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668章 黄雀在后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李密有些疑huo的转头看着沈落雁。

    沈落雁将一缕翠落耳畔的秀发拢回耳上,那动作充满女人的妩媚。她笑了笑,浅浅的lu出了几颗贝齿。“魏王是身在局中,关心则乱。其实福兮祸所至,祸兮福所倚,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呢?这次房大人陷于陈克复之手,虽然惊险,可如今身还,对我们来说,却是件十分好的事情。”

    她顿了顿道,“如果不是房大人落于陈克复之手,我们又如何能知道陈克复已经知道了我们的部署,又如何能知道陈克复现在的yn谋。现在,我们把这一切都知道了,那么,又究竟谁是猎物,谁是猎人呢?”

    “你的意思是”李密的眼前一亮,脸上也lu出惊喜的笑容。

    那边的徐世绩也明白了沈落雁语语中的意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拍巴掌,“妙,妙,妙啊。沈军师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刚才我等身处局中,反一心只顾金墉之危急,反忘记了,如今我们依然还是猎人。”

    单雄信与其它几员将领,依然还有些不太明白,单雄信搔了搔头,“茂公你说的是啥意思,怎么我没听明白呢。”

    徐世绩笑了笑,“事情很简单,陈克复探查到了我们先前的部署,所以他根据我们的部署,制定了一个突袭我们的计划,想要夺取金墉城,并解洛阳之围。可如今,他这计划却又被我们所知,你说,我们不是正好可以放弃之前的计划,按照如今陈克复的yn谋。制定一个针对他那计谋的新计划。螳螂捕蝉,之前我们是蝉。陈克复是螳螂。可现在。这么一变,陈克复依然是螳螂,我们却变成了黄雀。你说,这下谁能笑到最后呢。”

    被徐世绩这么一解释。帐中众人终于完全明白了过来。一个个一扫之前的担忧,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如此一来。陈克复猎人反变成了猎物,那么笑到最后的,自然就是他们了。

    众人大笑过后。李密也恢复了微笑的面容。他转身沈落雁道,“只是如今时间不多,我们的兵马却大多已经部署在了虎牢、金堤一带,只怕时间太过匆忙,一时难以调动的及时啊。”

    沈落雁仔细的观看了之前双方的布署,又问了李密一些魏军的各处兵力。

    皱眉沉思了许久后道。“陈克复这个计划的关健点在于百花谷,百花谷是洛阳与东面荥阳的要道。若让他占据了此处。那么就等于从中切断了东都这边的兵马与荥阳这边的兵马。所以,我以为,魏王只要守住了百花谷,那么陈克复的计划必败。”

    徐世绩在一旁补充道,“陈克复的计划是率其水师自黄河从洛水入黄河口逆水而上,最后再袭取百花谷。自黄河朔洛水,那么有两个地方很重要。其一是洛口仓,这里存储着我们魏军六成的粮草,足足有两千万石粮食。再往上,则是东面通往洛阳城的最后一道门户,偃师城。陈克复既然是要攻百花谷,切断洛阳与荥阳之间的联系,那他肯定不会硬打我们驻有重兵的洛口仓,他定然会在洛口仓的下游处弃船登陆,然后直奔东面百花谷,以袭夺这一关健之处。”

    “那我等要如何应对?”单雄信看着地图问道。

    徐世绩沉吟了一下,“陈克复既然敢以五万人攻我魏国,那他必然会联络郑军。如今王世充虽死,可王世充之子接管郑军之后,反而不得不依附于陈克复。所以陈克复如果想一不会吃掉我们洛阳的兵马,必然会带上王玄应,而且必然是以江淮军的兵马为主。依我之见,陈克复兵马有限,他只能出兵攻打百花谷,然后是河阳郡的江淮军打金墉城,洛阳中的兵马打围城的我军。其兵马分为三路,兵马相加,可达二十四五万之数。而我们金墉城如今有十万人,洛阳城外却只有五万人,百花谷更是只有五千人,兵马处于弱势。”

    单雄信指着洛口仓道,“洛口仓还有五万精兵。”

    徐世绩摇了摇头,“洛口仓中存着我们大半的粮草,绝不容有失,这里的五万人马不但不能调出,还得增派一些兵马加强防守。”

    “金墉虽有邙山之险,可一旦陈克复占据了百花谷,那么洛阳城下的五万人马就有危险了。一旦陈克复与洛阳城中的段达、元文都等人合力吃掉了我们洛阳城处的五万人,那情况就会很不妙。到时金墉城在洛阳北面,洛口仓在洛阳东面,中间被洛阳阻隔。到时陈克复与段达、王玄应三军夹击,各个击破,我们这十五万人有可能要被他们全部吃掉。”李密担忧的看着地图。金墉是他的国都,洛口仓有他大半的存粮,这两个地方一处也不能有失。

    时间,没有时间啊。李密的兵号称天下最多,可现在刚刚撒出去了,急切间想再调回来,却是难上加难。

    想了一会,李密长叹一口气,语气坚定的道,“金墉有邙山之险,更兼有黄河之阻。北岸江淮军虽猛,可如今新丧主帅王世充,战力必然下降。孤决定,金墉城留五万人守城,其余五万人马上秘密赶往百花谷驻防,保证荥阳与洛阳之间的畅通,绝不能让陈克复将其占据。另外,洛阳城中虽有十余万兵马,可都是些兵斗志,将大才的兵马,不足为虑。因此,洛阳城外的五万兵马,全部往洛阳东面的偃师城集结。负责牵制洛阳城中之敌,并负责随时支持金墉城与洛口仓城。”

    “万一江淮军渡江攻金墉城,如果段达率东都军出城夹攻,只怕金墉城兵力不足啊。”王伯当有些担忧道。

    李密摇了摇头,“元文都与段达都是些鼠辈,咱们与他打交道时间很长了。如今王世充一死,只怕他们一心想的是如何夺取东都之权,至于让他们出城打金墉,只怕他们还没那个胆子。咱们金墉、偃师各有五万人马,这可都是我魏军精锐,只要他敢出城,正好我们可以借机取了洛阳城。”

    沈落雁看着李密的部署,并不太满意,“魏王,如此部署,稍显不足,防的住陈克复一时,只怕防不住长久。陈克复可是有足足五万人马,河北军之凶悍天下皆知。魏王只以五万人守百花谷,只怕守不住。更何况,如今河北汲郡可是集结了不少的兵马,李靖如今坐镇汲郡,如果他自汲郡逆黄河而上,只怕要不了多久。”

    “那依你之见呢?”李密虽自负,可也知道河北军的强悍之名。特别是对于那种传闻已久的辽东火器,更是忌惮万分。他曾经派了很多人设法弄到制造之法,可至今折扣的人手数,却依然一所获。

    “魏王,按陈克复的计划,他本来是今日启程,但考虑到他的作战计划,他很有可能是明日夜晚动身。所以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时间太短,兵马难以调动。现在我们有十万兵马集结在虎牢,有五万兵马集结在金堤,这是最近的兵马。虎牢的兵马半日可到百花谷,金堤的兵马也只须一日即可到达百花谷。我们先前在虎牢设伏的计策已经取消,那么我以为,我们要么在洛水入河口设伏,要么在百花谷设伏。”

    “最好是在百花谷设伏。”徐世绩出声道,“如果在洛水入河口设伏,并不合适。陈克复的战舰高大比,且战舰上配备了许多重型器械,如各种投石车、弩hung等物。如果在河边设伏,面对这些坚船,我们异于一场攻城战。而且万一陈克复见势不妙,也能很快的率军退回黄河,顺河而下,返回河北,我们到时只能徒呼奈何。”

    “反之,百花谷距离黄河有数十里地,陈克复要想突袭,就得在洛水弃舟轻装前进,甚至连许多大型器械也法携带太多。百花谷乃是一道数里之长的山谷,虽说不上万分险要。可只要我们早早的埋伏于此,只要等陈克复的兵马入谷,到时我们在山谷的东西两头一堵,这异于关门打狗。到时我们以逸待劳,再关门打狗,必然能一举歼灭敌军。”

    “好,好一个以逸待劳,关门打狗。”李密拍着手掌称赞道。

    “就算是伏击,可要伏击陈克复的五万人马,百花谷的五万人是绝对不够的。而且这五万人还得从金墉城调往,而陈克复的兵马是坐船而来,疲惫的是我军而非陈军。魏王,想要伏击五万河北军,五万人是不够的,还请三思。”沈落雁提醒道。“最好是立刻传令荥阳、颖川、襄城三郡的将领,立即率兵前来增援。”

    李密闻言顿时悉眉不展。

    一旁的单雄信却突然道,“我听来听去,你们怎么就这么确定陈克复还会按那个计划出兵呢?毕竟就算那计划是真的,可沈军师刚刚闯了河北水师水寨,房左丞都已经逃回来了,安知陈克复就不会改变计划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