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无论发生什么事, 我都在(5)

    这话太诛心了,众人脸色大变,纷纷低下头,恨不得逃之夭夭。

    晴雪怔了怔,有些惊讶,嘴唇动了动。

    左儿这是怎么了?

    何苦把太子得罪死了?虽说不怕,但也没有这个必要。

    太子脾气再好,也忍耐不住,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大肚包容的人,当场就气的眉头直竖。[

    但他自持身份尊贵,不肯自跌身份跟个下人争论,使了个眼色,身边的侍卫挺身而出,大声怒斥,“姑娘这话说的太重了,又不是正经场合,带一个女扮男装的姬妾又怎么了?犯了哪条王法?”

    太子的脸色更难看了,笨的像猪,连句话都不会说。

    他怎么就收了这种蠢货当手下呢?

    果然不出他所料,左儿拿住把柄落井下石。

    “哦,不是正经场合,见的也不是正经人,所以可以轻慢,可以鄙视。明白了。”

    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好看,暗暗生恼。

    得,他们都成坏人了,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太子打从心眼里瞧不上他们。

    枉费他们还觉得未来的帝王亲切温和,是个不错的人选呢。

    那侍卫张大嘴巴,急的满头大汗,“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家不要误会……我性子直,不会说话……”

    完蛋了,他都不敢太子铁青的脸。

    左儿眼神一闪,笑吟吟的道,“性子直,有什么就说什么,所说的都发自肺腑啊。”

    这样的货色居然敢跟她对呛!

    侍卫嘴角直抽,被抢白的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毕竟是个男人,当众跟女人争论已经很跌面子,如今又落了下风,窘迫不已,更担心太子生气,一颗心有如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

    “你……”太子快气昏了,他略施手段才将这些武林人士笼络住,却被一个丫头三言两语破坏了,怎么能不生恨?

    “简小姐,你就这么管教下人的?”

    田恬的脑袋从他身后探出来,尖酸刻薄的刺了一句,“什么唐家小姐?不过是披着凤凰皮的野鸡。”

    左儿勃然大怒,“我家小姐天生的凤凰,贵不可言,而你连做野鸡的资格都没有,以色侍人,恃宠而娇,将来还不知怎么死的呢。”

    她从来没将田恬放在眼里,不过是个想不开傻子,见识浅薄,不足为患。[

    田恬小脸一白,扯着太子的衣服强撑着。

    “你们唐家难道想冲我下黑手?”

    左儿不屑一顾,“凭你?也配?”

    一名公公带着人闯进来,大声叫道,“圣上口喻。”

    所有人都慌里慌张的拜下去,惊惶失措。

    晴雪微微蹙眉,退后几步,缩在暗处,冷眼旁观。

    太子一怔,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公公尖锐的声音响起,“召太子和睿亲王、简晴雪一并进宫,钦此。”

    太子的脸色一白,恭谨的应了一声。

    他出宫之时并没有告知父皇一声,只是按例跟母后提了提,本以为父皇不会关心这等小事,看来是他想错了。

    简晴雪眉头一皱,皇上找她干吗?下意识的不想进宫,她的心很乱,想单独静一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