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820章 大胜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摇曳火光之中雷光电闪,雪刀耀眼白光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天际。乙利小可汗惊觉之时,剑气已经拂过脖颈,令人生凉发疼。乙利双目圆睁,张口大开着,一刹那只觉得浑身动不得。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那抹耀眼的白光已经到了近前,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从喉中传来,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在急剧的向着喉间的伤口流逝。

    全身发软力,乙利小可汗双膝一软颓然跪倒在地。

    “咳咳”

    跪伏在地的乙利小可汗双手本能的捂着中剑的颈项,可喷射而出的鲜血却从指逢中不断的涌出,怎么捂也捂不住。他想要说什么,可破裂的气管却让只能发出吱唔不清的咳咳声。他浑身越来越冰冷,满脸的不甘,可最后却只能化作说不出的言语,随着喷射而出的鲜血洒落战场。

    这一切都在雷光电光之间,周边的侍卫们还没有来的及警觉,突厥汗国四小可汗之一,一直忠勇追随于统叶护大可汗,帮助统叶护夺得大汗之位,并且在统叶护一统东西突厥之时,一直忠心追随于他的突厥仅次于统叶护的最大实力派首领,就此遇刺死去。斑斑花白须发尽染鲜血,出师末捷却已经先死,成为了突厥统一后此次南征所去的最高级将领。

    那名传令兵提刀轻笑。一剑刺杀敌军大将。他心头也不由的激昂不已。

    周围的侍卫们此时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众多侍卫怒目咬牙,持刀猛扑而来。刀光再闪,冲的最前的一名侍卫已经人头搬家。

    剑一脚踢开头尸体,纵声哈哈大笑数声,一把将头上的狼头盔取下,露出下面一张方正国字脸庞,赫然正是先前入二十万大军金狼大帐中刺杀统叶护的‘肉飞仙’沈光。他先前刺杀统叶护未成,却并没有马上放弃。而是趁乱杀死一名突厥兵换上了他的衣物,然后一直混在突厥营等候时机。

    沈光胆大心细。此时虽是陈军大将,可一旦舀出当年在长安厮混时的那股狠劲来,却也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粮草大营的失火,让乙利小可汗震惊失神的那刻。终于让一直隐忍潜伏的沈光找到了时机。

    “杀人者‘肉飞仙’沈光是也,告诉统叶护,他的那颗人头就暂寄其项上,他日有时,本将军自会来取”沈光一声大笑,扬手又是一颗烟雾雷扔进了一旁的火堆之中,轰隆一声,烟雾四起,沈光趁机纵入烟雾之中,转眼已经消失踪。

    硝烟散尽。场中只剩下了早已经淌了一地血,气息早的乙利小可汗,以及几个侍卫残缺不全的尸身。诸侍卫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

    突厥军制,主将战死,所有侍卫全部论罪处死乙利小可汗身为汗国仅次于统叶护大可汗的小可汗,他居然于军中被敌军刺杀,这等情况已经直接判明了这些随乙利小可汗出的银狼侍卫们的死罪。

    “乙利可汗战死了”

    “乙利可汗死了”

    惊惶之中,黑夜之中也不知道是自己人还是陈军在四处的大声散布着乙利的战死消息。本来前军营面对着罗士信与秦琼那视死如归一样的猛攻就是在苦苦抵挡,要不是四处大军已经在向中军营包围。又有乙利小可汗在后面督战,他们早就溃散了。此时在前面拼死抵挡的乙利银狼侍卫一听说乙利可汗死了,不惊惶失措,士气顿时大降。

    恰在此时,原本正猛攻猛打的陈军骑兵突然响起数号角之声。然后一阵前所未有的猛烈冲锋进攻,将前面的突厥人杀的不断后退之时。居然马上齐齐转身而退,在周围各支突厥兵马眼看要把他们彻底包围之际,带着隆隆的铁蹄调头往南杀回去了。

    听闻乙利可汗遇刺身死,统叶护也在重重金狼侍卫的护卫下,带着大军赶到。有大将报告,说进攻的陈军已经被打退,正在仓惶逃跑,请示是否追击。

    统叶护抱着老兄弟乙利冰冷的尸体,心中一股升腾而起的愤怒法抑制。左臂伤口的疼痛,老兄弟的身死,粮草被烧,这一不让他心中怒火燃烧。

    “给本可汗追,杀光所有的陈军,不要俘虏”统叶护咬牙切齿的道。

    “大汗,不可。”统叶护的谋士,葛尼禄部落叶护谋刺加连忙上前劝阻道。

    统叶护狠狠的瞪了谋刺加一眼,大喝道:“你莫非要阻止本可汗复仇不可”

    “臣不敢。”谋刺加小心的道:“大汗,今夜之战,我军未有防备,以至遭此突袭。而观陈人作战,似乎对夜战早有训练。暗夜之中与敌交战,我军未及防备已经落了下风。如今大汗遇刺受伤,乙利可汗更是遇刺身亡,西北营粮草又毁于一烬。现在军营之中各部散乱,甚至谣言四起,到处都在流传大汗已经遇刺身亡。如此混乱之时,冒然追击,反容易被敌所创。”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二十万突厥大军,居然被五万陈军如入人之境,肆意砍杀”

    “大汗,臣以为,现在咱们关健的还是要马上集结稳住兵马,不让陈军再有可趁之机。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们的南征粮草大营已经被烧毁,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保证东大营的那处粮草临时营地,还有得立即派一支精锐兵马返回碛口,以保证那里所存诸的粮草为要。西北营百万石粮草举,现在东营和碛口所存粮草已经是我军所有。这个时候可不能再被陈军烧了”

    特勒阿史那。思摩不满的看了谋刺加一眼。大声道:“大汗,臣以为谋刺加叶护说的虽然有理,可我们也不能就此放任陈军。臣请领本部三万精骑,出战迎敌”

    统叶护点点头,解下腰间金刀递与这个以往因为长相如西域粟特胡人,而一向被突厥贵族们怀疑没有突厥阿史那血统的特勒。以思摩的统兵之能,当初他是最有资格任十设之一的汗族子弟。只是后来因其相貌之由,最后只做了特勒,但逢此之时,统叶护早已经顾不得什么血统不血统。相貌不相貌了。只要能杀了那新军,就是让思摩当小可汗他都愿意。

    “你舀着本汗的金刀,给本汗砍下那个刺沈光的首级回来见我带回沈光首领,本汗就让你继承乙利西面可汗之位”

    众人一片惊呼。阿史那思摩也是震惊不已,面色激动的上前郑重接过金刀转身上马而去。

    神龙三年,大陈与突厥之战在经过了大利城前哨战之后,王仁恭率五万轻骑日夜兼程,倍道兼行,轻骑一日夜间杀到阴山北面,以五万之数挑战突厥二十万之众。

    当日深夜,陈军突袭,杀突厥军措手不及。暗夜之中,陈军歼灭突厥军一万余千有余。伤近万人。突厥人自相践踏而死伤者近三千余众。大将张勇率部在飞虎营的引领下,一举攻破突厥西营粮草大营,将突厥南下百万石存储粮草一举焚毁。大将沈光更是深入敌营,数十万军中,先是刺杀统叶护,伤其一臂,随便更是潜伏营中,最后成功将突厥西面可汗乙利可汗一举于万军之中刺杀。

    此战,不仅杀敌近两万,更是刺杀了突厥汗国的四小可汗之一。并烧毁了突厥为南下准备的百万军粮。战果辉煌,声威震荡。对统叶护打击极大,死亡数万人是小,粮草虽毁,但也并不是突厥人准备的全部。真正让统叶护最震怒的是。乙利小可汗一死,突厥汗国表面上的微妙平衡马上就被打破。没有了四可汗中最强大的乙利小可汗的全面支持。统叶护对汗国内部的压制,也一时开始出现变数。

    黑暗之中,一支大军正急速行军。在他们的后面,是还燃着数战火的突厥大营,如绚烂星空一般耀眼,而在他们的前面,则正是一条在黑夜之中闪着微亮的山道,阴山上其名的白道。

    行在军中最前列的正是今晚之中鏖战最激烈的秦琼与罗士信两部,今夜大战,虽然突厥人的粮草是张勇烧的,乙利可汗是沈光刺杀的。但真正论首功的却是秦琼与罗士信二部,正是他们拼死的猛烈进攻,才引的突厥人不断向中军营聚拢。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猛烈攻势,才让张勇他们顺利的烧掉了突厥人的粮草。甚至也是因为他们的拼死鏖战,才引得乙利小可汗亲上前阵督战,给了沈光一举刺杀乙利的机会。

    秦琼和罗士信两位老兄弟浴血战后再聚,两兄弟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之前的战场上,两人甚至都没有想过,此战后还能回去。一万人直杀突厥人二十万中军大营,这个行动事后让人想起来都觉得胆气横生,万分激昂。

    “叔宝,你不该来的”嘴中还嚼着半只耳朵的罗士信望着全身上下负伤数十次的老兄弟秦琼叹道。

    秦琼有些疲惫的笑了笑:“士信,今夜咱们兄弟可是干了件大事,咱们兄弟一万人直闯突厥二十万人中军大营,这事够咱们兄弟以后吹下半辈子牛了。更何况,咱们当初结义之时就曾盟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上战场杀敌,自然当是咱们兄弟齐上阵。”

    罗士信咧嘴一笑,望了望后面负责殿后的程咬金所部,笑道:“今日咬金没上阵,等以后我正好有了跟他炫耀的本钱了。”说完,又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后面,“只是咱们重重的抽了统叶护一个耳光,他不会就这么认打了,咬金只带五千人殿后,只怕十分不易啊。”

    秦琼在马上没有出声,但心里却是同意兄弟的看法,突厥人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又岂能罢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