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376章 杀鸡儆猴

    殿中穹顶上一颗颗明珠如灿烂星空,杨广一人有些孤独的坐在此时看起来比宽阔和巨大的太极大殿之中。半躺在龙椅之上,杨广一直保持着仰望的姿势,已经足有大半个时辰。

    所有殿中当值的内sh和禁卫都被杨广赶的远远的,殿中没有点灯,空旷和昏暗的大殿之中,只剩下那宫殿穹顶之上那一颗颗发出明光的夜明珠。

    杨广在出神,他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喜欢上一人独自呆在巨大的太极殿中,就这样安静的望着如星空一样的宫殿穹顶。月有yn晴圆缺,就连璀璨星空也不会一直有。也许今天是星空璀璨,明日就是乌云一片,后日又是狂风大雨,那可把握捉mo的天空,总不会让人一直如意。

    唯有这太极殿的穹顶,那上面如星空璀璨的夜明珠,才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们就那样在那里,恒久不变。不管自己想什么时候来看,他们都一直存在那里。看着这如星空般璀璨的穹顶,杨广时常会深深的陷入进去。

    他常常会想,自八王之乱西晋灭国后,长达一百一十六年的五胡之乱开始,神州陆沉。汉人沦为奴隶,除少量逃往江南东晋的汉人外,北方的汉人惨遭屠杀,整个华夏文明陷入了最黑暗的时代。一提起这个时代,就连那些史家也不愿意多言。

    而从刘裕篡东晋自立南宋起,中原又继续南北分立了一百八十年。

    北方依然处于各少数外族的统治当中。是他的父亲杨坚,篡北周灭北齐后立隋,又以以匹敌的气势废西粱国,平定南陈,彻底统一南北,拥有中原。并且也正是从他的父亲开始,开始恢复汉人姓氏、恢复周礼、秦汉服章制度。

    他的父亲统一南北,平定中原,并且休养生息,积攒了强大的财富与实力。从五胡之乱时汉人只有四百万人口,到他父亲时的四千六百万,华夏汉人再一次达到了极致强盛的时代。而且通过合弱离强,分化合击之策,大隋连续多次击败了强盛的北方草原突厥汗国,防止了汉人再次遭受北方胡人的侵害。

    但是杨广自登基之后,就十常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中原王朝长达三百年的虚弱和黑暗。

    汉朝曾经被称为强汉,可最后却汉灭之后没多少年,却出现了中原王朝最黑暗的五胡乱华时代。他常常夜不能寐,他常常会看着他老爹帮他攒下的这个富强的大隋,也会有朝一日,盛极而衰。这样的想法让他法接受,他开始勤于政事,每日亲躬政事。甚至亲自不远万里,西巡至遥远苦寒的张掖,那一次,随驾的宫嫔禁卫死伤四成。

    可他没有被吓倒,依然不断的行动着。他击败了突厥、灭了伊吾、灭了吐谷浑。但是每日一停下来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还不够,总如镜hu水月、空中楼阁、海市蜃楼一样的虚。他修运河、迁东都。

    最后当他在这太极殿中注意到这些穹顶上的明珠时,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开创一他更加富强的大隋,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皇朝,让华夏汉人彻底摆脱北方胡族的威胁,再也不要去担心亡族灭种之祸。面对着这沉重的目标,他法按步就班的一步步来,他十分期待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就将一切都给准备好。

    特别是当他那只有两个子嗣,却还早天掉了一个最受他喜欢的太子之时,面对着那放ng不羁,并没多少安邦定国之策的次子齐王睐时,他心头越发的沉重。他不敢想象,他百年大行之后,如果让唯一剩下的这个儿子杨睐来执掌大隋帝国的结果。他心急了,他沉不住气了。他一心想在有生之年,为杨睐打下一个富强而又安定,且没有周边外族威胁的强大帝国。

    而且感受到南北朝时代世家大臣篡位的传统习惯,杨广急切的向大隋的贵族世家动了手。j进而又急迫,不但是对世家,自太子后,杨广的所有政策都越来越急功近利。

    太过于急功近利终于让他自己吞下了苦果,三征高句丽,死伤百万,帝国元气大伤。打击世家,却让杨玄感起兵叛乱,不产的世家贵族从此和他貌合神离,离心离德。而连年的大动作,也让富强的中原百姓流离失所,矢下沸腾,农民叛军四起。只是杨广一直相信,那些都不过是他为政必须付出的代价,而他能得到的就是以三十年的时间,完成一百年的布局,好让大隋能在他那能的儿子中继续下去。

    在大业八年、九年这两年最艰难的时候,他犹豫过、痛苦过、徘徊过,但从没后悔过。

    每当他独自坐在这空旷的太极殿中,看着那殿中穹顶之上如星空般璀璨,他就在心中越发坚定自己的信念。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闯过了这一关,那么大隋就将不必再如西晋后那数个更替的短命王朝一样,一二世就终结了。他要建立一个如这般璀璨的恒久帝国,永远辉煌璀璨。

    最艰难的两年终于过去,他赌赢了,大隋终于灭掉了威逼中原的五百年高句丽王朝。而平定高句丽后,大隋也很快就将中原各地那些跳粱的农民叛军给〖镇〗压了。在他的计划当中,只要再击败了野心勃勃又桀骜不驯的东突厥之后,他就将有足够的时间来休养生息,恢复中原。

    只是他重没有想过,这样的时候他居然被他曾经最欣赏的臣子背叛了。

    当年他三征高句丽的关健时候,结果杨玄感反了,让他的东征攻败垂成。也正是因杨玄感的叛乱,才使得原本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的陈克复就此坐大。

    也才让陈克复有机会在他就要平定大隋最后一个强敌东突厥之时,却又跳出来割据辽东做乱。

    人世间的苍桑变幻,终究不过是天上星空的一瞬间。名君英主、

    圣贤英豪,从何而来,到何处去,百年以后,终究不过是一杯黄土,难逃宿命归宿。匆匆百年,唯一能留下的,除了这头顶的星空,也只剩下了史书上的青史留名。

    名师圣贤著书立传,名传千古。而名君英主,却开创一个个辉煌数百年的皇朝,世代传承。就连那些罪大恶极之辈,最后也会在史书上留下重重一笔。而那些普通的百姓,却唯有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来刻下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印痕。

    自己终究是要死的,但是自巳却正在开创一个可以传承百世的辉煌皇朝,永传后世。至于现在的纷纷拢拢,等到自己死后,终将是要看最后的结果来盖棺定论的。只要自己坚持下去了,那么他将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只属于杨隋的大时代。

    当初面对杨玄感觉的反叛,他率军回中原,没有丝毫犹豫的〖镇〗压了。现在终于又轮到了这个选择的时候,一边是马上即将最终决战的大隋和东突厥决战,战胜即可再保大隋三十年边疆平静。一边却是曾经最欣赏的臣子,如今却成了自己大业的拦路石子。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是先彻底的击败东突厥,再回身解决东边的辽东。还是先平定辽东,杀鸡儆猴,威慑中原所有又重新蠢yu动的农民叛军?

    先北后东、还是先东后北?

    杨广久久不决,起身又将置于案上的军情拿了起来。信还是那封信,瓦岗军攻破荥阳险关金堤关,已经杀入了荥阳郡各县。

    “瓦岗、陈克复”轻轻念了几遍这两个名字后,杨广冷冷的站了起来。

    攘外必先安内,如今不管是东突厥还是陈克复,实际上都可以算的上是中原之外。而这据传言已经被陈克复收聚的十万瓦岗军却近在咫尺,娄东都不过一天多的距离。

    而且更让杨广不得不重视的是,就在荥阳的巩县,那里是大隋天下六大粮仓之一的洛口仓。洛口仓存有粮食两千四百万石,是矢隋第一大粮仓,其中存储的二千多万石粮食,正是负责供应东都洛阳的附近三大粮仓之一。这座粮仓不但是供应京都的大粮仓,而且这里面的粮食也是整个大隋中原河南地区的战备储备粮食。关健时候,南北东西都可以从这里调粮应急。

    如果瓦岗军攻破了这座粮仓,那就不再是被攻破了一座小小县城那么简单的事情。

    杀鸡儆猴,看来十万瓦岗军已经是一只比较合适的鸡了。一来他们距离东都太近,二来又和陈克复扯上了关系,他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了。

    “来人,给朕沐浴更新,马上召集京中所有从五品以上官员,朕马上要在太极殿召开大朝会。另外,传诏所有居于京都从五品以上将领,不论实职、散官、爵位,只要是从五品以上立即召集!快去!”

    几位内sh在殿门口跪下接了。谕,弯腰告退,一路小跑着往外门下省传旨而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