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隋末

第152章 就你也配

    大业九年八月十六日,高句丽东北联军前军统帅,王国大对卢嫡次子渊净土阵亡。【笔趣阁高品质更新】

    两个时辰之后,高句丽东北联军后军统帅,王国大对卢渊子游的亲弟弟,东北联军统帅渊太祚的亲叔叔,渊盖铜被俘。

    陈克复在歼灭了渊净土之后,就开始带着人马转移到了东面山头,这里正是渊盖铜的八千人马。可以说他们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只是可惜当时被数万隋军追赶的路可走,来不及整理阵形,只好退到了山上,想重整阵形之后,再与隋军决一死战。不过,隋军却再也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他们前脚退上山,后脚,隋军的那些扛着大刀,穿着厚甲的步兵们就已经围了过来,将整个山脚围了个几十层。一整好阵列,渊盖铜就率着兵马冲锋了,只是原本想着以骑对步,还是从山坡上往下冲,那些隋军步兵应当是一冲即溃的。

    可是事实证明他们锚了,后来连续几天他都忘记不了那一幕,骑兵们刚刚冲到了隋军的一百多步前,那些步兵的后面就是铺天盖地的箭雨飞了过来。

    那密集的箭雨,一下子就让骑兵们伤亡惨重,一批批的骑士摔落马上,一匹匹的战马嘶鸣着仆倒。以白马营的两千人马为先锋,以部族的两干余骑紧跟,后面是四千人的家族精锐步兵私兵,对于不断倒下的战友,那些辽人并没有恐慌,而是一个接一个的继续向前冲。

    他们相信,只要冲到了隋军的阵前,就能一冲而破,穿过隋军的包围圈。

    当他们离隋军步兵还有着六十余步的时候,那些步兵的身后又出现数列的步兵,他们全都手持着弩,可以连发的弩,比弓箭虽然射程短,可是射速更快,一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射出三箭。

    刚刚发生的一幕,再一次发生在了那些骑兵们的身上,又是一阵嘶鸣惨叫,近距离的弩箭射击,让辽人骑兵比刚才的伤亡更加惨重。

    剩余的骑兵没有人退缩,他们继续前冲,眼看着战马就是踏破隋人的阵线,可是那些原本一直没有动的扛着大刀的步兵们,却动了。

    齐齐的一声大吼,所有步兵整齐的挥刀,一片耀眼的白光闪过,冲在最前面的数十骑,瞬间都被劈威了两半。而那些步兵挥出一刀后却齐齐的向后退了两步,将后面的一列步兵显露了出来。

    除了那些步兵,其余刚才的箭手和弩手,此时也放下了弓箭,齐齐捡起身旁的步槊为、长矛,掩身在那些有着重重甲步兵的身后,又是一片耀眼的白光闪光,又是数十骑兵倒下,剩下没有被砍到的骑兵却又被那些持着步槊、长矛的轻步兵们补上了一记。

    一阵长吼,又一列的重步兵上前两步,向着阵前挥出一面刀墙。

    骑兵冲击,刀墙进!

    骑兵继续冲击,刀墙继续进!

    虽然骑兵们的战马也能撞倒重骑兵,甚至他们的狼牙棒也狼将那些躲在乌龟壳中的隋人步兵给击杀,但是他们的伤亡太大了。骑兵完全法冲破隋人的阵形,他们每击杀一个隋军,有时都付上四五人的阵亡。

    这这场硬对硬,鲜血与死亡的碰撞中,渊盖铜最先退缩了。他的骑兵虽然精锐不怕死,可也不是可以这样浪费的。他奈的吹向了收兵的号角。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连续五天之中,他改正面突袭为夜间突围。可是有了时间的隋军,早已经他们的山脚下挖道濠沟,埋上了刺钉,鹿脚、绊马索,甚至不用那些扛着大刀的步兵们再出动,光是这些工事,还有隋人的弓弩,他们就不得不一次次的功而返。

    等到第五日,天气晴朗,隋军带着大批的弩床、投石车来劝降的时候,他也是不肯的。

    结果隋军二话不说,直接就来了一阵石雨,和弩箭雨,一瞬间辽人伤亡数百人。

    在这摭拦的山坡之上,用不了两个时辰,他们就将全军尽没。

    看着那些家族的精锐们一个个的倒下,渊盖铜的心中在滴血。

    这个时候,他已经对这场战争不抱任何胜利的希望了,对着身边的亲兵下令,让他们打起了白旗。

    渊盖铜带着几个亲兵扛着白旗走下了山坡,手中提着一把大刀,对着山下严阵以待的隋兵道,“我要见你们的主帅!我是王国的大贵族,是王国大对卢的亲弟弟!”

    陈克复一听又来一个大对卢的亲戚,笑了笑,走到前阵,对着那壮汉道,“你要战,我便战!如果你要降,本帅接受!”

    渊盖铜瞪着一双大眼,冲着陈克复用一口地道的中原官话道,“你就是隋军的统帅吗?

    报上名号来,本将军也好知道究竟是败在谁的手中。”

    陈克复嘴角微微一扬,“本帅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辽河一战而扬名的陈破军正是在下。本将受大隋皇帝令,建破军营,攻新城,擒新城王高齐,以三千灭他两万兵,兵不血刃夺下新城。回师辽东,在**山与乙支文德八万骑兵大战,本帅以一千重骑兵破乙支八万骑。转而攻辽东,以一万骑兵破辽东城,荣留王高建武十万守军全灭,连他本人也被乱箭射死在了大梁水河畔。数日前,本帅诱高于贞、高延年五万军民北上辽东城,于辽东城歼灭其全军。这次又计诱你们八万人马南下,被本帅伏击于金山峡谷。今日,本帅就要将你们全部铲灭,降者免死,抗我大隋天威者,杀赦!”

    陈克复的这一番话,真真实实,九分真,一分假,但是于这两军阵前说出,却一下子就乱了渊盖铜的心。

    身后的隋军更是轰的一下,三军齐喝。

    “大隋万岁,皇帝万岁,大将军威武,东北军必胜!”

    渊盖铜面色发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愿意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可是看那些隋军士兵的反应,那隋将所说的却又不似假的。一时心里,心乱如麻,只是愣在那里,不停的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假的,不过是想乱我军心尔。”

    陈克复大笑几声,“我骗你,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只要本帅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灭你们也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要不是本将破了了辽东城,你以为你们收到的高建武的军令是哪来的?那不过是本帅用他的印信,在加上俘虏伪造的而已。对了,再告诉你一下,刚刚本帅已经将西面的那支人马全歼了,那主帅死前自称是高句丽大对声的次子渊净土,那岂不是你的亲侄子?”

    渊盖铜一听说侄子死了,愣了一下,愤怒的咆哮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也没什么,他不肯向本帅投降,所以本帅只好下令把他们全歼了。”

    渊盖铜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一双眼中闪现的尽是愤怒,他提着大刀,对着陈克复咆哮着道,“陈破军,你杀死了我的侄子,还杀害了我这么多的高句丽子民,你我子间,今天注定只能活一个。来,决斗!”

    说完挥舞着大刀,就向陈克复扑去。还没有等他扑到近前,陈克复的近卫连长张锦早已经带着数个近卫们一拥而上,对着他就猛扑了过去。三两下就缴了他的械。缴了械,一众近卫们还不满意,对着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就你也配!”张锦对着渊盖铜就吐了一口唾沫过去。

    陈克复挥了挥手,“好了,既然他们都已经打了白旗投降了,本帅也将信守诺言,给他们留一条性命。传本将命令,把他们捆起来,全送俘虏营去,等以后,找个机会全卖给辽东其它部族为奴。”

    已经被拖起的渊盖铜一听,愤怒的张着嘴吼道,“陈克复,你答应了不杀我们的,现在却要将我们贬为奴隶卖掉,你言而信。”只是他那满嘴的牙齿此时已经被打掉了大半,一说起话来就是漏风。

    “我只答应过你,不杀你们,留你们一条性命。可本帅并没有说不能将你们贬为奴隶卖掉?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乱说我可是能当你诬告,败坏我名誉的,我可是有权要求赔偿的。”欺负欺负一下高句丽人,陈克复心里也感觉到一阵爽快。

    渊盖铜被陈克复的一席话气的快吐血了,但是又说不出什么来,眼看着就要被拖下去了,忙大喊道,“我可以要求我大哥,也就是王国大对卢同意和隋朝交换俘虏。”好像怕陈克复不同意似的,渊盖金又加了一筹码道,“我们还可以付给你们赎金,我是贵族,有权被赎回。”

    陈克复一挥手,让押解着他的士兵停下,走到渊盖金的面前道,“你说的交换俘虏是什么意思?你们手上难道还有我们的俘虏?这次我们攻辽可没打过败仗,你们哪来的俘虏?”

    好像隔了几次没求月票了,大家有的投一张……听说一个号对给一本书投五张呢……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