杀手锏,一般就算敌军能撑过这拔杀招,至少也是损失惨重,甚至是阵形大『乱』。

    不过这一次让在后面小山坡上观陈的陈破军都惊讶的是,这一轮犀利的攻击过后,那不过只有八百骑的西凉骑兵,居然并没有损失多少人马。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万箭齐发之下,他们连锋矢阵形都没有打破,依然保持着如同一支高速『射』出的箭矢一般的飞进。

    陈破军第一时间认出了他们阻挡陈军弩箭的钩镶盾,钩镶盾不稀罕,可把钩镶盾用的如此出神入化,仅凭这么一面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盾牌,却能格档开无数的箭雨,还能保持阵形不变,并且继续毫不畏惧向前冲锋的,他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双手挡在剑柄之上,以剑拄地,陈克复眼中这回不由的『露』出一抹笑意。

    “传令下去,变攻为围。把这支骑兵围起来,朕要收降他们!”

    ps:前几天电脑崩溃了一次,这两一直在重新整理电脑,下载软件什么的。好些软件和资料丢失了,郁闷中。对前两天的断更,抱歉!r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