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905节 玄奘与秦王

    这不是战争,这是**!

    大唐秦王面色如常的坐在马车上,周边只有战场,却无人可以靠近这里。.

    玄奘脸色如常,这一幕在他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了,他已经绝望过无数次,纵然候为高深,可此时他却无能为力。

    戒曰王也是脸色……

    不,他死了,没有任何的伤势,也没有人攻击他,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碎而死。用现代的话语就是,心梗,不治!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用现代的时间计算,仅仅只用了半个小时。

    杀敌七万,其余的全降了。

    比程怀亮预计的数量要多,他得到了差不多四万象兵。

    李元兴侧目看了一眼战争,那里有许多死去的大象,那里有几万副象牙。李元兴想要,可想一想,不要开这个口子的话,否则大唐对象牙的需求量,绝对是惊人的,而且大象一定会绝种。

    可当一个军校对象牙产生兴趣的时候,李元兴也同样黯然。

    “殿下刚才似乎心有所动!”玄奘问了李元兴一句。

    李元兴点了点头:“象牙是珍品,而且绝对会被炒到黄金等值的价格。本王原本想为自己准备一副象牙的筷子,可转念一想。因为个人的喜好,引起象群被**,这是一种错误。所以本王打消了这个念头。”

    玄奘一礼:“秦王殿下仁慈!”

    “错,这不是仁慈。这是天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话在本王眼中就是放屁。本王所说的天道,你不懂!”

    “愿受教!”玄奘再次一礼。

    李元兴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虎吃狼,狼吃羊,羊吃草,草以尘土为生。而虎死后,难道不是一捧土吗?这就是天道。”

    玄奘似乎有所思。

    李元兴继续说道:“天道就是自然,当人为的破坏一种平衡的时候,才是无知。”

    “玄奘不以为然,上天有好生之德,生灵自有生。”

    “你杀狼救羊,是善良,还是恶?”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玄奘神情骄傲:“自然是在大善!”

    “无知的蠢货,当狼不吃羊的时候,羊过多草不够吃的时候,你知道羊吃什么?但是大羊吃小羊,强壮的羊吃弱的羊。你却是把羊从草食,变成了肉食。你可以去死了,本王连可怜你之心都没有,一个无知的蠢货罢了。”

    玄奘却会着没有动,他在思考李元兴的话。

    李元兴也没有命令谁去对付玄奘,只是点上了一烟,平静的看着玄奘。

    “贫僧愿**!”玄奘的心已经死了,他来到佛教发源地寻找答案,可在这里,不可一世的戒曰王,而且大唐秦王以不足其二十分之一的军队数量战斗,结果竟然是全灭。

    呼到**一说,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砍头吧,又轻又快,而且痛苦少。”

    玄奘被噎的硬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元兴又说道:“或者,我可以放你走。”

    放自己走,玄奘反倒是怕了。他根本就不明白,这位大唐的秦王又要干什么?

    没等玄奘发问,李元兴说又说道:“你可以继续去宣传你的佛教。本王只需要以你为大唐妖僧,谁收留过谁就是大唐之敌为名义,作为宣战的借口。”

    秦王李元兴更狠的事情都作过了,玄奘丝毫也不怀疑秦王李元兴还可以有可怕的手段。

    自杀吗?

    玄奘没办法自杀,这违备了他的信仰,二就代表着他向**一方认输了。

    李元兴挥了挥手,示意左右退下。

    “玄奘,本王要走了,不能说对这里没有留恋,你要知道,本王还有亲人在这里。可惜本王却不得不走。关于佛教,我只说三句话给你。你听也罢,不听也罢,我不会再为难你了,或者说,你的存在,根本是微不足道的。”

    玄奘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第一句,宗教永远是为统治权服务的。如果你反对了这一点,你就会是邪教。”

    “第二句,宗教以神学控制了政治,那么宗教就会毁了一个国家。这种恶,超出了你的想像。”

    “第三句,国家保证百姓的生活需求,宗教保证百姓的灵魂需求。你如果真正可以悟到这一点,你就没有白活。你的师父慈苦,在引领着佛教为大唐官方服务,可如果不这样,佛教就是邪教,就会被清除。”

    玄奘不否认李元兴说的大唐佛教被清除一说。

    李元兴接着说道:“你去拜占庭吧,看看宗教怎么控制百姓,控制政治。你无论是传播佛教也罢,只是游学也罢。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心去体会。等你死了之后,本王会去找你,再和你论道,讲禅。”

    玄奘被李元兴说得无话可说。

    玄奘在被人带离之前,突然回头:“秦王殿下,你的话贫僧记在心中。贫僧也有一句话相告。”

    护卫们停下了,在得到李元兴的同意之后,将玄奘重新推到了李元兴的面前。

    “殿下,守住本心就不会被迷失。”

    李元兴挥挥手,示意将玄奘可以带走了。心里却想着,真是笑话,你懂什么叫迷失吗?在时间与时间的界线上迷路了,这种迷失你别说守着本心,就是把骨头都钉在柱子上,也根本就不管用。

    裴喜这个时候,狂奔着跑了过来。

    “殿下,来自明月公主的电报。只有两个字。回来!”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李元兴知道岛上就只有武曌与李安两个人,如果不是出事,武曌绝对不会只留这两个字。而且出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武曌的控制,更可怕的是,还不能多讲,生怕被人知道了。

    走!赶紧走。

    李元兴调用天火卫原本用来轰炸戒曰王的一架飞舟,当天就赶回了星辰之岛。

    武曌就在码头上等着李元兴。

    一见李元兴第一句话不是说出了什么麻烦,而是在问李元兴:“你把玄奘忽悠完了。”

    “什么叫忽悠,如果不是小时候对西游记痴迷,象玄奘这种货色,有一千杀一千了。说实话,杀唐僧还真的不是我想作的事情,也有一些下不去手。倒是你,有什么急事要叫我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武曌一摊双手:“你对星辰之岛,对时间机器,还有控制权吗?”

    李元兴默默的感觉了一下,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我有,而且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没有,我被完全的排斥了。”武曌说完,转身就往岛内走,一边走一边对李元兴说道:“事情就在一天前,我发现李安不在房间,四处去找了,但是也没有找到。从时间机器那里只得到了一个信息。”

    “什么信息?”李元兴已经不是好奇了,而是有一种深深的不安绕在心头。

    “李安为第二控制人,第一控制人空着,你是第三控制人。而且还有一个强制的保护,在第一控制人与第二控制人起冲突之时,第二控制人的意愿在不伤害他人,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以第二控制人意愿为主导。”武曌也是一脸的无奈,这个规则太让人难受了。

    “真扯蛋!”李元兴骂了一句。

    回到书房,李元兴靠在软椅上,开始联系时间机器。

    时间回到一天前,就是李元兴大战戒曰王的时间上,李安有些饿了,却找不到武曌,也找不到任何人,当然,也找不到能吃的东西。

    这个时候,李安很饿了,而且有些焦急。

    在这个情况下,时间机器隐藏的程序启动,作为保护程序将三岁零两个月的李安带到了一个有着无数食物的地方。

    一家快餐店。一家摆满了食物,可以尽情吃到晕倒的,有着无数食物的快餐店。

    李安,李元兴之子,从小受到自立自强的教育。从时间机器之中,得到了大量常识姓的知识,虽然不会写字,但不代表他一个字也不认识。

    首先,在潜意识之中与大脑融合的常识告诉李安,在这里想吃到食物,就需要钱。

    钱是什么,李安还不是很清楚,但自己需要这样的东西。

    可钱怎么得到呢?半智慧化的时间机器给了李安一个建议。“李安,坐在那边角落的人,马上就要死掉了。出了门,开上车,走不出一百米就会被另一辆大车给撞死,而你可以让他不死,只需要现在让他离开这个时空就可以了。”

    “当然,你还不能说出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这是规则。”

    李安懂,规则就是铁律,宁可死也不能乱动的就是规则,时间机器的规则,破坏了就代表着毁灭。而且毁灭的不是某个人,可能是某个空间位面。

    年龄小,不代表智商低,两个智商超人的家伙所生的儿子,又有了时间机器实际的控制权,李安有智慧,时间机器有常识,但只有一半的智能,他们为了李安能够吃饱饭而联手了。

    李安走到那个看似大约在三十岁上下的人面前,开口说道:“你好,我叫李安!你想穿越吗?我可以帮你穿越!”

    【非常重要的注:三十岁上下,事业有成的男人,名叫白名鹤!至于白名鹤是谁?在大唐这本书中,他打了一个酱油,领了一个便当。但在《大明土豪》这本书中……,】(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