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傻妃传奇

惊人的发现(3)(4000)

    很快的,云蓉蓉已经站在了池塘边,负手而立,目光看着眼前幽黑一片的池塘,平静的水面证明了这是一个宁静祥和的夜晚。

    而她的心里,此刻却已经波涛汹涌。

    她的秘密,一旦被司空谨发现,今后,不知面对的将会是什么。

    忐忑,不安,是肯定有的。

    但是,这些都解决不了问题,她深深的明白这一点,所以,只好坦诚,坦然。

    当然了,这个坦诚,并非真正的全部坦诚,她只能坦诚一小部分。

    而坦然,则是坦然的面对现实,无论最后司空谨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要坦然面对,并且尽量不要将事情闹大。

    “你可以说了。”

    身后,司空谨的声音传来,他并未站在她身旁,而是站在她的身后侧,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的侧脸,那眼神,宛如黑夜中的大海一般,暗黑一片。

    “其实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的确是青云山庄的云蓉蓉,如假包换。”

    云蓉蓉说话的语气很是平静,从司空谨的角度看来,她白皙的脸庞上,此刻就如同眼前这一池无波的池水一般,不起一丝波澜。同样的,也美得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这就是云蓉蓉所谓的坦诚,她能告诉他的,也只有这个。

    云阁和恒安楼的势力太过强大,也太过惹人注目,无论是谁得知了,对她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只会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这些,她无论如何必须隐瞒到底。

    “哦?”

    司空谨闻言,却只是轻轻挑了挑眉梢,脸上的疑惑之色并未就此消退。

    “既然你就是青云山庄的云蓉蓉,那么,你明明不是痴儿,为何要对外说是痴儿?难道是青云山庄的人故意放出的消息?”

    司空谨如此问着,俊颜上满是一片十分费解的表情,话音才刚落下,又似自言自语般说道:“可是这也没有道理啊,你是不是痴儿又有什么关系?”

    云蓉蓉从司空谨此时此刻的神情就知道,他现在心底里一定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毕竟,皇室之人,想的就是比一般人要多很多。

    虽然青云山庄不是什么朝廷势力,在江湖上的影响力却还是很大的,不少武林门派都对青云山庄很是忌惮,想必这司空谨一定又想到什么权力斗争的事情上去了。

    看着似乎百思不得其解的他,云蓉蓉当真觉得皇室中人活得真累,很多时候,其实挺简单的事儿,到了他们的脑子里就偏偏变得复杂了。

    是以,为了让司空谨少死掉几个脑细胞,云蓉蓉很是慷慨大度地继续开口解释。

    “无论你信不信,这件事跟青云山庄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也没有什么阴谋阳谋的。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我那糊涂的娘亲和外婆曾经以为我是个痴儿,请了无数大夫来给我看病,甚至还有宫里的御医,结果得到的结论就是我是个痴儿。所以,从小到大,我便一直以痴儿的姿态活到现在,即使跟别人说我不是,也没有人会相信。”

    云蓉蓉说到这里,清冽出尘的面容上,不禁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

    此时说来,她才觉得自己这一世其实还是很可怜的。

    一穿越过来就遇见自己娘亲和外婆要联手掐死自己的场景,如果不是她命大,哪里还活得到现在?

    犹记得,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她曾经试图跟青云山庄里的人说她不是痴儿,可是,无论她怎么说,怎么证明,就是没有人相信。

    她越是解释,别人就越认为她有病。

    所以,她只好继续装傻,一直装到现在。

    人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就好像一个喝醉酒的人,明明已经醉了,口中却还直强调我没醉。

    又好像一个没喝醉的人,明明没喝醉,别人却又一直会说他喝醉了。

    云蓉蓉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所有人都把她当痴儿看,那她就是痴儿,完全没有辩驳之力。

    当然了,云老头儿除外,他是第一个相信她不是痴儿的人。

    司空谨听她这么说的时候,目光依旧紧紧盯着她的侧脸,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惆怅和无奈,甚至好像还有一份淡淡的悲伤。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竟忽然感觉到一阵抽痛一闪即逝,这痛,是那么的明显,却又快得让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刚才那个老头儿又是怎么回事?”

    司空谨继续问出心中疑惑,甚至于,他心底里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只是看到她这样的表情,他一时又不知该从何问起,又或者,是不忍心发问?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了,他是我师父,也是我大爷爷。青云山庄的确是我爷爷掌管,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我爷爷当年有一个兄弟,只不过他是个武痴,很早就离开了青云山庄,外出历练去了。他很多年没有回过青云山庄,偶尔从外面得知青云山庄出了一个痴儿,便特地偷偷回来看看我,却没想到看到我在偷偷习武,他觉得我资质尚可,便收我为徒,传我武功。你想必也知道,青云山庄的武功是传男不传女的。更何况我又是一个痴儿,更加不可能有人教我武功。若非大爷爷好奇之下偷偷来看我,想来我至今为止也就是废料一块。”

    云蓉蓉这回算是解释地足够详细了,话音落下,月华之下,只见她转眸看向司空谨,脸上的表情很是诚恳。

    “青云山庄之内,除了跟我一起嫁过来的夏可可和红洛洛,其他人都不知道我其实不是痴儿。并且,嫁给宇文旭也并非我自愿的,当时圣旨已下,我若不嫁,便是欺君之罪,所以,我只好嫁给宇文旭。跟他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她的话,说到这里,便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清澈的目光看着司空谨,眼中一抹倔强坚韧之色毫不容人忽视。

    司空谨看着这样看似坚强的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理智上,他并不完全相信她的话,感情上,他却已经相信了。

    但是,他还是故作狐疑地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话?没有半分虚假?”

    “自然。不然你以为,我嫁给宇文旭,还能有什么目的?他在外界看来,不过是一个笨蛋皇子。说真的,就连这六皇子正妃的头衔我都看不上,更遑论如今只是一个侧妃。”

    云蓉蓉言及至此,白皙如雪的脸庞上,布满了骄傲之色。

    她说:“我此生,只愿找一个能和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宇文旭,他不是。”

    “一生一世一双人?”

    司空谨听到这里,眼中顿时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惊诧之色。

    的确,这样的思想,在大恒王朝,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正常人都已经习惯了男人三妻四妾的思维模式,所以,此时,他听到云蓉蓉的这番话,难免有些不敢置信。

    “对,一生一世一双人。”

    云蓉蓉的目光复又看向池塘中幽静的水面,口中十分肯定且坚定地说道。

    司空谨却是出言提醒:“就算如此,你也已经是宇文旭的侧妃了,你还妄想跟别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就不需要你管了,我自有打算。”

    云蓉蓉知道司空谨这是在提醒她她现在的身份,毕竟,在古人的思想里,嫁了人就是嫁了人,她怎么可能再跟别人在一起呢?

    “瑞小王爷,现在我既然什么都告诉你了,你是否可以不要再用这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呢?”

    云蓉蓉见司空谨看她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奥妙,奥妙到她实在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遂如是说道,语毕,又忽然想起来道:“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不是傻子这件事,瑞小王爷可以替我保守秘密。”

    “我不觉得我有理由为你保守秘密。”

    司空谨闻言,俊颜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

    他倒是没有想到,云蓉蓉竟然还敢跟他提出这个要求。

    她敢这么说,肯定不是因为太相信他的人品,那就应该是她说的话的确没有半句虚言。

    不过,心底里,他就是不想这么容易答应她这个要求。

    更何况,这件事情他到底要不要替她保密,他还得再好生考虑考虑。

    她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他也还得再观察观察。

    “我相信你会的。毕竟,一直以来,我并没有恶意。”

    云蓉蓉的话说到这里,便转身欲走。

    但是,当她的身影与司空谨擦身而过之时,却又听司空谨开口说道:“等等,我还没让你走呢。”

    “瑞小王爷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吗?”

    云蓉蓉脚下步伐停驻下来,脸上的表情很是诚恳,说话的语气也很是坦然。

    司空谨听着她这一口一个瑞小王爷瑞小王爷的,心里却是别扭极了。

    “你和恒安楼是什么关系?还有你刚才那个暗卫。”

    他脑海中快速飞转着,继续开口发问。

    云蓉蓉却不欲再做回答,只是淡淡地道:“刚才不是都跟你说过了。至于其他的,那是我的个人**,无可奉告。你只需知道,无论是对宇文旭,还是对大恒王朝,我并没有什么歹心便是。”

    云蓉蓉继续摊牌,但是很多事情,她必须有所保留。

    而另外一边,夏可可和红洛洛在不远处看着这边他们两人对话的样子,心里却是担忧着急得不得了。

    只听红洛洛用十分着急的语气说道:“可可,你说小姐都会跟瑞小王爷说些什么呀?哎呀,这下可真是完蛋了,小姐的秘密竟然被瑞小王爷发现了。这明天会不会弄得天下皆知啊。”

    “这个问题,你问我,我哪里会知道啊。别说你着急了,我心里也担心死了。这件事要是让皇上和六皇子知道了,这可又是欺君之罪啊。这可如何是好!”

    夏可可也是皱着一双秀眉,眼底里满是忧虑地看着那边那两个人。

    不得不说,月光照耀之下,从她们的角度看来,站在那边的那两人,一个瑞小王爷,一个云蓉蓉,都是如此的完美。

    一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一个则是面容姣好,若仙女下凡。

    两人站在一起,这么一看,还真是郎才女貌,挺相配的。

    但是一想起他们此刻谈话的内容,这种想法便立刻从夏可可和红洛洛的脑子里统统消失不见了。

    这边,两人正忧心忡忡着,那边,却见云蓉蓉面容平静地朝她们两人所在之处缓步走来。

    看她的表情,一双秀眉隐隐蹙起,似乎是有些忧色,但是很快,她又变得镇定自若起来。

    云蓉蓉把话都跟司空谨说清楚了之后,往回走之时,不禁在这黑夜中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似乎只有如此,她才能将心中的担忧和不快全部呼出口中一般。

    随即,她脸上的神情又恢复成平日里的面带微笑,镇定自若。

    尽管,心底深处,她其实还是忐忑的。

    夏可可和红洛洛眼看着她就要来到她们两人面前,连忙快走两步迎上前去。

    只见她二人的目光看一眼还站在池塘边的司空谨之后,方才又看向云蓉蓉,紧张地问道:“小姐,怎么样了?都谈妥了吗?瑞小王爷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吧。”

    她们这话音落下,只见云蓉蓉坦然一笑,道:“你们放心吧,都说清楚了,至于他会不会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的。”

    云蓉蓉如此说着,心中其实也没底,只是,只觉得,她觉得司空谨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这一点,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这样觉得。

    “那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红洛洛傻乎乎地盯着她问道,那模样,当真是单纯得很。

    云蓉蓉则是勾唇一笑,道:“什么怎么办啊,只能凉拌了。走,我们先回去。”

    “那瑞小王爷呢?”

    夏可可目光看向池塘边,继续开口发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