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无言

    上官炫苦笑之后,还是上前拉起了民浩则“浩则,你喝醉了,我看,你还是趁早回家。”

    “我没醉,炫,你知道的,我没醉。”民浩则还在强词夺理,明明站起来已经很费力的了。

    “好了,今天先这样,我给你的管家打电话,你先坐在这里,一会他应该就回来了的。”上官炫想掏出自己的手机,可是才发现自己的外套和手机都已经在小蕊那里了。

    奈的掏出民浩则的手机,翻出电话簿,找到“管家”,播出。说了一下现场状况,相信应该很快就会到的。

    上官炫来到后台,找到了负责人员,“请问,张小蕊的经纪人是谁?”还是问问她的经纪人好。

    “是我啊。”不远处一个妇女回答到。

    “哦,正好。”上官炫上前,“我是小蕊的朋友,我想问问,小蕊,刚刚有没有联系你?我……我想问问她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炫解释道,柚子姐看了看,还是说出了口“小蕊刚刚有打电话回来,说不用让我们担心的,她没事,至于现在在哪里,真的不知道。”

    “哦,这样啊。麻烦你了,请,帮我转告小蕊,可以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们家的电话。”上官炫想想自己的手机还在小蕊的手中,手机中应该有号码。

    “嗯,我知道了。”柚子姐习惯性的拿出小蕊的工作表,在上面圈圈点点,然后抬头对上官炫说“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啦,那,我先走了。”上官炫说完,就转身走了,留下柚子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话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美男子啊。为什么,小蕊的朋友都这么帅啊。”柚子姐怀着“没天理”的心情想了一下,还是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小蕊一个人晃晃幽幽的在路上走着,其实走了多久自己已经不知道了,好像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了,至于要走向那个地方,自己却不知道。

    到底,哪里才是,小蕊的安身之处那?

    小蕊深呼吸之后,又慢慢向前走去,想起以前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的追回属于自己的幸福的,可是一句话,好想就将自己打败了,难道,自己真的要放弃吗?

    真的好乱,好乱啊。小蕊摇了摇脑袋,继续向前走去,现在,已经好像很晚的样子了,自己,究竟走了多少个小时啊?

    嗯?有灯光啊?小蕊看着周围出现的灯光,暖暖的,真好,抬头,却是连自己都吃了一惊了,这个地方,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呢?怎么会呢?张小蕊,你可真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人了。

    小蕊驻足,看向自己眼前的建筑物,怎么会不熟悉?怎么不不伤感,这个地方,曾经自己一度以为这将是自己永远的家啊。

    该走了,张小蕊,现在你,就是你,立刻马上,给我转身,走,快点阿。

    小蕊自己对自己下达着命令,可是身子却好像是僵住了,怎么也动不了了啊。到底是怎么了呢?张小蕊,你这个——笨蛋。

    一直一直努力憋住的眼泪,一直一直不敢大声的哭泣,此刻全部都是都要作废,小蕊哗然站在没有人的大街上,在这个曾经幸福美满的地方哇哇的大哭起来。

    “李胜贤,李胜贤,你这个混蛋,混蛋啊。”边哭边骂。

    “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怎么就把我忘记了呢?你忘什么不好啊,凭什么忘我啊?我他妈的还没有忘了你了呢。”

    觉得憋屈,脏话都出口了。

    “你他妈狼心狗肺你,你不要脸你,你个没人疼的死孩子活该你,你活该没人爱。”

    越想越觉得委屈,想着什么就骂什么。

    “李胜贤,呜呜,李胜贤,唔唔,我爱你啊。”最终,却还是以这三个字结尾。

    小蕊脆弱的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自己,自己怎么就这么下贱呢?怎么可以那?难道这就是有缘份?我不要有缘份,我不要。

    现在真的是又冷又饿啊,小蕊已经么有力气继续大骂了,嘻嘻。想到这里,小蕊居然还笑出了声音。

    明明没有结婚,却好像是一个抓住丈夫偷腥的女人,骂街。

    可是,如果真的可以,那该有多好?

    小蕊想到这个,哭的更急厉害,应该可以用“昏天黑地”来解释。

    “这个,这个。这不是张小姐吗?”李宅里面,张姐看着阿亮抱着张小蕊进来,惊得叫出了声音。

    “是的,我刚刚好像听见声音,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张小姐已经倒在外面了,我看周围都没有人,就把张小姐抱进来了,我看,还是救人要紧。”

    阿亮还是没有变,声音依旧是冰冰冷冷的。

    “救人要紧,对,救人要紧。那阿亮先生,请问,张小姐,是怎么了啊?这么长时间不见,怎么一见面就这样了那?”

    张姐实在是急坏了,自己心里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小姐呢,那么先解人意,那么的让人喜欢。

    “我想,应该是体力不支。”阿亮空空声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实在是找不到好的形容词,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也是饿的。

    “体力不支?”张姐看看阿亮怀中的小蕊,又看看阿亮有些尴尬的样子,终于放心了。

    “那麻烦阿亮先生将小姐抱紧房间。我一会就过去。”张姐说完向厨房走去。

    “那,请问,是那一间?”阿亮为难的看着张姐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一间?”张姐停住脚步,想了想“就把她放进少爷平时休息的那间房间。没事的。”

    “真的没事吗?少爷平时,都不让我们进去的。”阿亮不放心的说,少爷生气的话,真的很可怕。

    “放进去,后果,我来扛。”不知道是什么情谊,张姐咬咬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心里是一阵轻松啊,是啊,当初张小姐对自己多好,只有自己知道,而且,少爷自从遇到张小姐之后,也变得与人亲近起来。

    当初,自己要不是因为真的不知道张小姐在哪里,怎么可能会答应李彩凤的理要求那?怎么可能会不对少爷说张小姐的事情那?现在,物归原主了,自己,也可以下岗了。

    阿亮看看张姐又重新忙活起来的背影,身子一阵波澜,还是抱着小蕊上了楼,去了李胜贤平时休息时的房间,其实,那间房间,还是以前小蕊和李胜贤住的房间,之所以没有换,是因为李胜贤说,自己只有在这件房间睡的时候,才觉得安心。

    轻轻的将小蕊放在床上,阿亮看着小蕊有些虚弱的样子,想起李胜贤最近一年来越来越冰冷的样子,还有对待弟兄越来越严格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暴君。

    本来一开始没有对少爷说起小姐的事情,是因为自己觉得是小姐害的少爷出了这样的事情,少爷又恰好忘记了小姐的事情,那自己就更不用多嘴了,少爷以后就能更加专心的对待帮里的事情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顺利,少爷变得越来越冰冷,虽然这样不错,可是帮里的兄弟已经开始有些受不了了,以前做错了事情只要说明原委,如果是客观原因,李胜贤都不会大动干戈的,可是,现在,只要做错了事情,就有可能丢掉自己的姓名。

    兄弟们已经有些吃不消了,阿亮也想告诉少爷的,可是只要想想,要是少爷记不起来,自己可能受到的惩罚,是要比死还要可怕的,阿亮不是怕死,他只是不想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事情就一直没有揭穿。

    现在小姐回来了,阿亮,也真心的希望少爷能够记起小姐。帮里,还是需要一个体贴的帮主才行。

    轻轻的走出房间,留下小蕊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休息。恰巧张姐也端着刚刚熬好的粥,进来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张姐就进去了。将小蕊轻轻的抱起,舀了一勺粥,吹了吹,撬开小蕊的牙关,希望能够灌进去一点。

    可是好像不太乐观,张姐放弃了这个方法,将小蕊又重新放回床上,轻轻叫着小蕊“小姐,小姐,张小姐?”没有反应。

    “小蕊,小蕊。起来吃粥了。”张姐换回以前偶尔叫唤小蕊的方式。

    “呃?嗯?”小蕊却只是坑了两声,却没有再继续说话。张姐有些欣慰,还真是一个不愿意当小姐的小姐啊。

    叹了口气,将粥放在原地,希望小蕊起来的时候能够看见,走出了房间。

    小蕊躺在熟悉的大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觉,今晚真的好奇怪,以前即使睡觉的时候梦见李胜贤,可是都是看不清对方的脸,偶尔是两个人欢乐地场面,偶尔是争吵的场面,有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离开的场面。不过,小蕊却总是哭着醒来。

    今晚,是一直没有的场面,那一大片绿色的草原,一大片,李胜贤躺在上面,能看清脸了,微笑着对小蕊说。

    “怎么。过来呀,站着干嘛?”样子温柔的让人想哭。

    小蕊没有说话,躺在了李胜贤的身边,静静的躺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