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371章 检阅三军 誓师西征

    看着那万众期待的场面,陈克复心头也是热血沸腾。混到这一步,可以说想要的都得到了,当初一心经营辽东,最后割据辽东,除了自己的野心,不也是为了这些子民吗?

    战舰徐徐进港,港口一阵阵的欢呼声传来,直冲云宵。

    当初陈克复身死的消息传到辽东,不知道让多少人彷徨,在辽东的日子是有目共睹的。一天比一天红火的日子,甚至是那一天比一天开垦的多的土地,让每一个辽东人都对生活充满了憧憬。可是如果陈大帅一死,特别还是谋反被杀,那么辽东的前景也十分堪优。

    辽东不少人都是从中原迁来的,中原那些年时刻的兵荒马乱,让每一个人都难以忘记。谁都知道,如果战乱一起,到最后,那么男人都要被征去打仗,家中的钱粮也都要做为加税交上去。到时家破人亡,流离失死,饥荒饿死,是大多数人在战乱中的结局。

    犹如乌云之后的晴天,陈克复的回归,也让笼罩在每个人心头的乌云尽皆散去。每个人都在m信崇拜着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传奇。他能以一万人而灭亡高句丽,平定辽东。现在所有人也相信,有着三十万大军的他,也一定能打败朝廷大军,保他们安定生活。

    陈雷一身崭新的明光铠甲,腰配横刀,带着整整一团三百人护卫着陈克复的身侧。上次进入中原的一百名卫士,最后基本上都战死了。这次陈克复回辽东,辽东军诸位将军早就从整个辽东军中抽调了两百名精锐军士,又从破军讲武堂中抽调了一百名刚结业的最优秀的受训尉官,一起组成了最新的陈破军元帅卫队。

    三百名卫士,最低的军衔也是上士这里每个人都有着最少两年的军龄,十场以上的实战经历。面对着如潮人海,每一名卫士都如临大敌,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紧紧的以自己高大结实的身躯,为大帅围起了一道血肉之墙。

    今日,除了率八万兵驻守辽西临渝关外的鲁世深、沈光几员大将和驻守在平壤的胡海等将领外,整个辽东军的大多高层此时都汇聚于此。

    一番j动热烈的拥抱相见之后,陈克复等人回到了卑沙城。

    为了欢迎陈克复的归来,辽东军特地调来了多支精锐部队的一部份人马组成了一支十万人的军队,进行一场盛大的检阅三军阅兵仪式。

    对于手下将领的这个安排,陈克复十分满意。

    之前辽东虽然没乱但是每个人心中多少都会有过一些犹豫。眼下他已经归来,那就要释放出一个强势的形像。而检阅三军十万人的大场面,正是向辽东百姓和军民树立这样的观念。让他们明白辽东依然强盛。

    卑沙东城门楼上陈克复等辽东军文武高层肃立于上。东城面门,此时整整十万大军正列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等待着检阅。战士们铠甲明亮,武器锐利。这是辽东军的精华,也包含了大多了辽东军中的老兵他们就是辽东军的最强之姿。

    老将李奔雷站在陈克复的身后,自陈克复下船之后还没有和他说过话。他心中也明白,自己之前的行为已经让陈克复有些不太满意。

    过去,他是陈克复最为信任的佐素官,是陈克复的左膀右臂。甚至很多时候,他还是陈克复的老师,如师如父。可是现在,昔日稚nen的学生,已经成为所有人崇拜的上位者,扶摇于九天之上。

    对于他之前的选择,他并不后悔,他一直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军人。

    而陈克复的所做所为,却与他的人生信念和追求相左。虽然自己的三个孙子如今也跟着陈克复一道,但是他却并不愿意改变自己。也许是时候了,大帅陈克复已经成长,再不需要他在一边的帮扶了。

    慢慢走上前,李奔雷轻声道“破军,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陈克复回转头看着李奔雷,心头复杂。他回来后还没有和李奔雷说过话,不是没看到他,或者忘记了他,也不是生他的气。而是他没有想好要如何与他说,他明白李奔雷是什么样的人,也敬重他的这种观念。但是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如今正带着两百多万人的前行,所以他只能选择做自己需要的。

    “我也有事想和你说,本打算回去好我们爷俩一边喝酒一边好好聊聊。”陈克复笑着道。

    老爷子也笑了笑“你能平安回来就好,老爷子我已经白发人送过两个黑发人,实在不愿意再经历这样的事情。当初你的消息传回来,我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段时间我也想了许多,感觉我终究还是老了。当年初入破军营时,我虽老,却总觉得自己心中限j雷。而如今,却已经心如止水。

    甚至马也跑不动了,天下终究是你们的天下。我想过了,枰算从辽东军退下来,我知道你一直很看重破军讲武堂,如果你还愿意用我,我想去讲武堂,做一个山正。希望有生之年,也能再为辽东军培训出几名优秀的将领出来。…”

    陈克复一愣,他从没有对老爷子生过不相信之心。老爷子这话,让他不禁有些沉默。好一会他才道“老爷子,我一向视你为师为父。如果你因我刚才的怠慢而生气的话,你可以直接骂我,何必说这话。老爷子你如今不过六十余岁,正是一位将军的黄金年龄。你战阵经验丰富,作战勇猛,正是如今我们辽东军需要的独当一面的大帅。

    当此之时,你怎么能弃辽东军而去呢?”

    “我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说这放大的,实际上是老爷子我心生退意了。我戎马一生,征战了大半辈子,临到都老了,也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将军百战而难免阵上亡,老爷子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就让我也做一回逃兵!”

    看着老爷子那坚定的表情,陈克复叹息一声“我可以答应你任破军讲武堂山正一事,但你也得答应我,我可以不要求你再上战阵,但你得加入我正拟建的辽东参谋本部任幕僚长。”军中将〖书〗记、参谋等称为幕僚,而幕僚长自然就是这些幕僚之长。参谋本部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总参谋部,或者宋时枢密院的一部份职能。而幕僚长,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的总参谋长。这是一个职位相当高的位置,最起码相当于如今大隋的兵部尚书。陈克复以他来任此职,也是看重老爷子的资历和人品。

    老爷子没有直接答应,只说要考虑几天。

    “大帅,三军请求开始检阅!”毛饵站在一旁请示道。

    陈克复点点头,呛啷一声拨出腰间雪亮横刀,举臂向前挥刀一指,大吼一声“兵锋所向,势不可挡!三军校阅开始!”

    城楼上十六名传令兵齐晃动令旗,城下大军方阵之中。最先出场的就是重步兵陌刀方阵。厚重的重步兵铠甲,长达丈余、闪着这寒芒的噬血陌刀。整齐如一的步伐踏在城外的草地上,发出沉闷如雷般的响声。十人为一横,十人为一坚列,刚好百人为一阵列,整个三十个阵列三千名陌刀军踏着整齐的步伐隆隆而过,一面面大旗迎风飘过。

    辽东军训练条例中的阵列训练本是训练团体协同做战的能力,但是此时光用来进行检阅,那整齐划一,齐整比的步伐队列,却让二十多万辽东百姓,各周边各族的使节,及那些各地的商队商旅们看的目瞪口呆,他们重没有见过这样的一支威武的军队。那耀眼的明亮铠甲,闪着噬血锋芒的陌刀,高大健壮的战士,统一而厚重的步伐,让每个人看的都是心头狂震,暗道就是天兵也不外如是也。

    整整十万人,重步兵陌刀兵,手持着大盾组成铜墙铁壁进的奇兵盾步兵团,长枪长矛如林的枪奇兵团。手持小盾、横刀、战斧、双手大剑的跳ng兵团。背着长弓短弓的弓兵团,带着数把弩机箭壶的弩箭兵团。还有装配以骑枪长矛为主的枪轻骑兵团、装备弓弩为主的弓轻骑兵团,专门进行侦察任务的侦察骑兵。以及大量的骑马行军,步行做战的骑步兵团。一支又一支闪亮却又威的军队一一而过。看的所有人都面红耳赤,热血沸腾。

    步兵骑兵过后,则是工兵部队。这些工兵部队全都配备着马车,

    用以驮着他们的大家伙。基本上工兵部队参与检阅的都是他们的重型武器,轻投石车兵团,重投石车兵团,冲车兵团,云车兵团,弩hung兵团,还有新编投雷车兵团、掷兵团、爆破兵团。那高大比的器械,让人看的心驰神往。而工兵部队为了更好的震慑他们一把,三个新编受阅兵团,更是进行了现场操作演习。

    投雷车兵团其实就是投石车部队,不过他们投的全是火药武器,从火药包到火油、毒气等,都是用投石车抛射攻击。而掷兵团,却都是属于投雷车兵团的辅助兵种。他们全都是那种臂力过人的那种,在井地战时,不管是守城攻城还是堡垒做战,他们都是负责直接投掷小

    号的手雷、炸药包等火药武器。虽然不如投雷车投的远,但他们却更机动,更快速。特别适合短兵相接之时。而爆破兵团,却是专门进行定点爆破等任务,如炸门,炸墙等。由于火药武器威力不大,所以要想炸开城门或者城墙都必须经过精密计算,并且安放在合适的地方才行。而除了爆破,他们还要进行地雷安设、水雷布设等任务。

    当一声又一声巨响响起,甚至那垒起来做演示的一面面石头墙轰然倒塌之时,第一次见到这种一直听闻于传说中的辽东雷时,所有人都有种炫晕的感觉。

    硝烟还未散尽,最后出场的却是整个辽东军中王牌中的王牌,脱胎于破军营的甲骑具装的重装骑兵。同样是三千名重装骑兵参加检阅,但他们所发出的威势,却比陌刀军更加的震慑人心。

    人如虎、马如龙。黑衣黑衣甲,三千骑兵三千匹战马,人人都是黑se的明光战甲,黑se头盔,甚至盔缨也是黑se的每个骑兵手中持的不是骑枪也不是长矛而是轻一se珍贵比的马槊,这是重骑兵专有的待遇。其它的轻骑兵中,许多军官都不一定有马槊,但是重骑兵中哪怕最低级的骑兵也握有一把。仅仅只是轻驰而过,那种一往前的气势已经征服了所有的观者。

    从清晨到午后,十万大军的检阅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所有人看的忘记了饥渴,看的三月春寒中也大汗淋漓心中j爽比。陈克复满意的看着那些四处赶来的百姓的反应,他拨刀长指,数十万百姓围在城下四周,等着听这位传奇大帅的发言。

    “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曩者,强秦弱主,赵高执柄专制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终有望夷之败,祖宗焚灭,污辱至今,永为世鉴。及臻吕后季年产禄专政,内兼二军外统赵粱:擅断万机,决事省禁:下陵上替,海内寒心。于是绛侯朱虚兴兵奋怒,诛夷逆暴,尊立太宗,故能王道兴隆,光明显融:此则大臣立权之明表也。”

    陈克复气沉丹田,一开口就一大段当年陈琳做的讨伐曹操千古名檄。

    “本帅自留守辽东以来,惟知循公守法,卫国保疆,曾以一万孤军而灭高句丽之国,平定辽东边疆。当今陛下,久居深宫,天听阻隔,受蔽,是非不明,黑白不分。宇文述、裴蕴、李渊等jn人,盅huo朝野,倒行逆施,不思以治国良策以谏君,反党同代异、结党循s,大肆杀戮国之柱国。如今又yu将我辽东将士视为异己,yu除之而后快。想我辽东军民百姓,为国守疆,却换来此种结果,令人心寒。此数獠乱祖宗成法,辱先皇遗愿,jn佞不除,江山不报,先皇文皇帝国训有云:朝正臣,内有jn恶,必训兵讨之,以清君侧!!现本帅奉先皇遗命…一除jn佞,清君侧安社稷,复大隋,还我朗朗乾坤!!”

    陈克复一字一句,声声都运足了力气,声传四方。虽然这些话点不是很白,但是百姓当中还是有不少能听懂的,纷纷解释给周边的人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所有人都差不多明白了陈克复语中的意思。

    这两段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陈克复给自己起兵造反找了个借口。

    他不直说自己要造反,反而说如今的大隋被几个jn佞把持,以致使得皇帝都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他说,听说圣明的君主面临危局制定策略来平定变乱,忠心的臣子面临灾难寻求对策来确立自己的地位,所以先有了不凡的人,然后有不凡的事:有不凡的事,然后能立不凡的功勋。这个不凡,是普通人法想象的。从前强大的秦国的国君却很软弱,赵高执政,专权控制政局,自己作威作福,最终导致灭族之祸,至今背负骂名,到了吕后时期,吕禄、吕产专政,擅自处理政事,以及宫内事务,下级欺凌上级,全国的人都感到寒心,于是绛侯周勃、朱虚侯刘章,愤怒起兵,诛讨叛乱,尊立刘氏皇帝,所以能国家兴隆,他们也光照史册,这就是大臣立功的典范。

    先找了不少的例子,然后话锋一转,说他当初和辽东军如何辛苦的平定了辽东。而现在,皇帝因受宇文述、裴蕴、李渊三个大蔽,不但不记得这些。反而因这几个jn臣的古huo而要杀害忠良,残害辜。而且他们之前已经杀了不少忠臣,荼毒了许多百姓,现在终于轮到了他陈克复和辽东的军民百姓了。说到后面,陈克复干脆扯了个谎,说是隋文帝杨坚曾经有遗旨,只要朝中没有了忠正的大臣,皇帝身边都剩下了jn佞小人的时候,各地的忠君之臣,必须率兵讨伐,帮助皇帝清除身边的jn佞。

    扯了这么一面大旗,反正这种事情真真假假百姓又如何得知。很多时候,百姓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至于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却不一定就真的有人会在意。

    看到数的人议论纷纷,陈克复心神jng,终于又迈出这关健的一步了。

    呛啷一声,陈克复再次拨刀在手,当着几十万人的面,一刀割在自己的左手掌心,鲜血直流。陈克复右手举刀,左手亮着流血的伤口,斩钉截铁的吼道“今日我陈克复在此起辽东马步军三十万、水师十万、契丹罗盟军十万,共襄义兵。清君侧、除jn佞!复我大隋,还我朗朗乾坤!”

    “清君侧、除jn佞!复我大隋!还我朗朗乾坤!”一声又一声的附和声响起,渐渐的汇聚成一整道整齐而又嘹亮的数十万人大合声,声若雷霆,震动百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