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无论发生什么事, 我都在(7)

    太子心头颤栗,吓出一身冷汗,拼命磕头,“父皇,儿臣知错了,您要打要罚,儿臣愿领,求您保重身体,切莫动气,伤了身子骨,儿臣百死不能赎。”

    见儿子脑袋鲜血直流,还在磕头,又见唐惊天冷眼旁观,坐壁上观,不禁恨上心头,“皇上,您是一国之君,也是飞儿的父皇,是臣妾的夫君,您如此怀疑我们,让我们如何自处?不如赐死我们娘俩,为他人让路。”

    说到最后,她怨毒的目光扫向唐惊天。

    皇上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冰冷如十二月的霜雪,太子看在眼里,心惊肉跳,出声阻止,“母后。”

    明知父皇偏心眼,又何苦挑破?两边都下不了台,若是引的父皇彻底厌弃,他就完蛋了。[

    儿子声音中的恐惧,让皇后怔了怔,话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儿子,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皇上冰冷的声音如冰雹般砸过来,“说下去。”

    无数委屈涌上心头,皇后越想越伤心,顾不得其他,大声问道,“皇上,您 向来嫌弃我们母子,一心想扶他人上位,难道我说错了吗?但您有没有想过飞儿的艰难处境?您要是废了他,新君会饶了他吗?古往今来,哪个废太子能活?与其将来死于他人之手,不如今日来个痛快。”

    她也是没有办法,皇上心思难测,不知是怎么想的。

    眼见儿子一天天长成,皇上越发的猜忌,再这样下去,恐怕不能善了。

    与其被默默拖死,不如将事情挑破,逼他做个了断。

    太子心中冰冰凉凉,四肢发软,惊惧万分,“母后,求您别说了。”

    他心苦如连,母后好糊涂,父皇本来就不喜欢他们母子,对她这个发妻相敬如宾,早就没多少情份。

    这下子恐怕更是伤了夫妻之情,连累到他头上。

    哎,伴君如伴虎,一国之君岂是能逼的?

    他先是君,后是夫,只能敬着端着,却不能把他当成普通人家的夫君,由着性子拈酸吃味,半点不容人。

    母后啊,你怎么就想不透这一点?这次真被你害惨了。

    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母后被厌弃,他这个儿子也跟着遭殃。

    “父皇,母后一时气急,脑子发昏说错了话,儿臣愿意代她受罚。”

    皇上面无表情的看了他良久,眼神忽明忽暗,“传朕的旨意,皇后病重,需要静养,宫中事宜由静妃和如妃一起掌管,凡事都不要让皇后费心。”

    这话一出,皇后面如死灰,绝望的流下眼泪。

    又要软禁她吗?

    这次更是不给她留情面,她还有机会翻身复出吗?

    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这次不一样,不可能了,皇上是彻底烦了她。[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痛苦如潮水般涌上来,她湿了双眼,心死如灰,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让这个男人爱上她,那就恨吧!

    她狠下心肠顶撞起来,“皇上是想软禁我?也对,又不是第一次,我都习惯了,你是皇上,谁都要听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