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破碎

    “胜贤,你没事。”小蕊看见胜贤心痛的样子,眼里满是怜惜,可是却又不敢上前,只怕自己现在一软心,就舍不得离开胜贤。

    “我当然没事,张小蕊,你以为,为了你,我还会心痛吗?”明明刚刚还是那般的心痛,明明刚刚还是那般的受伤,可是现在啊,却……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胜贤冷冷的注视着小蕊,冰冷情的问道。“大概,没有了。”小蕊有些颓废的说着。

    坐直身子,小蕊挺直了腰板,直直的看着胜贤。“他在看着我,只是,眼光好冷,我好冷。”小蕊开始慢慢的指示着自己的身体。

    当双脚站在地上的时候,明明房子里的暖气是这么的温暖,可是这瞬间,却将小蕊的心都要冻结了一般。“李胜贤,我是,真的爱你。”小蕊在心里,留着眼泪,说了这么一句话。

    “嗯,大概,我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我现在,也应该离开了。”小蕊轻轻的对着李胜贤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是吗?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韩雪峰之后,心里顿时茅塞顿开了吗?又找到了新的依靠了吗?”李胜贤看着小蕊准备离开的身体,口不择言的说着。

    “李胜贤,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小蕊被李胜贤的一句话,击打的全身发抖,极力忍住自己心里的磅礴,轻声问了这么一句话。

    “你想听真话吗?”李胜贤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分子,询问着小蕊。“当然。”小蕊语气渐渐冰冷。

    “既然你要离开了,那我不妨就告诉你啊。现在,在我心里,你跟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怎么,好想知道更深?”

    “谢谢了,那,我走了。”小蕊没有回头,因为不想被李胜贤看见自己因为心痛,因为软弱,所留下的眼泪。

    看着小蕊一步步的走出门外,渐渐的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慢慢的走远,好像要走出自己的世界似的。想要抓住她,可是,明明刚才已经许诺,要放她走的啊。

    “小姐,少爷说过不能让小姐走出这间屋子一步的。”门外的黑衣大哥还在站着,只不过现在小蕊看见他却没有了一丝的害怕,大概,只要见识过李胜贤冰冷的面孔之后,对这种等级的人,内心自然不会再感到害怕了。

    “我想我现在应该了以走了。”小蕊冷冷的说着。抬眼,看着眼前的冰冷男子。

    “放她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胜贤出现在楼上,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是,少爷。”黑衣男子果然是训练有素,没有再说什么废话,也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小姐,请。”黑衣男子打开大门,像是敢丧家犬一样,对小蕊发号施令。

    “谢谢。”小蕊没有因为男人的不礼貌,而生气,只是十分平静的道谢。脚,慢慢走出这件屋子,已经有一只脚离开这间屋了了。她知道,如果自己的另一脚也离开的话,呢么,自己就真的会和胜贤一刀两断。

    既然,自己真的要和对方一刀两断的话,就断的干净一点,不要再留下什么牵扯了。狠狠心,小蕊将另一只脚抬起,缓缓的,迈出了自己的另一只脚。

    身后,没有任何挽留,没有任何牵挂,门没有一丝感情的关上了。顺便切断了胜贤与小蕊之间的感情。

    “少爷,真的没有问题吗?”关上门之后,黑衣男子看见自家少爷瞬间变得雪白的脸,还是小心的问道。“不要多管闲事。”胜贤继续冰冷着说着,没有理会男子的话,直接往屋子里走去。“是。”身后传来男子恭敬的回答。

    小蕊走出了这件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屋子,即使自己有些不舍,即使现在真的很伤心,可是,该断的还是要断,不能心软。

    “现在,自己要去那里呢?”小蕊慢慢往前面走着,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去找自己的父母吗?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可是,自己真的要去旅行吗?

    小蕊挠挠脑袋,有些懊恼,世界之大,居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韩雪峰的身影,忽然不知怎么的冒出自己的脑袋。可是,要去找他吗?小蕊紧握了一下自己口袋中的地址,咬了咬牙,“还是先去找巧儿,先在她那里避避难。”

    而李胜贤,却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是啊,失去了自己有生以来,最珍贵的东西,自己,有怎么可能会没有反映呢。

    想要将对方狠狠的忘记,可是越想要忘记,以前的记忆就越往上涌现。不管是开心的,难过的,还是悲伤的。

    李胜贤回到卧室之后,慢慢向小蕊躺过的大床走去。步履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生机一样,现在,他的生命,只剩下一片灰暗。

    “胜贤,你看啊,从这里能看见我们学校呢。快看啊,好小啊。”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小蕊坐在摩天轮上,小蕊幸福的表情,明明在那之前,自己还逼迫过小蕊的。

    “胜贤,我想,即使是你的母亲,也不想看见你这么的悲伤。忘了,将这些悲伤的事情都忘了把,你的母亲,应该更喜欢看见你笑,看见你真心实意的笑。”

    那是自己将小蕊领取那片宽广的似草原的地方时,小蕊看见自己悲伤的表情所说的话。他相信那是她真心实意说的,因为即使是现在,他也相信,他的小蕊,是爱自己的。

    “胜贤,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没有。”慢慢的,随着时光倒流,胜贤想起了自己和小蕊第一次吵架,原来,第一次吵架的源头,即使韩雪峰呢。

    眼泪,再次悄声息的流满一脸,不知道曾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世界,就再也离不开这个叫做“张小蕊”的女生了。

    “呵呵,明明就是个胆小,懦弱,的小女生。”胜贤小声的说着,眼泪仍然继续从眼角流出,好像是要将自己往后所有的眼泪都要流干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就不会在因为什么事情流眼泪了,这样,就会好好的记住,自己今生最后一次流泪,是为了那个女人。自己这辈子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也是自己这辈子,最后所喜欢的女人。

    小蕊走在大街上,摸摸口袋,只剩下仅仅的一张红钞票,没办法,在这里,自己只有巧儿这么一个好朋友了。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说了地址,小蕊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幸好以前曾经意间听过小蕊的地址。

    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出租车司机将小蕊送下了车。小蕊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还是感慨了一下。果然都是一些富家子女啊。

    拿出手机,给巧儿打了一个电话,对方一听是小蕊,立马慌慌张张起来,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只是一个劲的让小蕊站在原地不要动,自己一会就下来。

    小蕊笑了笑挂断了电话,自己就知道,巧儿是心疼自己的。站在快入冬的深夜中,风有一下每一下的吹刮着自己。好像是要将自己所有的不满一股脑的运走一样。

    不一会,小蕊听见巧儿的脚步声以及呼呼喘气的动静,回过头,朝巧儿笑了笑,自己也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向巧儿跑去,其实自己一直都明白,在不找个人抱抱。让自己感受的自己仍然存在的话,那也许,自己就真的会崩溃。

    巧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一下子仅仅的抱住了向自己奔来的小蕊。已经,好几天没有她的消息了。自己,可是担心的不得了呢。

    “小蕊,这里天冷,我们,还是进屋。”巧儿轻轻的拍拍怀中人的背,小声的说着。“嗯。”小蕊乖巧的回答。

    李胜贤任由自己的眼泪在脸上放肆,脑子像是电影播放器似的,不停的播放着自己和小蕊的生活。“该死。”生气的怒骂一句。

    “张小蕊,我已经给你时间逃跑了。现在,如果再被我抓住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出点什么事情呢。”李胜贤暗暗的说着。

    坐起身,擦干自己脸上的眼泪,就好像刚刚呢个痛哭的男人不是自己一半。

    “阿亮,给我查查刘巧儿的住址。要快。”李胜贤一边收拾自己的行装,一边对楼下的人喊着。

    “是,少爷。”楼下的黑衣男子,哦,也就是阿亮。一边回答,一边拿出手机与总部联系,一丝不苟的进行着少爷的指令。

    “查到后,发给我的手机。”不一会,胜贤就收拾好,来到楼下,拿出车钥匙就准备出门。

    “是,少爷,不过我想还是我来开车比较好。您现在太累了。”阿亮还算是体贴的说着。

    “不需要。”可是,李胜贤是谁。他除了张小蕊之外,接受过谁的温情,有接受过谁的建议?

    “是。”阿亮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将少爷惹怒了,便闭嘴不再说什么……

    但是,谁又会知道,再次见面,会是物是人非?

    作者有话要说:spn

    亲,悲了。文开始悲了。亲顶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