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817章 杀神

    一甩披风,秦琼翻身上马,探手取下马上挂着的皇帝陈克复御赐一双瓦面黄金双锏,双锏猛的一架,锵锵金铁之鸣响起。面se金黄如漆染的大将秦琼对着本部的五个校尉总管大声喝道:“此去直闯突厥中军大营,弟兄们敢不敢!”

    “泱泱大陈,战不胜~!”五个顶盔贯甲的大将喝然而道。

    “狭路相逢勇者胜!弟兄们,一路向前,绝不后退!生擒统叶护,踏破金狼帐!”

    “狭路相逢勇者胜!杀,杀,杀!不破敌营誓不还!”五个营总管异口同声。

    秦琼慨然拱手:“诸君都牢记吾皇陛下之战号,叔宝感慰之至。若此战得胜,诸君大功一件,本将会亲自为诸君请功。就此上马,马踏敌营!”说完,秦琼向前一指,大叫道:“诸君各率本部随我来,杀!”话音刚落,跨下黄膘骏马爪电飞黄已经如风驰电掣般的飞奔向前,身后五名营总管也全都拨剑前指,大吼一声,五千jng骑如暴风骤雨一般卷向突厥大营。

    望着如风暴一般卷去的秦琼五千jng骑,张勇犹豫问道:“大帅,暗夜突袭,趁的是敌军不及防备,打的是他们措手不及。可我军终究是寡,突厥是众。以五万袭二十万突厥大营,本就是冒险,卑职觉得我们还是咬他一块肉就算大功了。直捣突厥中军,只怕这有些过犹未及。万一叔宝与士信被突厥人围住,只怕咱们的优势尽失啊。”

    “哈哈哈。”王仁恭只是大笑两声,却并未回答。

    倒是一旁的程咬金上前拍了拍张勇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就是关心则乱,是不是还担心阿猛和阿彪啊?放心,这两小崽子好歹也都是我军大将。他们此去不会有危险的。至于叔宝和士信他们俩个。我这个和他们结拜当兄弟的都不担心,你还担心个什么啊。”

    王仁恭赞赏的望了程咬金一眼,缓缓道:“胆大心细。知节越来越有大将风度了,早晚有一天,你们这些后辈要超越老夫等了。知节看的很准。战场形势瞬息万变。然则,兵者诡道也,打仗,拼的不单单是兵马数量,武器装备,接的还更多的是统帅的指挥和判断力。相信这些,你们在讲武堂也听过不少次了?都是些老生常谈,可事实就是如此。你们说,我们今夜突袭突厥大营。目的何在?”

    张勇回答道:“战前布署,这次作战计划是要趁突厥人没有防备之时,杀他个措手不及。作战目标是狠咬突厥人一口。杀伤其一两万兵马。给突厥人一个教训,最主要的目标则是想办法烧毁突厥人粮草。以迟缓突厥人南下脚步。”

    “嗯,记得很清楚,咱们的主要目的还是突厥人的粮草,至于杀突厥人一刀,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闲着也是闲着。如果能顺便把统叶护给杀了,那更是意外之喜了。不过现在看情形,统叶护那小子不是那么好杀的。不过这也没关系,本来就没报什么期望。倒是阿彪的飞虎营让老夫刮目相看,当初离开雁门之时,陛下非让我带上阿彪的飞虎营,老夫还有些犹豫,觉得这些人本是为特勤司所训练的特战部队,我们此次出塞用不上他们。却没有想到,眼下他们真是给了老夫一个惊喜。一举潜入突厥营中,给突厥人制造了混乱,为我们突袭提供了指引和方便。眼下老夫更是对他们十分期待,希望他们能为我们指引出突厥人的粮草存放营地。”

    “大帅高明,让飞虎营四处制造混乱,指引目标,如今又让士信和叔宝猛攻突厥中军大营。暗夜之中,突厥人一时搞不清楚所有情况,他们定然会误以为咱们是真的想直杀他老巢中军大营,如此他们肯定急急把兵马调往中军营,以抵挡和试图围困咱们的兵马。却不料这正中了老帅的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也。只要突厥人都往中军营去了,咱们就越有机会烧了他们粮草了。粮草一毁,突厥数十万大军想南下都不行了。”程咬金笑着在一旁为张勇解释王仁恭先前的调动原因。

    王仁恭突然放下千里镜,大笑道:“有了,看天上,已经升起三发绿se信号箭了,张猛将军看来已经找到了突厥人的粮草营地了。”老元帅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名大将,肃然下令道:“张勇将军,本帅给你两万jng骑,挟带猛火油以及硝石硫黄等引火助燃之物,你立即率其迅速杀往突厥人的粮草大营。不顾一切也要给本帅把突厥人的粮草给烧成灰烬。事成,你大功一件。若是有一捆马草,一石粮草,一块干肉未烧掉,本帅到时也治你做战不力之罪!”

    “诺!”张勇激动上前领令而去。

    程咬金看到张勇带了两万人马而去,然后王仁恭就没动静了,不由的问道:“大帅,那末将呢?”

    王仁恭斜眼看了程咬金一眼,笑道:“本帅见你倒是鬼心思很多,很有独挡一面的潜质。特留你在身边,以后你就多跟着老夫学学怎么运筹谋划,指挥调度。我陈军军制,将领上阵冲锋可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为将者,需要的是将兵之能,而不是陷阵之勇。咱们陈军可不其它乌合之众!小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程咬金一脸黑面的尽悻悻退下,心中后悔刚才说的那些话了,以他的xng格,战场冲锋,更让他热血沸腾,真让他一直在后面看着,这滋味可比上战阵冲锋难受多了。

    程咬交落寞之时,领兵出阵的张勇却是豪气万发,气血激昂。暗夜之中,他统率着中军两万陈骑狂风突进,向着西北处的那几堆冲天大火组成的一个特别标记猛的直冲而去。

    大地不断震动,数的马蹄声轰鸣,秦琼率五千jng骑已经汇合了罗士信的五千骑兵。原本已经在层层突厥人的阻击中有些疲弱的罗士信前锋军,瞬间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再次爆发起来。

    “挡我者死!”

    罗士信挥起铁枪抖出一团绚烂枪花,如同一片梅花刹那绽放,挡在他面前的那名突厥千长夫只觉得一阵晕炫。下一刻。腥风扑鼻,一点冰凉在喉间闪过,然后。一股滚烫的鲜血已经在他面前喷she而出。

    咯咯两声听不明白的最后遗言过后,这名披着数层牛皮甲的彪悍千夫长猛的摔落马下。

    “士信,好样的!”秦琼马快。转眼间已经杀到了浑身是血的老兄弟身边。罗士信一边抹了把脸上的血渍,一边转头对秦琼咧嘴一笑,嘴一咧开,露出了满嘴白牙,还有那牙齿中还残留着的半只血肉模糊的耳朵!

    杀神一般的狰狞模样,就连多年生死老兄弟的秦琼也不由看了一颤!

    “杀!”也许是被罗士信的狰狞样子所激起,秦琼此时也不由抛开了心底的那点仁慈,手舞马槊,左突右刺。接连刺倒数名冲上前来的突厥士兵。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战场之上,这对生死兄弟联手。瞬间陈骑又爆发起更高昂的一波士气。

    一万整齐的陈军jng锐骑兵沉重得象座巍峨的大山般。急速地压向突厥军撕杀而去,前面的突厥兵的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再落在后排的铁蹄下,第二排、第三排…

    成片成片的突厥人一排接一排的被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所冲倒,仿佛纸糊泥捏的一般不堪一击!

    “杀!”陈军骑兵的振天的吼声淹没了一片人马落地的惨叫、兵器碰撞的铿锵,在他们排山倒海的骇人攻势中,挡在陈骑面前的三个千人队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顷刻间就被这股黑se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三个千夫长拼死抵抗,可换来的也不过是片刻的缓冲而已。

    远处急奔而来负责指挥的正是突厥十设之一的阙度设,这位勇猛粗壮,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立人的标准突厥贵族,远远的看到不断崩溃的前线部族兵马,也不由的面se苍白,心惊胆跳。

    阙度设是阿史那王族,自身也本来是阿史那部族中的一个分支部族的首领。得统叶护看重,任他为十设之一,让他一度自信心十分爆满。听闻陈军主动来袭,他还觉得这是一个他立功扬威的好机会。可眼下看到的情景却让他震惊,他身为十设之一,为突厥汗国高级大将,麾下一度统领数万兵马。他也曾经历数十场突厥统一各部族之战,但他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天崩地裂一般的攻势。

    眼看不妙,阙度设却也还是如一个突厥勇士一般,没有半分犹豫,立即带着自己的卫队就冲了上去。他要马上遏止这支陈军骑兵的冲势,三万聚拢起来的兵马勇扑上前,双方兵力正面冲撞,就如同两个浪头正面冲撞,激起数的飞溅的浪花,那就是双方骑兵的厮杀的刀枪溅出的火花!

    阙度设所率的兵十分的勇敢,是突厥汗国三类兵马中最jng锐的附离狼兵,但是他们以前的jng悍之师的名头在陈军这些武装到了牙齿的军队面前,变的有些名不附实。一**的突厥狼兵义反顾,狂吼烂叫着冲了上去,勇猛双,叫人惊叹。可结果却是,在陈军整齐划一的一**不断叠起的巨大冲击力面前,突厥人冲的越快,倒下的也越快。

    而相反的,那如波浪一般冲击而来的陈军骑兵的每一挥手,就有一个突厥兵发出惨叫倒地!一会儿不到,突厥兵马就大片大片的被击倒,人马倒地就象那台风袭过的稻浪,后续部队奋不顾身的跟随扑上,同样给那片坚甲铁壁打回,被铁蹄踩成肉泥!论是人,论是马,在如同洪流的一万jng锐陈骑的猛烈重压之下,纷纷给揣倒在地,那势头,仿佛是一头凶悍的猛虎,而那面前数的突厥兵,则成了草原上一群群的羊群。猛虎每一次挥爪,总会有肥羊倒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