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傻妃传奇

比武

    云蓉蓉正想着的时候,前方已经打起来了,且战况十分激烈。

    云蓉蓉本以为以张师父的武功,对付他们三人应该是绰绰有余。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打到一半儿之时,她竟忽然瞧见张师父的嘴角处好像隐隐有鲜血流出。

    见此情形,云蓉蓉几乎不敢置信,是以,她用力眨了眨眼,再次瞪大了眼睛朝张师父看去,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他的嘴角处很明显的有黑色的血液流出,看那样子,分明是中了毒。

    而那戚风三人见他如此,手下却是丝毫不留情面,面儿上还露出得逞的笑容。

    “嘿嘿,怎么样,张大侠,你没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戚风得意洋洋的狠厉笑容传来,直听得云蓉蓉浑身上下毛骨悚然。

    趁人之危落井下石,还以多欺少,这戚风三人当真是武林中的败类。

    不过,云蓉蓉也可以理解,毕竟丧子之痛,换了是谁都会如此不择手段。

    更何况,据她所知,这戚风应该是只有那一个儿子,所以才特别宝贝,以至于从小生性不端,坏事做尽。

    这可真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老爹就能教育出什么样的混账儿子。

    张师父杀了他儿子那是为民除害,可是显然的,后患也是无穷。

    这仇若没个你死我活,恐怕不会轻易善了。

    可是到底要怎么办才能彻底将这件事情了结掉,云蓉蓉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而且,眼前的情况,已经没有更多时间给她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因为云蓉蓉如此想着的时候,张师父一个人对付他们三个已经很是吃力。

    自从他口吐鲜血之后,身上已经有多处被戚风三人划伤,再这样下去,只怕真的性命不保。

    那边,戚风夹杂着报复快感的狠厉声音还在传来:“张大侠,今天你在这里遇上我们,那可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废话少说,横竖不过一死,你们放马过来吧。”

    张师父即使已经身受重伤,出口的话语却依旧正气凛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云蓉蓉心中大赞一声说得好!随即,她看准时机,心下衡量一番,立即传音与萧离道:“萧离,一会儿跟我一起上。”

    速战速决一向是云蓉蓉的一贯作风,即使对方三人的武功并不算特别强,但是既然他们以多欺少,那也就别怪她云蓉蓉下手不留情。

    云蓉蓉话音刚落,萧离冷漠无温的声音便立即传来:“是,属下遵命。”

    云蓉蓉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戴在脸上,以遮住她的容貌。

    随即,暗夜之中,只见一抹月白色身影如谪仙一般迅速疾射而出,夜风吹起她的衣摆,衣袂翻飞之间,她已然来到战斗圈中。

    并且,只见她身子轻飘飘地在半空中游荡,速度却快如闪电。

    她掩在衣袖下的一双素手几度翻转,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

    只听“嗖……嗖……嗖……”三道利刃破空之声在耳边十分突兀地响起。

    戚风显然在那三人之中武功最高,最先听见这声音。

    是以,他连忙着急地说道:“快退,有暗器。”

    只可惜,他这话说得还是太迟了,包括他自己在内,三人的大腿上只在眨眼之间便可见鲜血横流,三只飞镖不偏不倚地分别射在了他们三人的大腿上。

    “啊……啊……啊……”

    三声惨叫几乎同时从三个人口中叫出,原本对着张师父招招狠厉的三人身形骤退,很快便退到了十米开外。

    戚风三人个个儿都是手捂着大腿,一脸惊骇地朝着张师父所在之处看去。

    黑夜之中,他们眼睛睁得堪比铜铃一般大,脸上俱是一副不敢置信之色。

    与此同时,云蓉蓉和萧离的身影已然同时出现在张师父身旁。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戚风恶狠狠地目光朝着云蓉蓉射来,口中说出的话语咬牙切齿,看那样子,简直恨不能将云蓉蓉和萧离二人碎尸万段一般。

    闻言,云蓉蓉刚想回答,却不想,身后侧竟陡然间响起一道极富磁性的邪肆嗓音。

    “谁告诉你们是两个人?这里还有一个呢,没看到吗?”

    乍一听这声音,云蓉蓉也是一惊,什么人竟能悄无声息地靠近她,而她竟然全无所觉?

    就算刚才她急于射飞镖,或许并没怎么注意,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感觉不到别人的靠近啊。

    如此一来,那只有一种说法,此人的轻功或许与她不相上下,又或者,跟她差不了多少。

    是以,听见这声音的第一时间,她便转头朝声源处看去。

    却没想到,入眼的,竟然是司空谨这厮那张英气俊朗的脸庞。

    此时,司空谨瞧见云蓉蓉朝自己看来,他竟然还朝着她挑了挑眉,抛了一个媚眼。

    云蓉蓉心下顿时一阵恶寒,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她怎么不知道?

    该不会他从凉风园就偷偷跟着他们一路过来了吧。

    思及此处,云蓉蓉心底里顿时一阵心虚,着实摸不透这司空谨的底。

    而司空谨此时嘴角勾勒起的那一丝笑意,显然也是颇具深意,更加令云蓉蓉觉得高深莫测,无法捉摸。

    萧离听见司空谨的声音,也是一阵惊讶,但转眸看见是他,知道他跟他们是一伙儿的,心下这才稍稍放心。

    不然的话,他手中的剑早已指向司空谨的咽喉。

    张师父站在三人中央,这会儿倒是有些搞不清楚眼下是何状况了。

    毕竟,他发出的那个信号筒,分明是他徒弟给他的。

    可是眼下,他徒弟并没有出现,反而招来了三个身份不明之人,这怎能不令他迷惑不解呢?

    “你?你又是什么人?”

    站在戚风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见此,目光直指司空谨,同样语气恶狠狠地开口问道。

    “我自然是仰慕这位姑娘之人。这位姑娘要救谁,我就帮谁。”

    司空谨一脸悠然地回答着问题,眼神却是再度充满暧|昧气息地看向云蓉蓉。

    只是,这一回,他此言一出,萧离手中的剑立即刷地一下脱壳而出,只一瞬间,剑身在月光下反射出一道耀眼的寒光,直指萧离的咽喉。

    “登徒子,竟敢如此调戏我家主人!你该死!”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司空谨依旧表现得一脸坦然,丝毫不惧怕萧离手中的长剑。

    “你家主人还没说话,你这个护卫就这么激动干嘛?”

    司空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知道云蓉蓉并不会让萧离杀他一般。

    这边上演的这一出,看在对面那三人的眼里,这下可莫名了。

    他们这到底是一伙儿的,还是不是一伙儿的啊?

    “废话少说,此事是我与姓张的之间的仇恨,江湖事江湖了,你们管不着。”

    戚风此言,毫无疑问的是在要云蓉蓉和司空谨他们三个不要多管闲事。

    他们三人不管怎么说也已经有四十多岁,混迹江湖多年,也不是看不出眼下这情势对他们不利。

    如果这三人硬要多管闲事,那么他们今天势必杀不成这姓张的。

    可是难得今日天赐良机,以后再要有这样的机会,只怕是难上加难。

    戚风又怎会想要轻易放过这样大好的机会呢?

    所以,此时此刻,他在赌,赌这三人跟姓张的之间的交情并不深。

    又或者,这三人不会愿意与他们三人结仇。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云蓉蓉竟然是张师父的徒弟。

    是以,这件事情,她是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

    司空谨闻言,站在一旁,脸上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只见他耸了耸肩膀,用事不关己的口气说道:“没问题啊,只要这位姑娘不想多管闲事,我一定不出手相助。但是这位姑娘若是管定了,那很抱歉,我也不在乎多得罪三个人。”

    他此言一出,毫无疑问的,戚风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云蓉蓉,只待她的决断。

    云蓉蓉此时轻纱遮面,一双眼睛却是轻灵剔透,如同一汪清泉,清澈见底的同时,却又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她十分认真地说道:“萧离,放下你的剑。”

    “是。”

    萧离闻言,尽管不甘,但还是将搁在司空谨脖子上的剑拿了下来。

    而后,只听云蓉蓉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缓缓响起。

    “戚风大侠,你也算是江湖前辈,纵然你与张大侠之间有天大的仇恨,如此趁虚而入以多欺少,也着实不该是你的作风。更何况,本姑娘与张大侠交情匪浅,你觉得,今天晚上这桩闲事,本姑娘到底会不会管呢?”

    她言及至此,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但是,有些人就是愚钝,譬如这戚风,仍旧不死心地问道:“你真得要管?”

    “自然,这件事情我若没碰上,那也就算了。既然今天被我碰上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戚风大侠,本姑娘敬重你是江湖前辈,相信你也看得出来,现如今就算张大侠身受重伤,只以我们三人的力量也足以抵挡你们,若是你们聪明的话,现在就走,本姑娘还可饶你们一命,如若不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