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兽破苍穹

391章夜剑出手了

    战神府这段时间很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奇怪到大家都有些微微恐惧起来了。

    前几日在苍城参加过那场大战,劫后余生的所有强者,都不约而同再次接到了一个来自战神府最高级别的命令。同样的意思,就是严禁谈论传播那场大战的那张巨脸,以及那个黑袍人。而且这次似乎更严重,战神府直接下了一个战神血令,说此事关系到战神府的存亡,凡谈论传播此事者,杀无赦!

    上次在苍城,或许所有的强者会感到惊疑,但是这次却明显都惶恐了。这事情显然看起来非常严重,都严重到战神府的存亡了,谁还敢在谈论?很多人已经偷偷和别人谈起过的,连忙开始擦屁股补救起来,而很多人则打算把这事烂在了肚子里。

    很明显,夜若水的两次禁言起了很大作用。大陆所有的神级强者虽然在那一日大战的时候,都有用神识过来偶尔查探。但是因为怕触怒金麒却没敢将神识散发在战场中央,而后来那张巨脸出现之后,更是连远远查探都不敢了。[

    直到战事完毕之后,那张巨脸和异族全部消失之后,他们才敢慢慢将神识辐散过来。却发现异族已经全部消失了。但是那一刻很明显,他们都以为是因为噬大人出手了,把异族杀的杀,赶的赶,这才平息了这场灭世危机。

    蛮神府隐岛,在庆幸暗喜同时,开始纷纷打探起事情的经过。而妖神府神城在暗骂的同时,也开始四处打探起那日发生的事情。

    夜若水的第一道传音起了作用,当夜虽然有无数的神识锁定了苍城广场的帝王境武者。但是后面却无人在谈论。他们只是隐隐听到,似乎有个黑袍强者,拯救了战神府?

    这半懂不懂的,更加让他们奇怪,于是两府一城一岛潜伏收买的战神府探子,开始四处打探起来,要将那天的事情完全搞清楚,否则感觉一件事被吊着,感觉总是不舒服。

    只是在战神府第二道禁口令下,都没有查探出什么确切的情报。这下更是了不得了,几番势力本来还没太大注意,现在战神府几次禁口令,将这事悟得那么紧,一点风声不透。这……里面没有隐藏什么天大的秘密,谁也不相信了。于是乎整个战神府表面一片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起来……

    虽然禁口令下了两道,但是明显还是有人敢冒整个战神府之不为,悄悄谈论的。比如夜剑就有这个胆子。

    夜剑一直是个势利心很重的人,年轻的时候他天赋一般,被夜刀压了几十年,但是他一直隐忍着。那次夜刀固执的去了落神山,他认为是个机会,于是他果断出手了,结果他赢了,夜刀死了。

    大房在他的静心经营之下,在夜家,在战神府南方一手遮天。只是六年前夜刀的儿子,突然之间变得无比强势起来了,醉心园一战,夜天龙被引了出来,结果夜轻狂被废,他被囚禁,二房再次力压大房。

    他没有放弃,继续隐忍,在后山,因为没有俗事缠身,他有了充裕的时间,加上他偏执的『性』子,结果侥幸突破了圣人境,强势归来了。

    只是……他本以为他可以重振大房,重新再次掌权,恢复他往日的荣耀和尊严。但是他却发现,似乎苍城的天已经变了。夜轻寒成为了少族长,地位稳压他一头,而且家族竟然不仅没有册封他天上长老之位,就连实权长老之位都没有,而且儿子却还没人种下了魂种……

    好吧,继续忍!

    当那天那个黑袍人强势出场,秒杀一片圣人巅峰,并且他从夜枪那里确定了这黑袍人的身份之后。他知道,他不能再忍了,他……决定出手了。

    “你确定屠千军死在蛮荒山脉?”

    书房内,夜剑小心翼翼的释放了圣域,同时还非常小心的传音和夜轻狂交流起来。通过几日来他收集的资料,他感觉他似乎就要触『摸』到这个秘密的核心了。

    “父亲,这是神城异族降临前最大的事情,而且屠神卫还开出了条件,谁要是找到凶手,立即解除他体内的魂种,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记错?”夜轻狂才回到夜家堡不久,却被夜剑召唤而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料夜剑却是问起了一件以前他偶然给夜剑汇报过的事情。

    夜剑听到夜轻狂确定的消息之后,沉默了良久,脸『色』变幻不停,俨然内心在挣扎。综合所有的消息,他已经把大致的事情了解清楚了。他开始犹豫,在徘徊。和十多年前,他决定将夜刀的消息出卖给妖族一样……这是一个赌博,风险和利益却是参半的豪赌。

    “是你们『逼』人太甚,别怪我,反正这事迟早要暴『露』的!”沉默了半个时辰,夜剑脸『色』终于『露』出一丝狠『色』,轻声自言自语起来,而后他转过头对着很是茫然的夜轻狂传音起来:“过几日我会安排你出苍城,而后你秘密去神城一趟!”

    “我去神城干什么?”夜轻狂一惊,那地方他躲开躲不及,怎么敢独自前去?毕竟魂奴私自上神城,或许被击杀也不一定。

    “蠢货,你……去见屠神卫,告诉他杀屠千军的凶手,让他给你解除魂种。而后在帮我带几句话!你说……”夜剑淡淡起身,开始详细和夜轻狂细细传音起来。[

    “这……”夜轻狂听完之后,顿时满脸兴奋起来,他父亲这计划可是一石三鸟啊。只是片刻之后他突然想起什么,有些惊疑的问道:“父亲大人,这计策好是好,我就怕,到时候,会连累夜家,要是夜家灭了,我们也逃不过一个死字啊!”

    “蠢货,这事你以为能瞒多久?反正最后都会知道的,还不如让你解除魂种。”夜剑对于这个儿子的智商俨然非常不满意,怒骂一声,脸『色』很阴沉的继续说道:“过几日等你差不多到神城的时候,我会去面见老祖宗的,和他痛陈厉害关系,将夜轻寒驱逐出夜家去,否则夜家迟早要毁在他手里……”

    “对,对!还是父亲大人高啊,嘿嘿……过几天我就偷偷去神城!夜轻寒。你这次死定了!哈哈……”夜轻狂突然想放声狂笑,只是刚张开嘴巴却感觉到,似乎此刻笑得有些不合时宜,看着夜剑冷冷的目光,连忙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准备离去。

    “记住,要保密,送完信会你也暂时别回来了。过段日子我会将你两位弟弟分别送走,如果夜家真的因为夜轻寒而灭亡的话,也好留下些火种。”夜剑淡淡的挥了挥手,让夜轻狂离去。他自己却怔怔的望着窗外发呆起来。

    十多年前,他就赌过一次,最后他赢了。这次,他却不知道最后结果究竟会怎么样,或许生或许死,或许荣华富贵,或许魂归西天。他都不在乎了,因为他认为这样的日子他在也忍不下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