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59节 深谈

    笑话?什么是笑话?

    李元兴看着李岚姗,他需要得到一个答案。.

    李岚姗走到李元兴的亲前,盯着李元兴的眼睛,一只手按在李元兴的胸口位置:“李元兴,七个女人围着你一个男人转。你的心可以分成几份?更何况,你秦王府中你李元兴的女人何止七个人。”

    李元兴没有说话。

    “你每天工作至少十个小时,除去吃饭,睡觉的时候。平均每天能和一个女人说话超过五分钟,怕你就辛苦的不行了。所以,你所谓的关怀只是你嘴上说,纵然你心里这样想,实际也作不到。”

    李元兴点点头,李岚姗的话丝毫也没有错。

    “电视上演的宫斗根本就是笑话,身在大唐我才真正明白,后宫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没有封地,那么她们还会围在你身边。有了这封地,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既然自己的男人根本没有办法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候,她的心思就会转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所以,李元兴你根本就不可能得到你这七位王妃的心。”

    被李岚姗这么一说,李元兴倒是有些接受不了了。

    “大唐,还不是明朝。”武曌也补充了一句。

    李元兴不想接受这翻话,但却反驳不了。

    “难受吧!事实上,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李岚姗给了李元兴最后一击。

    李元兴无奈的把眼睛闭上了。

    李岚姗与武曌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再开口,这个时候再刺激李元兴,这家伙怕是会翻脸的。李元兴相信李岚姗说的一句话:如果有可能,那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无奈之下的结果,是女人的可悲,也是男人的。

    李岚姗轻轻的抱着李元兴的头,让李元兴把头埋在自己的怀中。

    有一句话李岚姗没有说,武曌也没有说,李元兴却是非常的清楚。

    事实上,自己是政治的牺牲品,七位秦王妃也是。

    为了大唐李二,为了大唐皇帝,为了皇权,为了世家而产生的牺牲品,谁都没有错。

    一个月之后,李元兴回到了长安,此时的长安已经完成了秋收,又到了下一个新年之前,百姓的眼中充满着欢乐,因为他们拥有着足够的财富可以面对冬天。

    李元兴进宫了,穿着非常正式的秦王袍服。

    原本许多打算进宫的权贵们都停在皇宫门前,仅仅因为李元兴这身衣服,许多人就不认为这是一个进入皇宫的好时间。

    大唐皇帝李二,听说李元兴正装入宫,也穿上的全套皇帝正装。

    书房之中,大唐皇帝李二与李元兴面对面的坐着。

    “五郎,这些曰子辛苦了。”李二先开口说道。

    “皇兄,我很想找一个无人的海岛隐居起来。有许多事情,我心里很难受!”李元兴这句话也是经过深入考虑之后的。

    李二却是笑了,放声大笑着。

    “皇兄为何发笑?”李元兴不解的问道。

    “五郎,父皇那一天和你说过些什么?”李二突然开口问道。

    李二的问题让李元兴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那一天是自己头一次见到李渊,也是李二登基之前。自己和李渊聊了很久,聊的也很深入。

    “父皇说,他不喜欢这把椅子,可这椅子却是有着无穷的吸引力!”

    “为兄也不喜欢。这把椅子让为兄的心在滴血!你当为兄年看到李恪与李承乾那水火不容的样子,会高兴吗?为兄的后宫之中,暗箭乱飞,谁不是在为自己打算着,就是你皇嫂,也没有十年前的那种亲近感了。”

    李二说完,两人同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让你回来,为兄也是不得已。为兄也不算是一个无能的皇帝,区区一个吐番为兄难道解决不了吗?只是陆上的商路受阻,我们大唐还有海上呢。按五郎给的海图,可以直接与罗马交易反而行程更快,一年可以往返两次,甚至三次。比起陆上更快!”

    李元兴点了点头,李二说的完全没有错。

    李二继续说道:“你知道大唐上下在怕什么?”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或许猜得,或许猜不到!”

    “笑话!”李二冷冷一笑:“为兄就不相信你猜不到。罢了,为兄来说吧。有些话你不想说,为兄也理解。大唐上下从知道你练兵开始,上下都不安!”

    李元兴也笑了。

    “有人上书,怕你拥兵自重。但这封表章却是被无数人骂的体无完肤,五郎认为,他们是信任你吗?”李二哈哈一笑,语调更冷:“他们不是信任你,而是害怕这表章会影响到他们在自己的封地征兵!”

    李元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苦笑着。

    “他们真正怕的,是李岚姗的儿子有一块封地。你的七位王妃对这件事情敏感到了极致,她们在后宫,在市井。利用家族的影响力,在朝堂,在天英阁。作了许多事情,她们不希望李岚姗的儿子有一块封地。因为到现在,你都没有公布过你这个儿子的名字。”

    李元兴点上了一支烟。

    “我的儿子,我的兄弟,我的侄子们,很快,他们的母亲,妻子也加入到你的七位王妃一边,就是不想让李岚姗的儿子有封地。”

    “星辰之港!”李元兴小声的说了一句。

    李二一把拍过李元兴放在桌上的烟,也给自己点了一支:“对,就是星辰之港。”

    “所以臣弟说,找一个无人的小岛隐居起来!”李元兴很无奈。

    “错,只有五郎你一直住在长安这天下人才会安心,你五郎的儿子有多少无所谓。那怕你再娶几十个,再生几十个儿子,再划出几十块封地都无所谓,唯独李岚姗的儿子不能有封地,因为他们会怕,天下所有的,有野心的都会怕!”

    李二已经说的很直白了。

    李元兴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将炉子打开,准备烧水泡茶。

    李二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李元兴:“五郎,李岚姗的儿子会是另一个秦王,没有秦王之名的秦王,他一但拥有海外的封地。就代表着这块封地将会是最强的,海上的贸易,海外的资源,甚至是发生争斗,没有人有信心可以对抗。”

    “皇兄看过榴弹炮了?”

    “大唐权贵都看过了,那炮已经被封存,不允许再制作了。那样的炮有四十门,大唐就可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了。所有人都知道,你五郎如果愿意,可以用二百人击败十万人,甚至一百万人。更相信,你五郎与李岚姗的儿子也可以作到。”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

    “五郎,权贵们不怕你的封地,只怕你和李岚姗的儿子有封地!”

    李二已经把话说的非常直白了。

    甚至没有岚月这个称呼,而且直接称呼了李岚姗的名字,李二就是要告诉李元兴,这一次叫他回来的真正原因。

    “心里不舒服!”李元兴有气无力的说着。

    这一年,大唐皇帝李二年龄是三十三岁,大唐秦王李元兴才二十八岁。

    从贞观元年,二十二岁的李元兴来到大唐,二十七岁的李二成为大唐皇帝,一转眼已经过去五年了,心中更多的成熟,可也有更多的无奈。

    李二指了指炉子:“五郎,水开了。”

    “啊!”李元兴应了一句,把水拿下来泡茶,心中有些乱。那可是自己的王妃,是自己的儿子呀。怎么可能就这样呢。

    “五郎呀,你知道为兄想在曲江池修一个皇家内园林,结果呢,有反对的,有支持的,总之,现在还没有结果。想来,有了结果之后,就是可以修,或者不可以修。”李二也是一脸的无奈。

    “然后呢?”李元兴追问着。

    李二笑了:“如果可以修,那么怎么修,修多大,花多少钱币,还需要再讨论。”

    “再然后……?”李元兴不明白李二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李二站了起来,用力的在自己的御座上拍了两下:“然后,然后就是谁说皇帝就是天下之主,谁说皇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人骂了为兄,让为兄要顾及天下苍生。被人骂了,我能发火不。”

    李二一脸的怒气:“发火,不能。为兄还要陪上笑脸去说,卿说的极是,朕应该自省!”

    李元兴笑了,也和刚才李二一样放声的大笑着。

    “为兄心里不痛快,为兄要踏平吐番。一定要!”李二眼中杀气十足。

    李元兴非常清楚,李二这是在拿吐番准备出气了。

    李二双手一扶桌子,瞪着李元兴的眼睛:“五郎,你听着。”

    “臣弟在听!”李元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他被李二这个表情吓了一跳。

    “五郎,为兄非常清楚,也非常理解,更是非常支持你的想法。让世家得到利,再用他们的利壮大皇族,以及为大唐扩土。因为如果没有世家,仅凭国库那一点点钱币,那每年可怜的一点点收入,大唐三百年也不可能征服南洋。”

    “皇兄!”李元兴想说什么,被李二打断了。

    李二靠近李元兴轻声说道:“五郎,让世家之间有些争斗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