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903节 戒日帝国

    戒王也是一个伟大的王,他最早接位的时候只有几千兵马。.

    他喜欢象,更喜欢象兵。

    眼下,他手下有六万精税象兵。二十万骑兵,数量与规模更大的步兵,这还不包括那些依附于他的小邦。

    强大的军势让他可以无视天下各邦,大食人败了,波斯人败了,整个天竺的征服只是一个脚步的距离,而没有山岭的阻挡,也没有大河的泥泞,有的只是他征服的脚步。

    相信这一点的,不仅仅是戒曰王自己,还有他北面的猎物遮其楼王。

    在迎接尊贵无比的大唐秦王进入他的王城之时,高贵的遮其楼王一下保持着微微低头的姿态,在看到大唐的军势之后,他知道这是一只不比戒曰王弱的国家。

    进入主厅,没等主人家招呼李元兴径直走到了主座之上。

    这是一个很坏的习惯,被大唐贵族养出来的坏习惯。在大唐,除了大唐皇帝李二,与太上皇李渊之外,还没有谁需要李元兴让出主座的。

    正在思考玄奘这个人的李元兴,有些不自然的就走到主座上。

    这个动作,惊的遮其楼王宫的护卫心跳已经快要停止了,他们没有动作,就是对遮曰王的不忠,有动作就是挑起大唐的战争。

    可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遮其楼王很随便的坐在侧面的次位上。

    好在李元兴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自己重新站了起来:“抱歉,本**才走神了。”说完,李元兴坐到遮其楼王对面的位置坐下,将最上面的主座给空了出来。

    遮其楼王什么也没有说,从第一眼看到大唐秦王李元兴之后,他就知道这个已经不是人上人那么简单的,传闻是人间的神明也丝毫不为过。这样的人,漠视着周围的一切,可以说,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入他的眼。

    堆成山的礼物,仅仅挑了一块小石头。

    这收的是心意,也是给主人面子。

    坐下之后,遮其楼王再一次提到提到的想法,奉大唐为宗主国,而且港口的位置任由大唐选择,而且还会划出相应的地方给大唐来的商人们居住,并且允许安排一些护卫。

    李元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侧过头对裴喜说道:“本王突然认为,戒曰帝国应该消失了。”

    “殿下说消失,自然一定会消失。”

    李元兴这才对遮其楼王说道:“你也不用开口借兵,也不用讨要兵器。区区的戒曰王,是到了他消失的时候了,一战就可以灭了他。”

    “尊贵的秦王殿下,戒曰王拥有……”遮其楼王想劝说。

    李元兴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因为争戒曰王有多强,并没有多少意义。到了这个份上,用事实去证明一切就足够了。

    “遮其楼王,不用你一兵一卒参加作战。你的兵卒去收拾战场就行了。”

    “敢问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您准备派多少人参战?”

    遮其楼王问过后,李元兴却没有回答,而是对裴喜说道:“以本王的名义致电兵部,戒曰王有六万象兵,二十万精骑,数量不少的步兵。问兵部,怎么样的配置可以完胜,本王要的是完胜,要考虑到山地战与水域战争!”

    裴喜听完施了一礼退下去了。

    遮其楼王知道,大唐有一种神奇的远距离传消息的器物,没见过,可却是听说过。每一部都有精锐的军士守着,这些军士除了保护之外,每个人都包着自毁的心,一但有危险,就把自己与那器物同时毁掉。

    看着裴喜出去,遮其楼王很期待大唐拿出的军略方案来。

    正事看来需要停一停了,李元兴在随口聊着一些风土人情之类的话题。

    另一边,大唐长安城。

    兵部尚书候君集其实才刚刚回到长安,他去了西边巡边,他有一种感觉大唐可能要西进了,所以对西边的边镇。

    “候尚书,来自天竺的电报。是秦王殿下的署名。”有部下将电报送到了这里。

    候君集接到电报的第一反应,不是多少兵力可以灭掉那个戒曰王几十万大军,而是这次谁带兵。烦的不是没有将军,而是这些将军们已经太闲了,小的战斗全部都是副将、校尉级了,别说是大将军,就是将军都闲了。

    自己的封地已经步入正轨,经营的事情,武将远不如家里那些商人强。

    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候君集轻声说了一句:“去给神火卫、烈焰卫、雷霆卫那里打个招呼,可能要出兵对外作战了。让他们多少准备一下,带谁去,带多少人去,兵部还需要考虑一翻,也要请示圣上的。”

    那个副官接到命令却没有走。

    候君集脸一沉:“还不速去!”

    “候尚书,您没有吩咐完,某不敢出门。这就等于明着说要开战了,这三卫的距离跑起来怕是要半天时间,众位大将军那里我怕被打的不能给尚书您跑腿了。”

    这话不是胡说,候君集自己本身就头疼的厉害着。

    “罢了,告诉他们本尚书点将,最终还是由圣上决定。这一次出战,……”候君集说不下去了,不知道应该先点那一卫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候君集竟然来了一句:“说本尚书请他们来打麻将,每人一百个筹码。”

    “得令!”这会副将才痛快的接令。

    候君集却是整理袍服,命人先一步去递上牌子,他要见大唐皇帝李二。

    当然,同时也派人去邀请中书令李靖,当然也少不房杜二相。

    在兵部摆开麻将桌,几十个将军骂声震天的时候,李二书房之中,房玄齡按了按案首:“圣上,此战的问题不是在打仗上。也不是在后勤上,对外战争所有的封地就近无条件支持出征军团。当然,这次敌人也没什么可打的。”

    李二自然是明白这些。

    那什么戒曰王,你高喊着自己很厉害无所谓,十年前大唐就敢和你一战,现在大唐已经没有放在眼中的敌人了。

    房玄齡继续说道:“圣上,利益如何分配,这可能才是候尚书不敢作主的原因。自然也是秦王殿下致电兵部的原因。”

    “圣上,五郎怕是这次不想参与利益分配之事。”

    李二心说利益,自己肯定是占大头的。

    但其余的利益呢,谁来负责分配,给那些小邦多少,给各封地多少的,给世家勋贵多少。打下之后,土地归谁管理。

    那里太远了,除非来回都动用飞舟,否则大唐直接管理不现实。

    可也绝对不能交给遮其楼王呀,那土地面积听说不比大唐小,人口也在近二千万人。这样的一个异邦将来一定大唐的敌人。

    正在李二思考的时候,高公公捧着一封电报进来。

    “圣上,秦王殿下又来了电报。”

    李元兴和遮其楼王一起吃了一个午餐,扯了些闲话,再告诉他整军备战,然后就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派人去再发了一封电报。

    李二看着电报,这是李元兴详细的讲了天竺的情况。

    戒曰那里可以打死,然后**成几十个小邦。但这时问题就出来了,遮其楼王势力过大,占了三分之一的天竺,怎么样让其**才是安全的。或者表面上依然还是一国,但实际上却创造一些不受他控制的地盘。

    杀绝对是下下策。

    一但开了这个口子,天下异邦谁还敢投靠大唐呀。

    钱币的控制只是一条路,还需要另一个双保险的路。

    用李元兴的话来说,如果异邦之间不内斗,就会联合来斗大唐了。这句话的延伸意思也可以理解为,世家的各封地之间,如果不内斗也就会联合过来斗大唐皇族的。

    这个问题,如果放在以前,李二肯定要问李元兴的意思。

    眼下李元兴似乎已经不想管这些了,只是提出一些重点。

    李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去给天英阁说,就说朕说了,天竺这里一定不能有统一的国度,所以要给分了,怎么分,他们拿出一个意见来。朕有言在先,兵一定要立即派出,我大唐的威严不能弱了。”

    高公公赶紧弯下腰,听从李二的吩咐。

    末了,李二又来了一句:“再告诉他们,都是大唐有身份的人,不要为了几袋米这种小利去在天英阁吵个不停。”

    天英阁!这里没有桌椅,没有玻璃的水杯,也没有任何尖利的物品。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是圆角的,整个天英阁全部是地毯,然后喝水用的是精钢的杯子,四周的柱子上全部给包了棉花,就是门上都包了厚厚的皮子。

    这样的软包防火不好,所在房顶上又直接吊了至少五百个水瓶,每个水瓶可以装水两斗左右,就是怕这里突然着火有危险。

    天英阁去年的记录,受伤一千四百人次,重伤十七人,至残两人。

    李二现在一提到天英阁就头痛,这里整天就在吵架,为国事也吵,为皇家的事情也吵。为各个不同势力的私利,也会吵。

    否则怎么可能会有软包的会议大厅呢。

    李二不想说,兵部报上来的去年整年,大唐的所有大唐正规军的战损。也不过是受伤一千二百人,重伤九人,无死无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