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61节 禄东赞

    听到大唐秦王回长安,仅这个消息就让住在长安的各国使节象打了鸡血一样,拜帖排着队的往秦王庄送。.

    倒是来自吐番的禄东赞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国相,唐人必定是为了丝绸之路而紧张,大唐那位秦王殿下也是为此事回来的。”

    “准备礼物,既然唐人的礼部说了,大唐秦王负责对外谈判之事,我们来和亲的事情看一看这位秦王怎么说。”

    李元兴第一个接见的是泥孰,就在秦王庄小会客厅。

    “多余的仁慈,你害了几万条姓命!”李元兴一进来就是指责。

    泥孰没有反驳:“我来求救。这场战争不想再打下去了。我们西突厥再这样打下去,一但到了冬天,会死伤无数的。眼下已经有近十万人没有了家园,我的部下已经堆起了一万多座坟堆!”

    “调节,还是出兵,或者是完全击败他们。”

    “一切依秦王殿下的吩咐。”泥孰这一次倒是光棍,上一次他没有听李元兴的劝告,如果他自己当这个大可汗可能西突厥就没有内乱了,现在的大可汗根本就不能服众,不服气自然就会有战争的。

    “你回去吧,整合西突厥。有几个人很快就会死掉。”

    听李元兴这么一说,泥孰立即在旁边的书桌上拿起笔来,写了一封信,没有留下曰期的信,只是说自己派人刺杀了谁,然后就是列出名字,并且愿意接受大唐的对停战调解,也愿意接受刺杀的指责。

    李元兴也写了一张纸条。

    “回去吧,回去之前从兵部领战刀三万把,算是本王眼下对你的支持。最后说一句,你应该知道,突利小可汗现在很富有,他为什么富的,这应该不是秘密。”

    泥孰有些犹豫,他虽然选择臣服,但不代表他就甘愿让西突厥为大唐冲锋在前。

    可李元兴的话,他还不能不考虑,只好施了一礼:“秦王殿下的意思,请容我回去与长老们商量!”

    “本王不急!”李元兴拿起了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水。

    泥孰走了,裴喜来到了李元兴的面前:“殿下,吐番人带了些礼物过来。礼单上有黄金五千两,说是献给大唐的礼物。”

    李元兴迟疑了一下:“带他去秦岭别院吧,本王在那里见他。”

    秦岭别院,当初武曌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所以特别建造的,就是为了给李岚姗去看。这里平时倒是天天清扫,可真正来这里住的时间太少。一个月都未必会有人来上一次,所以这里越发的显得清静了。

    吐番的客人被挡在门外。

    “我们是来自吐番的使节!”禄东赞面对挡路的士兵怒目而视。

    一个消瘦的年轻队长从旁边走了过来:“这里是大唐秦王的别院,你们只能有三个人进入,其余的人退到秦王庄正门的会客等候区。记得从旁边的小路过,损坏了任何的花草,就是对秦王府的不尊重。进入别院的任何,将武器摆在这里,容我们检查之后才可入内。”

    “你……”禄东赞身边的副使只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旁边的一名近卫一棒子打晕了。除了用棒子的近卫军之外,周边站岗的士兵甚至都没有侧一下眼睛。

    “想挑战大唐的尊严,还有我们的秦王殿下的威仪,尽管来。否则,在不能反抗的时候还要嘴硬的人,只会被人嘲笑。给你们二十个呼吸的时间,作出选择,是按规矩,还是……”这名队长没有说后果会是如何。

    禄东赞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配刀还有短刀,匕首放在旁边的架子上。

    跟着他进去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护卫,另一个是非常精通汉语的人。其余的人则按照来的路退回到秦王庄正门处,从这里到正门足有五六里路,既然正使都不反抗,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听从命令。

    就在这时,禄东赞问了一句:“如果我不同意,难道就见不到秦王了吗?”

    “准确的说,是你们这些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禄东赞被噎的不轻,可他却无话可反驳,要**也要对真正当权者,而不是一个小兵。。

    所以,禄东赞进入会客厅的时候,一见到坐在正位上看书的李元兴,就大声的说着:“你们唐人怎么能够这样的无礼,我是吐番的使节,代表着吐番为结盟而来!”

    李元兴微微的点头看了禄东赞一眼,视线又回到了书本上。

    站在李元兴旁边的秋香这时开口说道:“自己掌嘴二十,否则视为向我大唐宣战。秦王殿下令,任何敢对大唐宣战而,飞舟出战,将敌都城化为一片火海,以示天罚!”

    秋香用了天罚一词,让禄东赞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那飞舟整天就在长安上空飞来飞去,可以运送货物,也可以载人。他没有靠近看过,却在长安看到过无数次,也打听了,这种命为飞舟的分为民用与军用两种,民用的就是载人载货用的,军用却没有任何人提到半个字。

    一想到可以飞在天空的飞舟,禄东赞不怀疑这东西直接飞到吐番都城上空后,扔下可以燃烧之物,怎么也能给都城放一把火,而且无视所有的关卡,这确实是战争的利器。

    掌嘴,自己无论怎么说也是吐番的使节呀。

    正在犹豫之中,秋香向前一步:“近卫军何在,时间到了。”

    啪!禄东赞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有站在掌嘴的吗?”秋香冷冷的说道。

    禄东赞看了一眼李元兴,大唐秦王依然稳稳的坐在那里,似乎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禄东赞怕了,大唐秦王是一个狠人,这一点周围各邦各种传闻自然是越说越可怕。

    一但跪下,无论在气势上,还是心态上,都已经败了。

    啪啪的两声耳光之后,只看到李元兴微微的一抬手,秋香立即说道:“殿下说罢了,有悔改之意就足够了,毕竟也是一国使节,只是记得大唐是礼仪之邦,处处要记得有礼,野蛮的行为是被会人嘲笑的。”

    禄东赞脸都绿了,打人的也是你们,吓唬我们的也是你们,然后说礼仪的也还是。

    “殿下吩咐,远道是客,看座,上茶点!”

    从开始到现在,李元兴都是一个字也没有开口,只是手上拿着一本书在看着,禄东赞离得远,也不知道李元兴手中拿是什么书。

    “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我吐番献上黄金五千两,珍宝一百件。愿与大唐结盟,并请求和亲。我大……”

    禄东赞的话还没有讲完,秋香就在李元兴的示意下问道:“这些献礼是两国邦交的献礼,还是求亲的礼物?”

    被问住了,禄东赞当下就愣住了,在他从前辈的记录之中看到,带献礼五千,拿回来的至少值两万,什么时候大唐人变的和商人一样了。

    可这个问题,他还不得不回答。

    “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这只是献礼。如果大唐同意和亲,这样的礼物吐番会再准备一份。当然,还有更多的珍宝!”

    李元兴站了起来:“知道我七皇弟娶新罗公主的彩礼是多少吗?你区区五千两黄金,也好意思在本王面前高声喊出来,你要看黄金,本王的仓库里有上百万斤的黄金,你区区五千两的黄金,就象粮仓中的小小一袋米,本王没兴趣。”

    “结盟,自然是两邦为利?”禄东赞大声说道。

    “不知道,吐番可以带给大唐什么?你们想从大唐学到工匠的技术,文学,绘画等等。可本王不知道你们吐番可给大唐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和大唐谈结盟。或者说,大唐需要你这样的盟友吗?”

    李元兴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种戏谑的笑意。

    禄东赞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谈就行,有谈就有机会。

    “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和我吐番结盟,可以保证大唐西南之安全,可以保证大唐丝绸之路的安全。我们吐番会派出精锐,来保护这两边。大唐之西南有百越人作乱,大唐之丝绸之路,西突厥人、大食人都影响到这条丝绸的之路的安全。”

    “有趣,这个真的很有趣。”李元兴笑了。

    禄东赞信心更足了,继续说道:“既然尊贵的大唐秦王认为有趣,那么就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其实我们吐番还有许多特产可以与大唐贸易在,而且我们可以将天竺的货物运到大唐来作交易!”

    “一,我们大唐已经与天竺人在交易了。二,大唐现在的货物甚至不够自己用,没兴趣再要丝绸之路。丝绸之路是西域商人来大唐寻利的,他们的死伤与大唐无关。三,你有兴趣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百越王很快就会被带到长安,以一个囚犯的身份。”

    李元兴说话间,已经向前走了几步。

    “本王对吐番结盟没兴趣,没有实质的好处,你们连给大唐作臣属的资格都没有,结盟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我大吐番有勇士!”禄东赞真正是被激怒了,他认为面前这个年轻的秦王完全就是在戏弄他,也是在戏弄整个吐番。

    李元兴倒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勇士呀,你带了多少人来长安,都是真正的勇士吗?”

    “三千!”禄东赞咬牙切齿的说道:“全是吐番真正的勇士!”

    李元兴微微一笑又坐下了,秋香轻轻的拍了拍手。从后堂走出一排侍女,每一个都美艳动人,穿在各色的丝绸长裙。

    “无知的吐番人,这些是秦王殿下的舞姬。你可以何意挑选三个人,就足以击败你的三千勇士。或者在秦王庄之内,普通的侍女任选三人也可。高等侍女不屑于这样的游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