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440章 **苦短

    裴世矩见到薛定国满脸震惊…而薛家叔侄五人,看到进来的果然是裴世矩,心中更是震惊比。他们可是知道,裴世矩正随驾河东,怎么可能又到了辽西。

    陈克复看着震惊的双方,心中得意比。

    不等双方说话,他马上率先开口道“裴纳言,没想到娄们又见面了。本帅听说,陛下有圣旨让你传达给本帅,不知是何内容,现在可否开始宣旨?”

    裴世矩也并不知道,陈克复这么急着让他宣旨,是担心他和薛家叔侄一说话,就会暴lu了眼前的最新局势。

    所以干脆让他把圣旨先传了,然后再说。原本他对于杨广给他的圣旨,并不怎么当回事。不过眼下,这圣旨却是有大用了。

    裴世矩也不疑有他,忙从sh卫的包袱中取出锦盒,捧出圣旨,转出走位置,面南而立。早有sh卫们摆上香案等物。

    “陈克复听旨!”

    陈克复走下上座,跪下接旨。

    “大隋皇帝令!奉天承运,皇帝诏日:朕富有天下,广有四海,年少时即为五十万大军兵马行军大元帅,率兵平定江南,灭南陈皇朝。继位之后,更是南征北战,东征西巡,建立赫赫武功。然金赤足,人完人。朕虽自比秦皇汉武,然秦皇亦有修长城、驰道而过度役使民力之失策,汉武亦有晚年多有乱政之弊事。”

    “陈破军本南陈皇族,因南朝失德,故国灭归为大隋子民。三征辽东之时,陈破军血战辽东,为朝廷、为中原立下赫赫战功,屡晋位提长,终为朝廷重臣。内则名尚书右仆射,为朝廷左相。外则居漠北行军大帅,统辽东十五郡兵马,为朝廷之基柱。”

    “然位高则人忌,权重必遭构陷。朕一时不察,被身边弊,未多加调查,轻信陈克复谋逆叛乱,才终使陈破军与辽东十余万将士与百万辽东百姓,顿时漂泊于海外。然疾风知劲草,板ng见忠臣。时至今日,朕终于相信,陈破军依然是忠于朕,忠心朝廷,忠心大隋,忠心于华夏的忠心臣子。”

    “当此之时,朕向天下四海宣布,重还陈破军大隋忠臣之荣誉,

    洗去所有先前的罪责。辽东所有将士与百姓,自即日起重回朝廷之中,往事既往不咎。现朕特下诏书通传天下,晋陈破军为三公司徒,尚书省尚书令,加参掌朝政衔。并建辽东道大行台尚书省,任命陈破军为辽东道大行台尚书省大行台尚书令。并加封漠北道行军大元帅府行军大元帅,统辽东、辽西、室韦十五郡兵马军事。”

    裴世矩高声宣旨,在薛家叔侄五人的满脸不可思议当中,最后又轻声道“出云公主赐婚陈破军为正妻,即日送公主至辽东完婚。朕将出云公主赐婚陈破军为正妻,即日送公主至辽东完婚。另,加封陈克复为北陈郡王。”

    “陈克复请接旨谢恩!”

    “臣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陈克复满脸肃然,跪拜后谢恩接旨。

    裴世矩将圣旨交到陈克复的手中,对他笑着道“陈元帅,不,如今当称呼为北陈郡王。再等些日子,郡王与公主完婚后,下官就得称呼为驸马了。郡王,如今陛下不但免去了你的罪责,还将最心爱的公主赐婚予你,这可是矢大的恩宠。还望郡王能时常铭感君恩。”

    陈克复手中捧着圣旨,面上也是十分高兴,连声道“这是自然,本帅定不敢忘。”

    裴世矩靠近了一点陈克复,轻声道“现在陛下被困雁门,已经发出勤王诏令。郡王做为朝廷重臣,如今又meng陛下厚爱,下嫁公主于郡王。此时更应当不能落于人后,陛下希望郡王能出兵草原,攻突厥人的老巢。”

    陈克复满口的应答下来“这是为人臣子的本份,本帅自然是有不应允的。裴纳言一路辛苦了,本帅先送你们在城中休息,等明〖日〗本帅就会起辽东兵马入草原,攻突厥之后院,解陛下之危急。”

    两人说话都是轻声细语,并没有让别人听到。裴世矩本想再和薛家叔侄说几句,但是看他们那个狼狈的样子,再看陈克复已经往外送他,也只好先离去,打算找时间再谈。长途跋涉这么久,终于完成了皇帝的交待,裴世矩也是心中j动不已。并没有想到,此时的雁门之围已解,河北局势也已经变幻。如果他能知道这一切,他定然不会再将这封圣旨交到陈克复的手中。

    陈克复转身看着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的出云公主,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此时的公主依然是一身突厥人的草原装束,身上穿着皮实,戴着皮帽子,看不出丝毫往日的样子。虽然没有了那种端庄高贵的华丽衣装,但是整个人依然是那么的明亮。

    “吉儿!”

    陈克复与公主走在最后面,一声轻唤,却让公主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眼眶中已经有泪hu隐现。当日少室山上的一见钟情,后来皇宫中的日日相思。再到后来浴室丰的再次相逢,还有那一夜的婉转承欢,从此心中把终身托付。再到后来约定s奔辽东,及自己坐在宫中,想着他与另一个女子大婚,洞房hu烛夜时的心中苦楚。再到自己听到父皇要杀他的消息时,义反顾的出宫报信,站在那辽国公府外,看着里面的宾客盈门,数的欢声笑语,那一刻的极度委屈。

    再到后来洛水河边,看着心爱的男人中箭落入河中,生死不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及至后来辽东小将夜闯皇宫,前来带她却yn差阳错带走了皇姐南阳公主。当终于知道他还活着时,自己心中的那份j动之情。原本以为从此天人相隔,永再见。却不料,如今他们终于又相逢在一起,此时的两人是这么的近,近的都可以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味道。

    陈克复对出云心中也多愧疚,要不是公主,自己早在一年多前,说不定说死了。公主为自己付出了太多,陈克复已经说不出太多的话语。也不顾路上还有往来的军士行人,上前两步,一把将公主搂入怀中。

    “吉儿,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杨吉儿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失声哭泣起来。这是高兴时的情不自禁,自然宣泄。

    两人在大街上深情相拥,引来了诸多的目光。城中大都是军士,大家都认的那是自家的大帅,但是对那个一身草原装束的女子却并没有几个人认识。

    不少士兵悄悄的交头接耳,安挥着自己的想象力。

    “大帅刚从草原回来,后头马上就找来了一个草原女子,估计这是大帅在草原上的一夜留情,如今人家找上门来了。”

    “不可能,大帅怎么可能是始乱终弃的男人。依我看,这女子肯定是大帅在草原上救下的一个女子,然后他就爱慕上了大帅,一路终于找到了这里。大帅见其真情,终于被感动,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对,不对,是这样的。”厂旁边的行人一边连连回头侧目,一边不断的各自猜测着。但却少有人知道,这位一身草原装束的女子,却是如今大隋皇帝陛下的宝贝公主。

    让陈雷将裴世矩先送回了重兵守卫的宅院之中后,陈克复将公主带回了城中另外一栋别致精典的府院。相逢之后,两人心中都有着太多的j动心情。

    在后院那充满着升腾雾气的浴室之中,两人再也忍不住,想起了当日的合欢之好。

    “陈郎!”

    红hun中的一声百转千回般的轻唤,瞬间引爆了陈克复心中的绮念。

    两人都是呼吸急促,一连低头热wen,两条舌头追逐缠绵,一边帮各自急切的解除着衣裳。

    未多时,那雾气之中,只剩下了两具赤体。一具刚强健壮,一块块鼓起的肌肉贲起,上面还有着一块块的疤痕。而另一具,却是凝脂如玉,肌肤赛雪。那体,有着那完美的曲线。

    已经成熟高耸的山峰,如同两座雪峰一般,上面还顶着两颗如红宝石一般的嫣红两点。那如水蛇一般的腰肢,tng翘的偻tun,紧致笔直的双tu。甚至那神秘带着lu珠的萋萋芳草。

    金风玉lu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数。

    久别的相逢,两人都急促的想要发泄心中那久积的情感。

    两具年青的身体这一晚上,都极度的渴望着,发泄着。直到疲惫不堪,不能再承受之时,才都带着微笑,沉沉睡去。天刚亮,陈克复已经醒来,这是数年军中生涯磨练出来的本能。

    睁开双目,感受着自己昨夜那满足的昂扬,又紧紧的抵着一处湿润。望着怀中的那还在睡梦中带着满足的佳人,陈克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皇帝不早朝。

    压制着自己那〖勃〗发的昂扬,陈克复轻轻的从公主的颈下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对着公主的脸颊轻轻的wen了一下,为她盖上锦被,从地上捡起衣物,穿戴好后大步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