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378章 御驾亲征

    屈突通出身北周军事贵族世家,自小就受到了军事贵族世家的传统教育,自幼xng格刚直、坚毅,擅长骑射,且颇好武略。后来年纪轻轻的就入隋做了虎牙郎将,乃是将门虎子。

    开皇十七年,杨坚派他去查地方放牧的情况,查出有隐马两万多匹。结果杨坚大怒,要把管马的太仆寺一千五百多人全杀了。他求情道“人命至重,陛下奈何以畜产之故杀千余人!臣敢以死请!”最后杨坚终没杀那些人,反而对他十分赏识,从此这小子青云直上。最后又在杨广几兄弟的争斗中,站对了队,跟对了杨广。杨广继位后,他从左武侯将军升为左武侯大将军,一直留在长安,帮杨广守西京老巢。

    三征辽东时,他也率兵入辽,后杨玄感起兵反隋,他和宇文述、

    杨义臣三人率骑兵急驰南下,平定了杨玄感觉之乱。后被加封为左骁卫大将军,后来又加封为关内讨捕大使。

    不过今年延安人刘迦论起兵,自称皇王,建元大世,其众号称十万。屈突通率兵前往〖镇〗压。兵临安定,一直在寻找战机,并没有速战速决。这事情引得杨广的猜忌,将他撤职,调往京都。后来又复左武侯大将军之职,如今河南有事,却正好将这位老部下调出来应急。

    而另外三名副将,却也都是各有来头。阿史那大奈,汉名史大奈,原是西突厥处罗可汗一同入隋的族人,这些年一直跟在杨广身边为亲卫统领,是个十分得他信任的将领。而史大奈却也是一员十分勇猛的将领,杨广将他调入屈突通的军中,却也是有监军的意思。

    而张公瑾最初却是王世充淮南军的部将,向来作战勇猛,杨广将他索要入京,调入禁卫军中任职。这次让他入屈突通军中,一来因他勇猛,二来也是平衡各将的意思。

    而最后一员副将宋老生,却是河东将领。他久镇边关,长的是背阔腰圆,悍壮魁梧,手执一口大砍刀,面如紫茄,黑鼻孔,大耳朵,xong前飘着掺白胡子须,年近hu甲,却不显老。他不是世家出身,却是个边关的猎户出身,天生神力,使一把野路子大砍刀,并不和其它大将一般使用马槊。之前王君廓就是被他从河东一路追杀到了河南,这次杨广看到正好在东都附近,干脆将他也征调军中。

    五员大将一同出到“臣等领旨!”安排了五员大将,又调了八万大军后,杨广也就将瓦岗放到了一边。在他看来,虽然瓦岗号称十万,不过却肯定多是些裹挟的百姓。

    这样的乌合之众,如果不是为了以防万一,怕洛口仓有失,他只须派个两三万兵马,就肯定能平定这支叛军。

    “诸爱卿,如今陈逆枉顾君恩,公然于辽东起兵反叛,对于此等乱臣贼子,朝廷绝不能容忍纵容。如今,朝廷原本正计划北征东突厥。但是攘外必先安内,朕决定先踏平辽东,再北定突厥!”陈克复的那篇檄文,京都的大臣们基本上都已经读过了。大家都明白,陈克复这是确确实实的起兵了。但是对于皇帝现在要打辽东,满殿的大臣却没有几个人应喝。

    对于辽东,满朝的文武都已经有些辽东恐惧症了。前后两任皇帝,先后征辽三次。第一次水陆三十万,结果陆路,正好碰上辽东雨季,水土不服,染上疫病,全军十成之中只有不到一成回中原。而水师更倒霉,碰上了台风,加上船只用的是内河的战舰,十万水师同样没几个活着回来了。

    而二征辽东,朝廷发了一百一十万大军,两百多万民夫,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古今未有之。可就是这样大的军力,还由皇帝亲征,结果最后更是败到没边,打了快一年,消耗钱粮数,最后却只换来损兵四十万的结果。而第三次,几十万军队加民夫工匠,又是足足一百多万,可打到一半,皇帝跑回来了,辽东城还一样的没破。如果不是最后出了个异数陈克复,辽东到现在肯定也还没有平。

    而现在皇帝居然又要打辽东,这让所有的文武都在心中吸了一口气。辽东占有地利,山高险阻,兼且城坚墙高,又都是山城。根本不利于中原的大军团做战,且后勤运输十分的不便,消耗巨大。而且是现在据守辽东的又是当今当认最会打仗的军神陈克复,这人以一万人都能击败几十万辽人联军,最后平定整个辽东、室韦。现在他有着几十万大军,又有坚城要塞,再加上充足的粮草器械,这只会比当初的高句丽更难打,而不是更好打。

    想想当初三征辽东,j起的整个中原大叛乱,到如今都还没有平息,如果这个时候又要起兵征辽。他们相信,整个中原地区那些原本已经隐隐有些停歇的农民军叛乱肯定又会如雨后春笋般的冒起来。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些农民其实是最朴实能忍的一群人。哪怕再加税,再贫穷,只要还能混饱肚子,能够一家人温饱,他们就绝不会这样义反顾的起来造反。这样浅显的道理他们相信皇帝肯定也明白,但是皇帝好像从来不会在意这些。

    看着满殿沉默的文武大臣,杨广面沉如水。

    “诸卿可午异议?但说妨。”

    裴世矩看着四周沉默却又都低着头不肯说话的大臣们,眉头紧皱,好半天后还是没有忍住,出列道“陛下,臣以为辽东和东突厥不关乎内外,而是在于轻重缓急!辽东者,也只是刚刚平定高句丽后得之。

    辽东之地易守难攻,据有天时地利。之前辽东反贼早有准备,在朝廷大军之前已经行动,将我朝廷大军拒之于辽西之外。朝廷空发数十万大军,却只能徒劳的聚集于长城关内,空耗粮饷。

    我们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平定辽东时机。”杨广沉默不言。

    裴世矩继续道“辽东因其地形独特,故朝廷大军要想攻入辽东很难,但是如果辽东叛军想反攻中原,却也同样很难。叛军自得了辽西之后,朝廷与叛军之间就只有一个狭窄的长城临渝险关可以通过。如今我大军虽然据临渝关在手,但是守关有余,进攻却也难。

    辽东叛军在临渝关外足足有六七万大军,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叛军能在短期内增加更多的兵马。如此一来,叛军出不来,我们进不去,此为僵局。而除陆路外,只剩下海路。朝廷水师征辽,水师舰队只有两处可登陆,一是辽河入海口卑沙港,一是贝水入海口汉城港。除此两处外,其余地方难以让水师舰队登陆。但是这两处,早就有叛军严防死守,根本机可乘。”“依裴爱卿所言,莫不如果陈克复一心呆在辽东坐一个辽东王,那朕岂不是只能在洛阳干看着?”杨广语气略带嘲讽的道。

    “回陛下话,当然不会如此。臣只是认为,如今辽东并不是朝廷最当务之所急。我们最当务之急的是东突厥,陛下,臣已经得到了东突厥周边各方的回应,他们对于这次合攻突厥都表示愿意与我大隋共进退。铁勒、奚族、西突厥都已经做好了动员准备,随时都可以发兵征讨突厥。而唐国公李渊也来快信,言山西、河东各地已经做好了粮草准备,随时可以出兵征讨东突厥。详细情况,他已经派了马邑太守李世民回来面君细奏。”

    “打与不打,什么时候打,这权利都在朕的手中,裴卿莫不以为朕还要听那些外族所言不成?”“臣不敢,只是辽东陈克复虽是蛟龙,可如今却自困牢笼之中,根本不足惧也,陛下完全可以在解决了东突厥之后再来收拾他。而东突厥则不同,东突厥虽然实力和辽东军相仿,但东突厥与我大隋边境交界上万里地。如此漫长的边境,根本法全部防的过来,加之突厥大都是骑兵,且全民皆兵,如今整个东突厥可以武装五十万骑兵。陛下,去岁北方大雪,草原部族皆历白灾,以灾情来看,他们根本不可能熬到夏天。以突厥人的惯例来看,碰到这种情况,他们只有发起战争通过劫掠来解决。”

    “陛下,现在如果打突厥,那们主动权全在我大隋手中,在哪打,怎么打,都由我们说了算。而且还有铁勒、奚族、西突厥等等共同发兵。但是如果让突厥人先下手,那我大隋就将失去这宝贵的先机,到时我中原与突厥上万里边境,任地方,都有可能在任一时间里被突厥狼骑突入侵袭,到那个时候,应付起来可就麻烦了。到时必定赤地千里,我大隋数子民处于突厥铁蹄之下。陛下,请三思!”裴世矩是大隋外交第一人,对于当今大隋周边的形势他是最了解的人。在他看来,东突厥才是眼下大隋最需要迫切解决的。毕竟北方草原上的部族的危害,是所有中原人所担忧的。如今的突厥人已经恢复了实力,如果让他们再次南下,那将对大隋造成巨大的危害。

    杨广沉默一会后道“卿之所言,朕都知道,但是如你所言,辽东陈克复居于牢笼之中,此时正是朝廷剪灭他的最好时机。如果让打破了牢笼,那时再想灭他,可就要麻烦数倍。而东突厥居于草原塞外,兼之都是骑兵,来去如风。如若我主动进击,那突厥人很有可能远循,到时我去敌循。我退敌又进,却又如之奈何?”这也是杨广的一个担心,万一始毕可汗不肯跟他决战,那么大隋的优势也将丧失。草原何止千万里之广,到时茫茫草原之上,如何快速歼灭突厥人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万一不能快速平定东突厥,却让陈克复趁着朝廷和东突厥人大战的机会,杀出了辽东,那时候朝廷可就麻烦了。不但要面临两线做战的可能,而且很有可能被陈克复与始毕两面夹击。

    虞世基出列道“陛下,如若朝廷先打东突厥,那么现在朝廷的南北两路征辽大军,可暂时改动一下。将南路大军撤回,在长城临渝关口驻扎一支十到二十万的大军,那么以临渝关的险要,只是防守绝对有余。到时朝廷即可派出大军,与突厥一决高下。只要我们击败东突厥,哪怕是将其击退,对朝廷也是十分的有利。到时朝廷就可以借道突厥,自契丹或者库莫奚甚至更北方的铁勒攻入辽东。而且我们还能与铁勒、库莫奚同时出兵,兵发三路,同时进攻辽西、室韦。”杨广眼睛一亮,也不禁为虞世基的这个是非些心动。眼下因为北方有东突厥这个敌人,所以大隋与辽东只能双方都守着长城险关临渝关口。这么险要的地方,根本不适合大军作战,双方堆着几十万大军在那里,却根本难打起来。

    而如果击败了东突厥,甚至只要将靠近库莫奚、契丹的这一些地方夺下来,那么大隋的军队就能绕过临渝关。从草原上的奚族攻入辽西、或者从突厥攻入契丹再攻入辽东,又或者直接从北方铁勒攻入室韦。但是不管是哪个方法,都等于朝廷的大军难避开辽东海上的天然屏障,和临渝关这个狭窄险要的入口。

    而对于朝廷大军来说,只要进入辽东,朝廷的兵马众多的优势也就发挥了出来。到时就可以分攻各处,各个击破。甚至和辽东军在平原上来一次决战,但不管如何,这都是对朝廷十分有利的。

    又和众臣讨论许久之后,杨广道“朕意已决,先征突厥、再平辽东!”为了防止东突厥先得到消息,不战而逃到更远的漠北,杨广决定,这次亲征他先打北巡的借口。他先带后宫嫔妃和京都文武大臣及十五万禁卫军出发,赶往河东要塞太原,然后在那里汇集各路兵马,与铁勒、库莫奚、西突厥四方约期共同讨伐东突厥,一战功平!

    :今日四更一万三千字完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