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暗怀鬼胎(7)

    怜香暗暗气恼,自然不会让她独占风头,“娘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每天担心受惊,生怕你有半点损伤,不仅派人暗中保护你,有时自己偷偷跟在你后面,她把你看的比自己性命还重要,您可不能伤了她的心。”

    说到后面,激动的声音发抖。

    宁妃眼眶泛红,偷偷擦去眼角的眼水。

    惊天心中一软,无声叹了口气。

    “母妃,过去种种不要再提了,我们都忘了吧。只要你安份守已,当个平凡的宫妃,儿臣会孝顺你一辈子的。”[

    宁妃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一会儿青,变换莫测,良久才一脸的无奈,选择了妥协,“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强求不得,我又何必惹人厌呢?”

    惊天暗松了口气,不插手就好。

    晴雪眼珠转了转,笑吟吟的道,“母妃,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是你的晚辈,会好好照顾你老人家的。”

    她特别在后面几个字加重语气,格外清晰。

    宁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一丝灰心,“算了,晴雪,你自纪丧母,家中没有可信赖的妇人教导你,你以后每隔几天进一趟宫,我抽空指点一二。”

    这番话倒是合情合理,挑不出毛病,晴雪下意识的看向惊天,只见他微微点头,她的笑容越发的甜美,“那就麻烦母妃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呗。

    接下来的日子,惊天忙着帮皇上平稳局势,天天忙的脚不沾地。

    晴雪每隔四五天就进一趟宫,耐着性子听宁妃教诲一个时辰。

    什么女诫,什么以夫为天,什么三从四德,说的是唾沫横飞,兴致盎然,好像她是天下女子的典范。

    晴雪听的无语望天,有时候很想问一问宁妃,她抛夫弃子的举动算哪门子贤良淑德呢?

    她在江湖中干的破事,又算什么?

    明明干尽坏事,却还装的道貌岸然,装的纯洁如白莲花,就算是被戳穿身份,还若无其事,没半点羞愧之心,这样的女子又有什么资格教训她呢?

    但每当她忍不住想大骂出口时,就想起惊天无奈又担忧的眼神,既怕她受委屈,又担心生母和妻子一言不合吵起来。

    他才是夹在中间最为难的那个人。

    虽然每次他都义无反顾的站在她这边,但他的心并不平静,每当夜深人静,午夜梦回似睡非醒时,总能听到他惆怅痛楚的叹息。

    是啊,这是他的亲生母亲,血缘之亲是无法隔断的。

    不管宁妃是什么样的人,她都是惊天的生母,这一点永远也无法改变。

    所以她懒的跟宁妃一般计较,通常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没有记进半个字。[

    态度很好,但效果让人头疼。

    宁妃教了几回,都不见她有所长进,心烦意乱,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反而把自己气的够呛,只有强自忍耐。

    两人莫名的和谐起来,看上去还挺像一回事的,婆婆慈爱,媳妇孝顺,家和万事兴。

    但若是细看,必能看到两人隐忍的表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