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傻妃传奇

阴谋的味道(19)(3000一更)

    是以,当这白衣女子转过身来的一刹那,他也几乎以为这女子就是云蓉蓉。

    但是很快,他便察觉到了不同。

    此女的眼睛虽然长得跟那丫头很像,但是,此女的眼底里,有着一种傲视一切的清高之色,这一点,与那丫头决然不同。

    那丫头的眼睛就像千年古井一般,深不见底,看不清,也摸不透。

    而此女……

    司空谨想到这里,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潜意识里对这戴着面纱的女子,并没有什么好感。即使两人有着一双极为相似的眼睛,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对那擂台之上的女子,就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反倒是那丫头,司空谨一想到他们初遇之时,月光照耀之下,那双纯净剔透的眼眸,他便……

    然而,思及此处,他果断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不管怎么说,她现在已是人妻,而且还是他好兄弟的侧妃,不再是他能够肖想之人。

    云蓉蓉这方看台的另外一边,当凤斌、凤阳以及莫言三人瞧见擂台上那一抹白色身影之时,三人眼中皆是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这么多年来,他们三人自是知晓,家主之所以每次都前来观看武林大会,便是为了寻找当年那个戴着雪白色面纱的女孩儿。

    是以,当瞧见这蒙面女子飘然落在擂台上的那一刻,他们心底里的震惊别提有多大了,一个个儿皆是瞪圆了双眼看着那女子的身影。

    不得不说,那女子从看台上飘然落在那方擂台的身子,当真如谪仙一般飘然轻灵。

    这一身的轻功也是让人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

    是以,他们三人都震惊了,难道说,那女子会是他们家主藏在心底里的那位姑娘?

    想到这里,三人几乎同时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他们的主子。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们的主子,戴着白瓷面具坐在那处的宇文旭,此刻眼中竟是没有分毫的波澜。

    平日里那双如寒潭般的冷眸,此刻依旧平静地如同一汪死水,里面竟然看不到丁点儿激动之色。

    这不禁让三人感到狐疑了,难道说,那姑娘……不是?

    再说宇文旭,自那白色身影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确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甚至于,心底里,隐隐的还有几分激动和期待。

    可是,这份儿激动和期待,随着那女子手中持着药丸缓缓转过身来,也尽数湮灭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失望之色。

    没错,就是失望。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他等待了多年的人已然出现了,是以,心底深处,忍不住的开始骚动起来。

    但当那抹身影缓缓地转过身来,他只一眼,便十分确定,不是,她不是他在找的人。

    他要找的人,小小年纪,眼神里已经布满了不属于那个年纪的成熟。

    漆黑的眸子充满了灵气,却给人一种十分沉稳且冷静自持的感觉。

    这样的眼眸,就算任由时光如何变迁,也绝不会变成一双傲慢的眼眸。

    虽然,这一抹傲慢,擂台上那女子表现得并不十分明显,却也逃不过旁人的眼。

    是以,女子转过身形的那一刻,宇文旭心中便没有了任何激动期待的情绪。

    而凤斌、凤阳和莫言三人瞧见自家主子眼神,则是微微一愣,随即,三人又将目光投向那擂台上的如谪仙降临般的身影,后又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只听凤斌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语气里,是一种不太确定的感觉,开口说道:“她会不会是当年那个?”

    听闻此言,凤阳和莫言几乎是同时稍作颔首,对凤斌的揣测表示肯定。

    而宇文旭听见他们的对话,本就冰寒一片的眸子,瞬间变得更冷沉了几分。

    那方擂台上,女子傲娇地手持从光头男子手中夺下的禁药,十分得意地原地转了一圈儿,将那禁药展示给武林大会会场的人们看着。

    身着一身白衣,又戴着白色面纱的她,在许多男人的眼里,就犹如女神一般清冷高贵。

    一时之间,武林大会会场的看台上,以及各大门派的坐席台上,都被她的突然出现弄得愣了神儿。

    但是片刻之后,人们的心神就被那光头男子恶狠狠的嗓音拉了回来。

    “姑娘,这里是武林大会的会场,不是任由你胡言乱语的地方。”

    光头男子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满是对这白衣女子的警告之色。

    然而,白衣女子却是充耳不闻,直接纵身一跃,清丽出尘的身影以一抹飘然之姿竟然直接跃上了青云山庄之人所在的坐席台上。

    见状,青云山庄的子弟们几乎全部全身紧绷,满目戒备地看向来人。

    云老庄主和云涛则是镇定自若地坐在原本的位置,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防备和惊讶。

    而那白衣女子倒也不曾逾越,只是站在距离云青约莫有十几米远的坐席台边缘,将手中的药丸拿到自己面前,恭敬地说道:“云盟主,这药丸便是小女子刚才从那光头男子手中夺下之物,据小女子所知,此物乃禁药,服下之后,可在短时间内增强内力,这在武林大会历来的规矩,似乎是不允许的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练功场十分空旷的原因,女子清越的嗓音此刻几乎在会场内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即使其他几个擂台上的比武仍在继续,亦是不影响她的声音传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云青闻言,看了看女子手中的药丸,眼中却是不好定夺的神采。

    此时,那光头男子嘴角咧开一抹十分狡猾的笑容,没好气儿地说道:“你怎么知道这就是禁药了?我平日身体不好,随身携带个药丸也没什么。”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不变色心不跳,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然而,白衣女子却只轻轻一笑,微微侧身看向那擂台的方向,反击道:“是吗?那不如,这药丸给欧阳公子服用下,看看效果如何?”

    她此言一出,果然光头男子眼中有那么一刻神采骤变。

    但是很快,他便强自镇定下来,狰狞的脸上笑容不变,只是此刻不知为何说出的话语却给人一种心虚之感。

    “这是一位老大夫专门为我配的药,别人若是吃了,我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光头男子这话,毫无疑问的是一种变相的威胁,言下之意,这药只有他能吃,别人若是吃了,他可不保证会不会出什么事。

    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真的有些害怕了。要知道,他这次前来武林大会参加比试,可是奉了那人的命令,无论如何要将名门正派的小杂碎灭掉一些,能灭掉几个是几个。

    没有想到,事情的进展跟他预想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光头男子一想到他这次任务完成不了,心里便有些后怕,毕竟那人也是一个恶魔,而这边这些名门正派也都不是好惹的。

    他还真没想到过,这任务会是这么难以完成的事。

    直到现在,他也才杀了两个而已,刚才这欧阳清上来,他本来还暗自开心,听说欧阳清可是欧阳堡堡主最最疼爱的小儿子,若是将他杀死,那么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

    毕竟那人的最终目的,是要给青云山庄惹些麻烦,离间这些武林门派和青云山庄的关系,从而瓦解青云山庄的一部分力量。

    事实上,据云蓉蓉所知,这种禁药的确不是人人都能吃的,但是,若是欧阳清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毕竟,一般的习武之人,都是可以服用这种药的,只是这药量必须有所控制,若服用太多,是会因为内力等级与自己原本实力差距过大自爆而亡的。

    但若只是服用一颗,对习武之人是不会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的,反而真的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

    就如同这光头男子之前那般一样,原本与澜沧派七弟子那一战,他根本就不可能赢,可是,服用了这禁药之后,他的实力与原先相比根本就是两个层次,几乎可谓是提升了两倍。

    这在擂台赛之中可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尤其还是当对手的实力跟自己不相上下的时候,服下一颗禁药,等于是拿下了擂台赛的胜利。

    光头男子此刻这么一说,毫无疑问的,在场之人心中都会有所顾忌。

    果然,看台上的人们听到他们的对话,顿时悄然议论起来。

    有人赞同白衣女子的话,却也有人担忧那药丸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

    各大名门正派的坐席台上,不少人也是微微蹙了眉头,这显然是两难的抉择。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对这药丸有所顾忌之时,欧阳清却是陡然间踏前一步,冷声说道:“我愿意以身试药。”

    短短的一句话,令那光头男子顿时浑身一震,心下不禁焦急起来,没经过大脑的话想也不想就冲口而出:“武林大会不是不允许服用禁药吗?你服用了这药难道不算违反规定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