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155章 拥兵自重(求月票)

    在战场上,用敌人来实战轮流练兵,估计这也就陈克复能想的到,这的出这样的事情。

    对于陈克复来说,精兵是他所要的,而数量也是他所要的。光有精兵,而数量太少,是争不了天下的。但是如果光有数量,纵有十几二十万兵,也一样难以去和那些枭雄们争夺天下。

    东北面的扶余等各城的兵马经此一役,可以说是被他一扫而尽。

    虽然这次辽人出乎意料的来的多,但打完仗之后,却也一下子有了一个意外收获,那就是在高句丽的辽东,一下子所有的防卫力量都没了。

    渊太祛此次出兵在大小近皿十个小城之中,只留下子不到一万步兵防守。其余的所有兵马都被他带走了,就连渊氏一族的一万精锐s兵也同样带到了金山峡谷,其它种族也好不到哪去。不但各族本来就没多少的s兵尽出,就连各族中的青壮及奴隶壮丁也全都拉到金山峡谷,被陈克复一网打尽。

    眼下整个辽河上游空虚,基本上是和脱光了衣服躺在hung上再女人一样,就等着隋军去占有她了。

    前几日,一来将士们大战过后,太过于疲惫,二来也因天降大雨,陈克复拖着没有最后去攻击渊太祛的残余人马。但是现在,天气转好,地面也不再泥泞,隋军士兵们也经过几天时间的休整,重新又精神饱满起来。

    对于陈克复来说,也走到了扫尾的时候了,只要将渊太祛搞定,他就能乘机出兵东北部,将扶余、盖牟、金山等诸城一扫而光。收缴掉各城中的所有储备粮草器械俘虏各城中的所有青壮人口。到时,扫平各城之后,他再带着大兵加大到辽东城,加紧时间训练士兵”他自信,他完全能挡的住辽人的北上攻击。

    就和李节曾经猜透的一样,辽人当初对着隋军玩坚壁清野,他一样可以玩,扫平辽河一线的山城之后。到时不管是乙支文德来,还是高建武来一样得不到粮食补充,到时就是想拉个壮丁,都不会再有机会。

    师夷长技以制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陈克复这就叫现学现卖。

    对于渊太祛他倒并不担心,现在他不肯降,但是只要再让全军去轮他一圈,到时他就不一定能撑的住了。到时,陈克复再和他说下交换战俘他说不定就愿意投降了。毕竟能活着,没有哪个愿意死蝼蚁甚且偷生,更何况在高句丽贵不可言的渊太祛。他这不愿意降”不过是担心降了后的结局会很惨但是如果陈克复保证到时会拿他们去交换隋军战俘,估计这人就不会再撑的住了。

    对于隋军轮战渊太祛,陈克复也没有什么兴趣去看,带着自己的卫队回到了帐内。

    搞定了渊太祛,也表示陈克复终于不用整晚的睡不觉了没有了辽东的兵马。高句丽要想反攻辽东城,短时间是不大可能。要想攻辽东城,没有十万左右的部队是不行的。

    辽东城坚墙高,且又物资充足,根本不担心围城。只有破城才能攻下辽东城,而想破城,按常规的以七破一的攻防战惯例相异攻破一支有着八万人军队防守的坚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当初杨方攻击高建武十万人防守的辽东城,可走出动了四五十万大军,还不包括二十多万的辅兵以及三四十万的民夫。就是那样,杨广也是hu了月余的时间才硬打硬的将辽东城的守军消耗一尽。

    现在对陈克复来说,辽东他已经站住了脚,接下来就是想着如何生根了。光拿下辽东城,坐守在城中等着杨广明年带兵来征辽,不是他陈克复愿意的。

    得陇而望蜀,现在他陈克复站住了脚,自然就是想的更多。更多的当然是能和辽人形成一种势力平衡,大家划地而治。刚刚留下来时,太大的压力与理想扛在肩膀上,自杨广退兵之后,陈克复还真的是没有安稳的睡过一觉。

    每天做梦都在筹划1着如何打下辽东城,如何在高句丽人的包围中生存下来,甚至想着要如何的去抓紧将士们的心。如何的去防备如李节这样的人,每时每刻,心中都充满着算计,太累了。

    如今突然一下子觉得好像压在身上的压力没有了,再也不担心睡到半夜时会有辽人冲进城了。从现在起,没有个两三月时间,高句丽人很难集结人马再次北上,特别是当此高句丽西北面的力量完全被扫平之时。

    “给我准备文房用具,我要给陛下报捷!”陈克复坐在帐中,转身对账口的张锦道,陈克复打算亲自向如果杨广上表报捷,当然,报的并不是这次的金山峡谷战站果。

    他要写的表章,要报的是攻下辽东城的奏表。当日攻下辽东城之时,他并没有向杨广报告。

    不是他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忘记,完全是他没有写。

    当日攻下辽东城之时,离杨广大军撤军并没有几天,说不定大军都还没有到达辽河西边的怀化镇。

    他担心万一杨广一听说打下了辽东城,一时j动,又调一支人马回转来和他共同防守辽东城,那可就麻烦了。不管调谁,杨广派来的人肯定也是级别不低,他一个火线连续提拨的将军,怎么也是比不过那些在朝中有着深根错节的高级将军们的。

    在杨广身边的时候还好,毕竟他是杨广比较喜欢的将军,天子宠臣,别人看他不爽,也只是暗中上上眼药水什么的。不耳能做的太明显,毕竟搞火了,陈克复到时直接到杨广面前去告状去了。

    但是如果到时派一大将来一起留守,到时他说了算,还是那人说了算?那时他只有破军营一万人,而如果杨广知道攻下了辽东城,真的派兵马来留守的话,人数肯定不会少,三五万人是不会少的。到时谁的拳头大谁说话,他一个新晋大将军,肯定是压不过一个老牌大将军的。

    就算他到时手段好,不落下风,可他这想以辽东城做根基,乘势发展自己实力的想法估计也得胎死腹中了。毕竟有这么一位大将大,什么事情都得受到制掣,比如现在他搞的这扩兵,这改军制,设军衔,如果辽东还有位手握兵权的实力派将军,他又怎么可以做到现在这一步。

    弄的不好,他就和那李节一样,被人给架空了。毕竟李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初他能架空李节,就是因为他有兵,而李节只带了几个将军来。而万一到时来的是一个带着数万兵的将军来,那只有一万兵的陈克复估计就得去打酱油了。

    这栏的事情他当然不想发生,所以打下辽东城之后,他就一直压着没向杨广报告。反正这事情到时也好脱,就说现在辽东局势不稳,也说的过去。

    到了现在,时间转眼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月了,这事情也不能再拖了,而且也没有必要再拖了。

    按他苒算,杨广现在估计都已经过了北平郡,到了涿郡了。

    而他现在开始向杨广写奏表,再加上一路上的时间,等他的信使见到杨广,估计都还得要半个月了。估计到时杨广都已经回到了东都洛阳了。到那时,事情肯定就和之前不一样了。

    杨广还在辽西的时候,是可以随时派一支人马回来的,毕竟他身边大军云集。而等到到了东都洛阳,到时各支兵马肯定也要派下去平乱。这兵马易散不易结,一散下去,想再调一支兵马北上辽东,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一来而往的,等杨广想调兵马时,这天时也进入九月了,到时整个辽东都处于雨季,连辽河都会水势大涨,根本就不再适合兵马行军了。

    而就算杨广打算从河北或者辽西派一支兵马到辽东来,估计等他的命令传到也一样得到九月去了,等真到了辽东估计也到干月了。到那时,他陈克复手握八万兵马,虽然还不能算强兵,但最起码也能算的上是一支能够战斗的大军。

    手中有八万兵,而且又是在这山高皇帝远的辽东,那还不是他陈克复说的算。不管到时来的是谁,就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也得卧着。

    陈克复一直信奉的一句话说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yn谋计策那都是苍白的。

    眼下天下已经大乱,杨广连自己家门前的事情都快搞不定了,更别说管他了。只要他一如即往的表现的服从杨广的命令,为杨广的大业开疆扩土,估计杨广是不会太在意一些小问题的。

    乱世当道,草头为王,武夫当国。他陈克复既然一穿越就来到了这大隋朝,来到了这乱世,还附身到了一个士兵身上,那注定了他就该成为一个当国的武夫。

    辽东,只能是他一个人的辽东,哪怕表面上现在会是杨广的辽东,但却也只能由他来统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如李节一流不能和他同心的,他早晚要将他们架空、孤立!哪怕再来一个,也绝逃不过和李节同样的命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