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87节 顶天立地男子汉

    李二的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李安,你见过其他的哥哥弟弟吗?和他们一起吃过饭吗?”李二带着好奇问道。

    “见过,一个月前。燕妈妈带着李摩来过,李摩会背三字经,会写许多字。只是还不会自己吃饭,我告诉他应该学会自己吃饭,还有自己来穿衣服。他好象不太喜欢我,也不愿意和我多说话,我知道他还说过我,不象贵族!”

    说到这里,李安问李二:“二伯,什么是贵族?”

    什么是贵族,真他娘的扯蛋,李二突然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李安没有催问,而且说道:“二伯请你等一下。”说完,跳下椅子走到自己房间的角落,拿起电话很熟练的按下号码:“元春姨姨,我吃过晚餐了。二伯在这里,需要茶。谢谢姨姨。”

    李安说谢谢很习惯,不是那种勉强开口的。

    再次回到桌旁,李二又问道:“李安,你们兄弟之中,谁的关系好?”

    “他们都不喜欢我,可能因为我不是贵族吧。上次李艾来到庄里,花匠柳爷爷向他打招呼,说小王子安好。可他却只是哼一声。我当时就对他说,他不对。”

    “为什么不对?”李二来了兴趣,一个花匠向亲王请安,哼一声有什么不对。

    李安却很严肃的说道:“妈妈说过,一个奴隶都知道礼貌,身为王子怎么能不如一个奴隶呢。这不是会让人笑话,说王子还不如奴隶懂礼貌吗?所以李艾不愿意和我说话,不过没有关系,庄子里还有许多小孩子陪我玩。我们计划,花十天时间,在沙滩上堆起一座十人手拉手那么长的秦岭山来。”

    李二感觉心口有些疼。

    一个王子还不知道奴隶懂礼貌,这话对于李二来说,也是一种刺激。

    元春这时已经送茶时来,李二面无表情的坐着,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一直到元春离开,李二喝了一口茶才继续开口。

    “李安,告诉二伯,你想长大之后作什么?”

    “想过!”李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李二将椅子搬了一个角度,面对着李安正坐着:“给二伯说说看!”

    “好好活着!”李安稚嫩的声音差一点让李二疯掉,好好活着,这算什么回答呀。从一个二岁七个月的孩子嘴里,好好活着这话听起来,又是那么的诡异。

    在李二的追问下,李安才开口解释:“爸爸说过,男子汉顶天立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要能靠自己双手活着。爸爸说我还小,但在我十八岁之前,爸爸和妈妈会教会我,如何去作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好一个活着。

    李二以前就知道自己这个五郎纵然只是一个普通人,都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此时此刻李二才算真正体会到可怕了。

    李元兴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

    世家逼的李元兴步步退让,现在想来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是李元兴惧怕世家,而是李元兴根本就没有把世家放在眼中,不值得一斗。

    就说李安,这小家伙让李元兴培养到十八岁之时,别说十八,就是十四岁也绝对超过了当年起兵反隋的自己。

    好一句靠双手好好的活着。

    这句话应该换一种说法,男儿无论想要什么,靠自己的双手去取来就是。

    李二有些后悔,后悔没有把长孙皇后带来,更后悔没有把李治也带来。让他们看一看,李元兴的儿子是什么样的。

    七王妃的孩子,也是李元兴的儿子,李二却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真正当作李元兴的继承人。真正有资格继承李元兴一切的,只有李岚姗的儿子。

    可现在看来,纵然李元兴一文钱也不留给李安,李安一但入世,凭自己的双手依然可以从一无所有,给自己挣到一个秦王的爵位。而且他一定会自保,一定会步步为营,一定会活着拿回原本就属于他的秦王爵位。

    就在李二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武曌进来了。

    “皇兄!”武曌欠身一礼。

    李二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

    “皇兄,请听题!”武曌突然的提问,又让李二一愣。只听武曌开口说道:“有一只熊掉到一个陷阱里,陷阱深58.851尺,下落时间正好2秒。求熊是什么颜色的?”

    秒这个概念李二已经懂了。

    可这个题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奇怪,这陷井的深度与熊的颜色有什么关系。

    武曌从地球学、生物学、重力学、地球力学等多种学科给李二讲了足足半个小时,很深刻的告诉李二,那只熊是棕色的。

    “皇兄,这就是科学。科学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可以解释一切。遇到科学解释不了的问题时,只能说科学还不够。科学无止境,仙工之术也只是科学道路的一株小树罢了,科学无穷大。”

    武曌讲着,李二只是点头。

    “皇兄,元兴给皇兄准备的礼物。”武曌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二回头先对李安说道:“二伯去和你父亲见面,明天二伯再和你一起吃午餐好吗?”

    “好!”李安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出了李安这个小院,李二对武曌说道:“刚才有点走神,科学之术为兄也有些体会。就以炼钢之术来说,就是科学。还有制铜之术,在五胡乱华的时候,这项技术失传了。但失传更多,却不是这些技术,而是人心。”

    人心?武曌不太理解。

    “明月呀,你知道在秦一统六国的时候,许多书籍都被烧毁了。始皇要作一个愚民的帝皇,后来汉代尊儒,现在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在五胡乱华的时候,佛教兴,更是一种让百姓失去思考的方式。”

    武曌有些吃惊,没有想到李二竟然在说这个。

    李二没有理会武曌的反应,这是他刚刚悟出来的道理,不说出来心里难受。

    “明月,五郎所作的事情,就是让百姓变的聪明起来,让百姓会思考,而且不是愚蠢的忠于朝堂。这是一件好事,想为兄当年造反的事情,就是因为百姓过于愚蠢,才会相信许多现在想起来就很假的话,跟着一个个反王造反。百姓聪明了,会自己分辨对于错。也是对当今朝堂的一种警示,这比谏院有用多了。”

    武曌借机问道:“皇兄,您认为五胡乱华让华夏损失最大的什么?”

    “是骨气!”李二的语气严肃无比。

    “明月,你可知道,外族统治下的百姓,活得不如够。就是贵族也受到外族的欺压,以我们李氏皇族来说,没有民族血统,就在那个时候活不下来。可有多少人,骨子里还保留着汉人的傲骨。”

    李二说到这里,突然大吼一声:“我汉家男儿,虽远必诛之心,是印在骨子里的。”

    武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武曌认为应该让李元兴和李二谈一谈,或许可以找到李元兴心中那个难题所留下的困惑。

    李二的表情有些激动,可接下来却让他从激动变成疯狂。

    那是一架足有一百五十丈长,安静的停在海面上的银色,闪着金属光泽的巨大飞舟。

    “三千大世界之中,最高的科学巅峰之作。花了两年时间才完成的,时速八百,就是一个时辰一千六百公里。最高可以飞到三万尺的高空,飞舟上没有太多的武装,但在大唐没有谁可以攻击到这个飞舟。”

    李元兴不知道从那里走出来,向李二介绍着这架飞舟。

    李二看到李元兴出现,伸手一指李元兴:“五郎,为兄问你。你把所有孩子叫回岛上来,是不是打算让他们学着李安,或者说,用你教李安的办法教他们。”

    “是,也不是。”

    “讲来!”李二催问着。

    “说是,就是我打算训练他们,一些自食其力生活方式。说不是,他们的母亲也容不得我象训练李安那样对他们。有时候,知道疼了,才知道受伤。知道累了,才知道辛苦。许多东西光靠嘴上讲,远没有亲自体验来的实在。”

    李元兴很诚肯的对李二说着。

    “不行。”李二反对了,李元兴甚至想不出李二反对的理由。

    “五郎,不是为兄自私,而是你太可怕了。一个李安,就足以让天下颤抖。为兄可以看到李安成年之后,就能象你五郎一样,凭自己的双手再打出一个秦王来。而且他成年之后的时代,肯定是唐之春秋之时,李安如果有野心,这天下间能敌过他的不多。”

    李二说的是大实话。

    李元兴却说道:“李安不会留在大唐的,就算我允许,他的母亲也不允许。”

    “可是你训练出十个,二十个李安呢?别说为兄自私,为兄不是为了大唐的皇位,而是为了天下百姓。就算你要把所有皇侄都找来,我也不同意。”

    “我不明白!”李元兴当真是不明白。

    李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五郎呀,如果这些孩子可以一直在你身边。为兄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他们每年只有两个月时间,其余的时间还是在受母妃那边的影响,你自己想一想就明白了,为兄只是劝你,另考虑一种教育方式。”

    李元兴似乎懂了。

    李二真是为了天下百姓在考虑,这些孩子要是长大之后,不怕野心勃勃,就怕不择手段。(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